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世界】【英雄事典】貝恩.血蹄,部落榮耀的繼承者

大災變前夕,瑪加薩政變

隨著北裂境戰事的進行,當父親凱恩前往戰歌堡而缺席的時候,貝恩一直留在雷霆崖領導著自己的人民,他也展現出足以領導牛頭人部族的氣度與能力,也證明了自己是個足以繼承父親使命的戰士。

由於瑪加薩‧恐怖圖騰所挑起的陰謀,凱恩與卡爾洛斯進行決鬥不幸喪生,而瑪加薩更是進一步回到雷霆崖發動政變,並意圖暗殺當時尚未知情的貝恩。加文‧恐怖圖騰一直以來雖然是瑪加薩的僕人,但內心也很敬重凱恩大酋長。在暗殺行動中,他悄悄脫隊前去通知貝恩,在他的幫助下貝恩得知了實情,並成功逃離恐怖圖騰的追殺,順利地和哈繆爾‧符文圖騰會合。

【魔獸世界】【英雄事典】貝恩.血蹄,部落榮耀的繼承者

為了奪回雷霆崖並為父親報仇,貝恩請求父親生前的好友及顧問們共同反抗瑪加薩的暴政。同時,哈繆爾也提醒年輕的酋長說當時的情況相當孤立無援,卡爾洛斯的態度不明,被遺忘者更是不可能會不經卡爾洛斯過問就來幫忙,暗矛部族的人又太少,血精靈又離他們太遠。因為無法向自己的陣營求助,於是貝恩下定決心向他們令人尊敬的敵人求援,塞拉摩的主人,珍娜‧普勞德摩爾。

沒想到,貝恩在抵達塞拉摩的時候,竟然偶遇暴風城的王子安杜因‧烏瑞恩,貝恩很快地與這位小王子熟絡起來,並建立深厚的友誼,畢竟這位王子的個性不像他的父親那樣火爆。也因為這樣,安杜因將原本麥格尼‧銅鬚特地贈送給他的矮人傳家之寶「破懼者」戰錘交給貝恩,希望貝恩能夠像這把錘子的名字一般,勇敢地破除一切恐懼,朝向光明所指引的道路。珍娜也為了這般情誼所感動,答應提供貝恩軍火上的援助

另外,加文‧恐怖圖騰一路旅行至棘齒城尋找當地的大財主加茲魯維替貝恩求援,憑著塞拉摩的金幣,加茲魯維也念在老牛(指凱恩)的交情份上答應提供飛船、火藥等援助。塞拉摩的資金也招募了一批傭兵,加上部落各地想意反抗的牛頭人匯集之下,貝恩立即向雷霆崖發動突襲。在加文的暴風法術掩護之下,貝恩快速地找到瑪加薩的所在地,並擊敗了她。然而,最終貝恩卻饒過瑪加薩一命,答應讓其餘的恐怖圖騰部族留在雷霆崖,但唯獨就是放逐瑪加薩與她忠實的僕人們。

最後,貝恩與卡爾洛斯在千針石林碰頭,當面指控卡爾洛斯縱容瑪加薩的奪權行為。卡爾洛斯則堅稱他不知道這一切的陰謀,當他事後發現到時已經為時已晚了,血氣方剛的卡爾洛斯還期望貝恩也來挑戰他。然而,貝恩拒絕向卡爾洛斯挑戰,因為他相信父親之所以發起挑戰只是為了團結部落,如今他又向卡爾洛斯挑戰的話只會更加分化部落。雖然貝恩的確對於父親的死而感到生氣,但他也知道目前部落的大酋長是卡爾洛斯‧地獄吼,他也以牛頭人領導者的身份向部落繼續效忠。

【魔獸世界】【英雄事典】貝恩.血蹄,部落榮耀的繼承者

《正如我們的祖先》小說

牛頭人部族的最高酋長貝恩•血蹄正在他位於雷霆崖的小屋內,屋內還有卡爾洛斯•地獄吼和大德魯伊哈繆爾•符文圖騰。這並不是一般聚會,卡爾洛斯的到來是因為奧格瑪的改建工程需要水源的補給,因此親自駕臨莫高雷向牛頭人「要求」派送水帶前往奧格瑪支援工程事宜。

然而,這場會議進行得並不是很順利,怒水河的河水被污染導致奧格瑪的居民用水也出現問題,而卡爾洛斯因為殺害貝恩的父親,態度一度相當謹慎低調,如今又是一付咄咄逼人且虛張聲勢的樣子,一到莫高雷就提出許多無理的要求。哈繆爾因為卡爾洛斯的態度不佳,爭執辯論屢屢展開。最後,貝恩答應派遣商隊護送水袋支援奧格瑪。不過,並不只有奧格瑪才需要水。

