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7c1c6141a7c412e85d514715b447856f 我們在前幾天報導過,霹靂國際多媒體以及在日本動畫界中知名活躍的虛淵玄,合作了一部奇幻武俠偶戲「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最近在日本正式登場。這場史上首見的合作,不光只是布袋戲與日本動畫的一種新鮮的結合,也是一種全新的創新合作模式。因此,T客邦特地採訪了霹靂國際多媒體,想要瞭解雙方合作背後的故事。

這次的受訪者是霹靂國際多媒體的副總經理,也是霹靂國際旗下負責電影3D動畫製作的子公司「大畫電影文化」總經理 黃亮勛。

黃亮勛是這次在霹靂這方負責與日方接洽以及溝通,促成後面整個的合作,可說是台灣方面讓「東離劍遊紀」成真的推手之一,因此由他來帶我們瞭解幕後的故事,可說是最適合的人選。

 

一開始霹靂怎麼會與虛淵玄合作?

說起當初合作的緣起,主要是虛淵玄於2014年的時候,於台北國際動漫節來台參與簽名會,而在那次的展覽中,他參觀了同在動漫節參展的「霹靂奇幻武俠世界」,算是他第一次認識到霹靂布袋戲,據虛淵玄本人的描述是「大為震撼」,並且帶了一套DVD回到日本觀看。

而且虛淵玄並不是只是做樣子而已,他甚至還在看帶回去的DVD的時候,為了一位角色百里冰泓的突然喪生感到錯愕,而發了Twitter。

而黃亮勛本身也是虛淵玄的粉絲之一,有在關注他的Twitter,發現了虛淵玄對於布袋戲表現出來的熱情,於是也就再度與虛淵玄聯繫,表達了雙方是否有合作意願的可能,於是虛淵玄再度飛來台灣與他們就這件事進行討論,過程中他的反應也相當肯定,於是雙方確認了這個合作的意願。

▲虛淵玄編劇的「魔法少女小圓」在日、台都擁有相當高的人氣與粉絲

 

虛淵玄第一版的劇本,其實是一部霹靂的支線故事

虛淵玄在日本的名氣很大,而且他個人也表達了意願樂於合作。乍看之下這個合作似乎水到渠成,但事實上不是這樣。

黃亮勛進一步解釋,表示布袋戲對於日本市場來說,是一種完全陌生的劇種。雖然日本有所謂的「人形劇」,不過兩者在本質上與文化上是完全不同的。

▲日本的人形劇

「其實一開始,虛淵玄是想要寫一部霹靂的支線故事的。」黃亮勛表示,當初雙方一開始敲定的想法是,虛淵玄來寫這部霹靂的支線故事,可以獨立發展但是又包容在整個霹靂的世界觀裡頭。

事實上,虛淵玄花了大約半年的時間,也將這整個劇本也都寫完了。

但是,霹靂的故事發展相當龐大,太過於複雜。事實上就算是在台灣,一個從未接觸過霹靂布袋戲的觀眾來說,突然要融入霹靂的故事劇情中也不是那麼容易,更何況是對於日本這個對布袋戲完全陌生的環境。

因此,最後虛淵玄的決定還是砍掉重練。主因還是他們沒有把握日本觀眾能夠接受霹靂的故事。

虛淵玄決定寫一部全新的,完全針對日本市場的劇本。而且這個劇本情節要越簡單越好,因為這個媒材(布袋戲)對於日本觀眾來說已經是很陌生的,他們需要花時間來熟悉,因此故事本身就不能太複雜。因此必需要用簡單的故事,去帶大家一起來看一個沒看過的媒材。

「因此,東離劍遊紀基本上就是一個很典型的RPG類型故事,一群人一起結伴去奪一把劍,再加上保護公主的元素。」黃亮勛說明,虛淵玄覺得用這種大家已經習慣的故事,來帶出布袋戲這種形式,才會增加日本觀眾接受的機會。

▲虛淵玄(中央墨鏡者)來台參加東離劍遊紀首映活動

 

合作前期確認時間長達一年

這段決定的過程雖然黃亮勛說的很簡單,但是事實上從當初霹靂找虛淵玄接洽合作的可能,到最後雙方敲定決定拍攝東離劍遊紀,就花了一年的時間。

整個過程中虛淵玄當然毫無疑問是關鍵性的Key Man,但是虛淵玄本身隸屬於日本Nitro+這間電腦遊戲公司,他雖然身為劇作家,但還是需要獲得公司的支持。因此,雖然虛淵玄本身有意願,但是還是需要說服公司其他關鍵人物的同意。

「過去幾年日本推出的動畫內容,製作的題材大多是以現有的輕小說、漫畫為主的內容來發展,或是一些已經累積有大量觀眾群的續作,這些內容他們很容易評估成功的機率高低,很少有全新的原創故事。」黃亮勛說明,以布袋戲這種全新的媒材、全新的故事,這種新市場的開拓有太多的未知數,要說服他們去願意冒險其實需要花費相當的精力。

