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879970d93794fabd10bb435ff5a84f96 我們常常聽到一些新創公司說「我們開始盈利了」「今年的盈利不錯」之類的說法,但是這些公司「盈利」的定義是什麼?他們真的賺錢了嗎?恐怕不見得。在這篇彭博社的報導中,他們發現,在不景氣的情況下,新創公司對於「盈利」這一名詞的定義,就變得越來越有「彈性。」

去年9月, 位於加州伯克利的美國餐飲 O2O 公司 SpoonRocket 耗盡了自己的資金。

當初創業的時候,這家餐飲公司用 「野心勃勃的擴張計劃」 與 「業務量高速增長的承諾」 贏得了投資人的心。而到了去年初, SpoonRocket 就將自己的業務擴展至聖地亞哥及西雅圖,

就當情況看似好轉的時候,投資的環境已悄然改變——風險投資者已經開始把 「利潤」 放在了挑選企業必備條件的首位。

因此,在他們才擴張據點到其它地區的幾個月後,SpoonRocket 就撤出了這些新市場,轉而將重點放在 「如何提高業務的盈利狀況」 上面。

據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長 Anson Tsui 回憶:「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們都一直不停念著 『讓我們盈利』,『讓我們盈利』,『給投資人看看我們是可以賺錢的!』」

事實上,從傳統的角度來看,他們的努力並無法提高收益率。然而,公司卻打出了另外一張牌:我們業務的邊際利潤還是很不錯的。意思就是,每賣出一份飯(公司一般都是將現成的飯送到客戶手裡)的收入一定要多於飯菜製作、分發以及銷售的成本。

Tsui 表示,按照這個界定,SpoonRocket 一定要算的成本包括食材、快遞員的工資、餐具、食物垃圾處理、配送中心的租金以及特定行銷方案這些方面;而售後服務、公司員工、辦公室租金以及行銷活動等 成本可以排除在外。

Tsui 表示,這畢竟是小心測算過的數據,那時候 SpoonRocket 的邊際利潤真的從每單 50 美分提升為每單 1 美元。

為了向投資人們著重強調這個 「里程碑」 式的進步,他甚至還準備一場充滿豪情的新說辭,但是,情況卻急轉直下。

「當我們把這個數字鄭重地展示出來時,他們表情我一直都忘不了,『太搞笑 了,你這傢伙花了 1300 萬美元就是為了從每單中給我擠出 1 美元的邊際利潤?』」 Tsui 回憶當時的情形說道。最終,SpoonRocket 在 2016年3月 正式關門大吉,並將部分資產出售給了一家巴西食品外賣公司。

 

沒實際賺錢,只好用一張簡報來「盈利」

創投市場研究機構 CB Insights 表示,在 2014年服務類創業公司進入融資繁榮期之後,投資者們就已經開始有意識地從該領域撤資了;而在過去的兩季(如下圖)中,這個年輕行業的競爭正在變得愈加激烈。

為了給持謹慎懷疑態度的 VC 們、急需的人才以及潛在商業夥伴呈現出一個看起來 「健康且具有活力」 的經營系統,企業們開始陸續忙著向全世界說明 「自己是如何(或者是將要)實現盈利的」——好吧,至少依照理論上是這樣的。

原来科技公司们都是这样界定“盈利”的

 

各種 O2O公司到底是怎樣定義自己的盈利

  • Uber 是這樣宣稱的: 2016年第一季,公司在美國與加拿大市場已實現盈利;
  • Lyft 的聲明是:「我們已擁有一條明晰且已被定位好的盈利途徑」
  • 外賣獨角獸企業  DoorDash 用了 「現金流轉高效益」 來描述自己的狀況,表示已在幾個市場實現了這一目標
  • 威客網站 TaskRabbit 已宣佈將在今年底之前實現盈利
  • 房屋租賃網站 Airbnb 的說辭是 「我們離盈利不會太遠了」
  • 百貨電商 Instacart 著重強調了自己的「毛利」
  • 代客停車 Luxe Valet 表示 「其中幾個市場的業務已接近盈利」。

在著名孵化器公司 Y Combinator 今年3月 的「展示日」 中,很多新創企業的創始人都用 「我們已經開始盈利」 這句話解決了自己的融資問題。

現在的科技創業公司都喜歡整合一堆不太常用的經濟指標,來吹噓自己的業績。而他們那些已股票上市的同行們,更願意使用大眾普遍接受的會計學規範。最近,Amazon 與 Facebook 都迫於監管機構與投資者的壓力,開始在多方面實行員工持股補償;LinkedIn 與 Twitter 則依舊關注於去掉股權成本的營收情況。

當 Uber 聲稱自己盈利時,公司其實省略了一些授予員工的股權成本,當然也包括被轉移的利息與稅收。而作為 Uber 美國市場最大的競爭對手,Lyft 則拒絕詳細解釋何為自己的「盈利路徑」,所以關於 Lyft 何時並如何實現目標的回答仍然是個謎。

同樣,Airbnb 公司高層對公司盈利能力的評價也沒有公之於眾。而 TaskRabbit 口中的 「盈利」 意思是 「收益將很快變成淨利潤」,但卻拒絕解釋特定成本中是否包含授予員工的股權以及稅收。而 Postmates 在快遞業務方面,則使用了一種不含稅的 「盈利能力」 計算方法。

此外,有些企業實際上其實是虧錢的,但是他們就想到根據市場來拆分自己的整體盈利數據,以證明某些特定城市及國家的金融成熟度還是不錯的。同樣,這些計算中包含的標準也有所不同。

 Luxe(提供代客停車服務)表示,自己的業務已經在幾個城市中率先實現盈利,但是拒絕透露這些地點名稱。這裡提到的 「獲利」 指的是毛利,不包括主要營運成本。

外賣企業 DoorDash 提到的 「現金流轉」 問題,則受限於自己的 「最早期市場」。此外,這種計算方法包含了客戶服務及地區性工人薪水等方面的成本,卻忽略了辦公室租金與主要運營成本。

 

風險投資機構並非傻瓜,修飾經營效果非良策

BillGurley 是風險投資企業 Benchmark 的合夥人與 Uber  的早期投資者,他認為,公司對業務支出進行監控的動機是值得表揚的。然而,觀察者們(特別是投資者)應該對私營企業(股權不公開)給出的表面價值數據持謹慎態度。

「很顯然,企業們肯定壓力很大,每個人都有過這種心態:『天哪,私有化太棒了,我不必再硬著頭皮公佈各種數據。』 但是,現在人人都在盯著這部分數據。投資人也已經明顯進化了」 Bill 表示。

但是,之所以要不斷的強調「盈利」,除了可以向投資人要更多的錢之外,也可以給予員工更多的信心。停車服務 Zirx 的創始人 Sean Behr 就表示,這些信心喊話,可以讓在職員工及那些潛在員工明白 『我們正在與投資人交涉,現在絕不會有關門的風險;我們將成為這個行業的翹楚,你應該為這份工作感到興奮與自信!』

不過,光靠信心喊話,最終還是掩蓋不了事實。

「你可以一直這麼說:『如果我們忽略**部分,我們是盈利的』」 Behr 表示,「但是不管用多少種方式表明自己正在盈利,你銀行賬戶上如果最後發現金額比開始經營時少很多…好吧,很遺憾,這些說辭最終都沒有什麼用。」

 

本文編譯自:bloomberg.com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