【魔獸世界】【英雄事典】貝恩.血蹄,部落榮耀的繼承者

在開始決定送水之後,從莫高雷出發的輸送隊屢次遭到不明的襲擊,不僅造成人員傷亡之外,就連最珍貴的水袋也被劫走。卡爾洛斯對這樣的情況感到不耐煩,他堅信是野豬人在暗中搞鬼,下令貝恩出征野豬人的根據地以示部落威信,但貝恩卻希望透過和平溝通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雙方意見再度產生分歧,貝恩想尋求哈繆爾的建議,但就連哈繆爾一時也無法解決,加上貝恩偶遇想要離開雷霆崖的族人,雖然貝恩力勸族人留下來,但也一度失望到認為自己是否有無資格擔任族人的領導者。

那天晚上,當雷霆崖人民在休養生息時,貝恩在他的住處斷斷續續地前後踱步。他堅持和平的解決方式,卻導致更多商隊遭受攻擊,包括一次在他地盤上的全面攻擊,差點就危害到大酋長的性命。哈繆爾走進房間時,貝恩從沈思中回神並難過地說:「我很困惑,哈繆爾,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正確的方式。也許遠遊者到頭來才是對的。當我的父親擔任大酋長時,部落並不是這個樣子。」 他停頓了一下。「我懷疑過自己是否有能力領導我們的族人。現在我開始懷疑,我是否應該領導我們的族人。」

 

哈繆爾用他低沉的聲音回應。「現在不是自我懷疑的時候,年輕的貝恩。你做得和你父親一樣好。我知道他絕對會肯定你所展現的智慧,以及你要求正確處理事情的熱情。」 他揮揮手。「就讓那些看不到這點的人離開吧,讓他們走自己的路。」


貝恩微微笑了一下。「我記得,不久前你也表達了和他們相同的意見。」


哈繆爾的表情明顯地變得僵硬。「我因為感到挫折而口無遮攔。我很樂意承認自己錯了。我們會一起渡過這個難關,你會發現自己的確是個領袖,即使你現在不相信。」


                                                                     -《正如我們的祖先》章節,哈繆爾的評價

最後,忍無可忍的卡爾洛斯還是受不了貝恩的緩慢行事,決心帶領柯爾克隆精兵殺入野豬人的荊棘深淵裡,一勞永逸地解決此事。卡爾洛斯與士兵們搭乘飛船直接空降到野豬人的營地正上方,一舉殺入地穴鏟除所有野豬人。不過,野豬人的數量比卡爾洛斯想像中的多太多了,漸漸的,所有士兵一個一個倒地,卡爾洛斯也因為洞穴過於黑暗而被逼入死穴進行困獸之鬥。正當卡爾洛斯可能戰死之際,貝恩、哈繆爾與一群日行者(牛頭人聖騎士)即時在洞穴內發現了卡爾洛斯,憑藉著日行者本身散發的聖光將洞穴都照亮了,而貝恩手中的破懼者所散發的光芒更是比日行者的聖光還要耀眼。

最終,貝恩帶著卡爾洛斯逃離了地穴,而哈繆爾也利用權杖在草原刺出了一道水源,大地之母給予了這片土地的生靈一個答案,足夠的水源終可令野豬人平息下來了。面子盡失的卡爾洛斯才感到自己的愚昧,更重要的是自己竟然還被貝恩所救,當他不發一語準備搭上飛船離去時,貝恩也對他這麼說:「回去領導部落吧,若是以後莫高雷再又需要你的協助,我們會讓你知道。」 語畢,他轉身背向仍然沉默不語的大酋長,並開始往雷霆崖緩慢地行進,他的日行者緊緊的跟在後方。

短暫的和平再度降臨在莫高雷的夜晚,當初意圖離開雷霆崖的族人也特地跑來向貝恩致歉,並認為貝恩是個有能力帶領他們渡過難關的酋長。他依稀可以看到納拉其營地的輪廓,年輕的牛頭人勇士正在那裡進行訓練。在未來的試煉中,這些訓練將會派上用場。這些試煉會考驗他們身為牛頭人的信念與毅力。

【魔獸世界】【英雄事典】貝恩.血蹄,部落榮耀的繼承者

>>最後還有貝恩在魔獸世界扮演的角色定位,以及他本身人物的設定...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