在這個過程中,包括霹靂的團隊前往日本,或是日方來台,雙方進行了多次的溝通。在過程中,甚至雙方的合作到底能不能成功,就連黃亮勛自己都沒有把握。

最後能夠成真的主因,還是在於虛淵玄自己對於霹靂布袋戲的熱愛。在他大力的推動以及保證之下,日方基於相信他的專業考量,才得以敲定。

 

「東離劍遊紀製作委員會」的核心三公司

「事實上,這不是霹靂第一次進軍日本了。」黃亮勛舉例,在2000年在台灣大獲成功的霹靂布袋戲電影版「聖石傳說」,當時他們就嘗試過進軍日本市場。

當時聖石傳說的票房亮眼,也累積了相當的口碑,當時的霹靂信心滿滿。而且他們也找了專業的聲優重新配音、針對日本市場後製,公司內部對於最後的成果也很滿意。但是,最後的成績只能說普通,還是推不動。

「當時聖石傳說是交給人家代理,畢竟人家只是把它當作商品在販賣。」黃亮勛說明。「我們也不懂日本市場到底喜歡什麼素材,他們注意什麼點,整個故事也都是台灣的結構。」

而現在的東離劍遊紀是一種雙方面的緊密合作。當確定要合作後,日方就成立了「東離劍遊紀製作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包括了霹靂國際多媒體、虛淵玄所屬的Nitro+、以及負責人偶造型顧問的Good Smile Company等三間公司。製作出來的東離劍遊紀的版權由三間公司共有,兩地端所產生的利潤都是三方共享。由於是三間公司合資,一起拍攝這部劇,動用了三方的資源,所能產生的力道就很大。

而從作品的角度來說,東離劍遊紀的劇本是由虛淵玄所設計,劇中角色的造型設計是由虛淵玄率領的設計團隊負責,由Good Smile Company擔任人偶造型顧問,然後霹靂負責製作成人偶、演出、拍攝、後製。而在拍攝的過程中,整個製作過程都是與日方反覆溝通,獲得日方的確認才會繼續,因此整部劇可以說是針對日本市場量身訂做。

 

「離經叛道」的經驗,顛覆了霹靂團隊的思維

事實上,這次首度跨國合作的布袋戲拍攝過程,無論對於霹靂或是日方來說,都是一次合作模式以及觀念上顛覆性的大考驗。

「當初霹靂布袋戲在台灣上演的時候,圈內人士就說過我們離經叛道。霹靂已經算是相當願意大膽嘗試,勇於創新的一群人了。」黃亮勛表示,但是,在這次的合作中,有些細節就算是霹靂的高層,也幾乎不能接受這種「離經叛道」。

黃亮勛舉了一個例子,像是這次的戲偶,是由日方設計,然後由霹靂製作。不過,日方繪出的純粹就是一個2D的平面圖,至於要怎麼把這個圖實體化成戲偶,還是要依靠工匠的巧思以及設計,表現方式也各有不同。因此,每一個人偶,他們都設計了五個以上不同的表現方式,然後由雙方來選擇要用哪一種來定案。

「像是這尊女性角色「丹翡」,就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黃亮勛表示。

▲丹翡

如果平常沒有關注布袋戲的人,可能看不出來丹翡這尊人偶與傳統布袋戲偶有多麼「與眾不同」,主要就是在偶頭的設計上。

由於日方的角色設計,對於女性多半喜歡「萌化」,強調臉部可愛的特徵。「丹翡的臉部比例是完全不對的,而且你在布袋戲偶中,也不可能看到有角色的眼睛大的跟芭比娃娃一樣。」黃亮勛說明。

▲傳統霹靂戲偶女角:玉傾歡

 

不過,同樣需要適應的,也還有日方。

「虛淵玄一開始設計的劇本,幾乎不能拍。」黃亮勛說明,當初虛淵玄以動畫的邏輯來撰寫劇本,但是布袋戲與動畫還是存在有媒材上的差異。首先虛淵玄面臨到的問題,就是他的劇本中場景變化太多。

「在動畫中,場景的變化只要依靠畫師設計就好。但是布袋戲的場景是搭出來的,觀眾也需要花時間去讓眼睛適應這個場景,因此一集裡頭場景變化不會太頻繁。」黃亮勛表示,因此在虛淵玄的劇本中,有許多的場景都需要精簡。

其次還有對話的問題,在日本動畫中,有大量的對話來延續劇情的發展。但是在布袋戲中對話較少,因為戲偶臉部沒辦法做出微妙的表情變化,對話太多會讓觀眾覺得枯燥。因此,霹靂的戲中會用大量的動作場面來讓觀眾覺得目不暇給。在這方面,虛淵玄也花了一段功夫來調適。

▲劇中角色凜雪鴉,造型極盡華麗風格

 

截然不同的拍攝流程

與傳統霹靂布袋戲相比,「東離劍遊紀」更大的不同點在於拍攝流程。

黃亮勛表示,一般人可能不清楚霹靂布袋戲的拍攝流程,傳統的拍攝方式是,當一集霹靂布袋戲的劇本出來了之後,首先執行製作的是配音。先由專人依照劇本進行配音錄製,把整集的對話內容都做出來了,之後才進行實際的搭棚、實際戲偶的拍攝。

