相關文章

8c0f7d6673c0dea89fa5dcf7d6aaffb2 在註冊 Facebook 時,都會看到一些發文規定,比如說不能涉及暴力、色情、虐待等等的,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去看,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去遵守,而你不會看到這些內容的原因其實是背有一群人在默默把關,你可能以為是矽谷的工程師在做這件事,但其實不然,為你工作的這群人其實都快崩潰。

動態牆上沒有太多負面的資訊,當你看到這樣的動態牆時,其實要謝謝這群無時無刻都盯著所有人的人,他們的工作聽起來很棒,可以看到每個人發的動態,幾乎所有的一線訊息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如果你這麼想就錯了,有的人寧可不要這份工作:內容過濾員(content moderator)。

▲ 小小的辦公隔間盯著螢幕,內容過濾員要坐上一整天

每分每秒都盯著螢幕工作,內容過濾員其實是勞力密集的產業,無法完全倚賴電腦來判別內容,有的公司不是倚靠回報系統,而是在你發文的瞬間就判別是不是要刪除,這樣的公司需要更多的人力,據 Hemanshu Nigam(線上安全顧問公司 SSP Blue 負責人)預估,全世界有超過 10 萬人在進行內容過濾的工作,菲律賓則因為是前美國殖民地所以不少公司會選擇在菲律賓設辦公室,有許多當地的大學生在做兼差,聽起來很炫的工作,卻讓很多人上工第一天就想辭職。

Michael Baybayan 就是其中一位,他每天要盯著電腦螢幕,看著不停跳出來的 PO 文還有照片,如果有覺得違反發文規定的,就要馬上刪掉,也因為公司的宗旨是要「馬上」決定使用者能不能發文,所以 Baybayan 和使用者幾乎是同步,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要決定是否要把不合規定的影片刪掉,精神壓力非常大。

Jake Swearingen 則是上班第一天就崩潰,他看到的是砍頭的影片,當下還大叫了一聲:「媽啊!有人被砍頭」,不過另外一位比他年紀稍長的同事則很淡定,默默探出頭來還問:在哪裡?!最後他覺得自己無法看著變態的影片,還可以拿出來說笑,所以最後辭職了。

▲ IS 之前砍了美國人質的頭,相關的影片都被刪除

而其實這樣的工作也有不少美國大學生在做,Rob 畢業後跟女友到加州打拼,一直沒有找到好工作,後來人力公司問他要不要去 Google 面試,Rob 心想:Google 耶!怎麼可能不要?之後他開始在 Youtube 擔任約聘的內容過濾員,公司幫他準備了兩個螢幕,一個過濾影片,一個可以做他想做的事,一開始 Rob 覺得這份工作很棒,因為有可能拿到 Google 正職的機會,不過到最後他還是辭職了。為什麼?原因其中之一就是虐待動物的影片太多了,Rob 說通常上傳虐待動物影片的人就是始作俑者,看到最後他真的精神快崩潰,更不用說在工作期間遇到阿拉伯之春、戰亂,一些可怕、恐怖的影片充斥著 Youtube 的後台。

▲ 在 Youtube 工作很棒啊,但如果要看可怕的影片還是算了

看到這些人的故事,再看看現在乾淨的 Facebook,不禁要謝謝這群在背後默默工作的人。

資料來源:Wired

使用 Facebook 留言

Lemon
4.  Lemon (發表於 2014年11月03日 11:48)
每天上FB看10則動態,就有2-3個免洗帳號廣告..
為什麼標題會有FB很乾淨這種錯覺?
Smith  John
5.  Smith John (發表於 2014年11月04日 21:22)
※ 引述《幽理之刻》的留言:
> google可以靠演算法

演算法需要範本來學習,它不會思考而是竊取人類的智慧
所以到頭來還是需要麻煩這些可憐人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