「一般人都以為霹靂布袋戲是先有畫面再去配音,但實際上是相反的。」黃亮勛說明:「其實這也不是只有我們,好萊塢的CG動畫也是如此,他們有些也是先配音再製作,因為他們要配口形。而我們的理由也是類似。聲音先出來了,才能配出那種表演的感覺,同樣一句話,依照語氣的不同,表演的動作也會不一樣,動作的頓點也不同。」

但是,日本動畫的製作流程又不一樣。日本的配音流程是需要畫面先出來,聲優再依照畫面來配音。就是比較趨於一般我們的印象。

那麼,東離劍遊紀在配音方面又是怎麼製作的呢?

「這部戲的製作過程比較特別,我們是由台灣的聲優先配音,配音好製作戲偶的拍攝,拍攝好之後把畫面送到日本,再由日本的聲優去進行第二次的配音。」黃亮勛說明。

除了合作方面,黃亮勛另外說明,就算是台灣方面的配音,他們這次也有不同的改變。

以前霹靂布袋戲的配音,全部都是由一個人在幕後配音,不管是男角與女角都一樣。因此,當年黃文擇有「八音才子」的美名,意思就是他可以一個人聲音演出多種不同的角色。

但是這次「東離劍遊紀」他們希望可以讓觀眾感覺更自然,因此「東離劍遊紀」中的所有男角還是由同一個人來配音,但是女角則由不同的人配音。

而東離劍遊紀的拍攝時間也比一般霹靂劇集的拍攝時間要長很多,以霹靂電視劇來說,工作團隊以一週的時間可以拍出150分鐘左右的內容。但是「東離劍遊紀」只有13集,每集半個小時,卻拍了一年的時間,可以說是以電影的規格在進行拍攝。

▲東離劍遊紀所有的後製、特效都是由霹靂旗下的「大畫電影文化」所負責,都是在台北製作

 

談虛淵玄,他是一個注重細節,只想把事情做好的好人

與虛淵玄的合作過程中,黃亮勛表示虛淵玄是一個非常樸實的人,也非常專注,只想把事情做法,本身其實沒有太多其它的考量。尤其是在細節上,虛淵玄非常注重。

黃亮勛舉例,在虛淵玄的劇本中,沒有「為寫而寫」的拖時間環節,基本上每一個動作與對白都是有他背後的用意的。因此只要一個疏忽的話,就有可能扭曲了他的佈局與用意,就必需要重新拍攝。

因此,在拍攝的過程中,要多方與虛淵玄確認,比方說一個角色說出了一句話,就要再三向他詢問角色說這句話的用意是什麼,同樣一句話,他是以高興的心情說的,還是以其它心情說的,背後的真正想法是什麼?有很多真正的用意可能都存在劇作家的腦中,因此製作團隊就需要向他在三溝通,確保理解他真正的用意。

「如果沒有虛淵玄,根本不可能有這種最後的夢幻組合。」黃亮勛表示,最終完成的東離劍遊紀,其中包括聲優、主題曲、配樂,都是日本團隊的一時之選,如果你是一個一般的公司,就算拿錢也不見得別人願意參與。這些都是靠虛淵玄本身的面子,動用了他本身的資源,才得以可能實現。

 

日後是否還有其它後續的發展可能?

雖然霹靂方面是很期待日後還能繼續發展,虛淵玄本人也很希望能有繼續的可能。但是日本非常保守,都在等待看這次合作的結果。因此,黃亮勛表示,一切都得等到這次東離劍遊紀在日本最後的成果,才能評估是否還有後續發展的機會。

不過,霹靂這邊也由過程中學習到不少的經驗。其中像是過去霹靂的內容都是完全自製,所有的內容、製作都是自己關起門來進行,內部一條龍的作業把整齣戲完成。

▲素還真及其換上天紫戰甲之造型(感謝網友說明)

而這次,前期、企劃製作都是與日方合作進行,這些是霹靂過去沒有的經驗。他們也學習到日方嚴謹的作業態度與流程。雖然過程中可能有點在細節上近乎嚴格,但是最終的成果還是讓大家都能滿意。

黃亮勛表示,好的創意或許就是需要在不斷的震撼與矛盾之下產生。他又再度提回「丹翡」那尊女偶,那個離經叛道的造型,甚至連霹靂的董事長(黃強華)都不能接受。不過,最後他們還是選擇了尊重日本的意見,相信日本的選擇。

原因就在於他們體認到,這是一次兩個國家團隊的合作,需要相信的當然是日方的專業判斷。

在創意以及創作的道路上,就算是像霹靂這樣擁有歷史的公司,一樣應該接受不同創意的考驗,嘗試看看。

「合作,就是為了產生火花。」黃亮勛對於東離劍遊紀做出的改變,這麼解釋,「如果我們還堅持己見的話,那我們就不用走出台灣市場,自己關起門來做就好了。」

霹靂走出了第一步,接下來就是看市場是否接受了。

 

▲東離劍遊紀第一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