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塞拉摩的慘劇

卡雷苟斯在這時也重返戰場,他化為龍形將珍娜抓到半空中,讓珍娜可以俯瞰整個戰場並訂定下一步計畫,珍娜要求卡雷苟斯將自己放在一個箭塔上,並要藍龍王想辦法找到卡爾洛斯以結束這場戰爭。卡雷苟斯立即飛往部落的突破點,他利用自己的冰霜噴吐阻止部落軍隊相互支援,打算將部落的主力部落卡死在塞拉摩內。

沃金發覺卡雷苟斯與聯盟的計策,他立即告知卡爾洛斯部落所面臨的危險,卡爾洛斯立即下令部落撤退─同時也包括貝恩等除了獸人以外的部落軍隊,珍娜看到部落大軍逐漸往後撤退,就連正在攻擊港口的部落船隊也逐漸遠離,直到這時她才鬆了一口氣,當卡雷苟斯再次回到珍娜身邊時,她忘情地吶喊,宣告這個屬於聯盟的勝利。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部落玩家拯救這個該死的間諜!

追擊

部落遭受到巨大的傷亡,就連智者羅甯都認為他們不太可能在短期間內重整旗鼓,聯盟與達拉然的領導者們趁此時重新聚集討論情勢,在這時蓓恩帶來了一個不幸的消息:莎倫‧織歌者被一小隊部落突擊隊救走了(這就是在5.0塞拉摩的情境事件中,由部落玩家所扮演的角色)。凡蕾莎‧風行者立即自告奮勇要去追殺這個背叛者,她與珊蒂斯兵分兩路,尋找莎倫‧織歌者可能的逃跑方向。

珍娜在整頓塞拉摩的傷亡時,發現金迪正在旅館旁漫無目的地遊蕩著,這是年幼的金迪第一次參與無情的戰爭,發現身邊的人不斷死去,而自己卻賴活著,承受那些失去的傷痛。歷經過無數戰爭的珍娜了解金迪的心情,但她知道這樣的傷痛永遠不會過去,她心中也仍然充滿著過往的罪惡感與無盡的悲傷,而這也是珍娜第一次教導金迪除了法術以外的知識。

「我想我再也無法知道歡笑的滋味了。」金迪說著,珍娜能理解她的心情。「為什麼是我,女士?為什麼我還活著,而其他人全都死了?」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凡蕾莎沒想到自此就與丈夫天人永隔。

真正的陰謀

貝恩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怒氣,他與沃金直接衝入卡爾洛斯‧地獄吼的帳篷中,並責備著卡爾洛斯等待而造成的失敗。但卡爾洛斯並未如以往發怒,大吼著要貝恩付出代價,而只是狂笑著,告訴牛頭人與食人妖的首領,這正是他想達成的目的,這一切的等待與攻擊,都只是為了之後大屠殺所佈下的旗子。

在聯盟的防衛中,成功進入塞拉摩後的攻擊,其實只是為了摧毀塞拉摩的防空武力,因為一切都只是為了一個更可怕的計畫,他在這時指向了遠方,貝恩與沃金看見一艘哥布林飛空艇,正載著一個可怕的東西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卡雷苟斯在戰鬥結束後,終於再度可以集中心思感應聚源虹膜,但這時他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聚源虹膜正朝著塞拉摩的方向移動著。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飛空艇正載著毀滅性的法力炸彈出現。

毀滅一切的武器

卡雷苟斯突然明白了整件事情,他擔憂的狀況也終於成真了,他立即跑去警告珍娜聚源虹膜正朝著塞拉摩而來,並直接以藍龍的型態飛到塞拉摩的空中,打算以自己的生命阻止聚源虹膜炸彈攻擊塞拉摩,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在此時犧牲生命阻止,那艾澤拉斯將會有無數生命遭到荼毒。

同時哥布林飛空艇也出現在羅甯的視線中,他發現上面載著一個有史以來最可怕的武器─法力炸彈。在羅甯的經驗中,他曾經看過一個人型大小的法力炸彈造成了極為可怕的災難,而現在出現在眼前的法力炸彈超過了一個大型船艦的大小,這個炸彈能包含的範圍極廣,甚至可能殺死還沒遠離的妻子。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早期法力炸彈的雛形。

法力炸彈

這個由奧術能量所聚集的炸彈,體積越大威力也越可怕(概念很明顯是來自於現實世界中的核彈),法力炸彈最早是由凱爾薩斯‧逐日者所研發,他在虛空風暴中做過很多可怕的實驗才完成這個研究。但奧術能量要做成法力炸彈的難度極高,因此做出來的大小通常都無法造成更具毀滅性的災難。在《戰爭之潮》中,部落所使用的法力炸彈是由聚源虹膜提供能量與穩定性,因此可以做出一個史上最龐大的法力炸彈。

羅甯的犧牲

羅甯也在同時發現,有種無名的抑制力場壟罩著塞拉摩,讓他沒辦法成功地施展傳送門,但他知道自己如果和珍娜一起合作的話,或許兩人能成功開啟一道傳送門。他在心底立即有了決定,並要珍娜到一處高塔與他會合。當珍娜來到羅甯身邊後,羅甯告知珍娜目前情況的凶險,並要珍娜協助他,當珍娜協助羅甯開啟傳送門時,卻發現目的地並不是暴風城,而是位於海上的一座小島。

原來羅甯將自己所有的法力都用來準備調整聚源虹膜爆炸的威力,因此無法消耗太多的能量開啟遠處的傳送門,他認為珍娜將會是未來祈倫托最重要的領導人,因此要珍娜獨自逃跑,自己留下來壓抑爆炸的威力,在戰鬥中受了傷的卡雷苟斯無法阻止飛空艇往塞拉摩前進,即使珍娜不斷哭喊著自己才是該死在塞拉摩的人,羅甯仍在最後一刻將珍娜推入了傳送門,接著張開雙手迎向了自己的命運…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卡薩斯、麥迪文與羅甯的死亡,象徵新的劇情要角即將出現。

白髮魔女

牛頭人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東西,在法力炸彈投下後,遠處的塞拉摩一帶,一切都在瞬間被紫色的光芒所包覆,被紫光所碰到的東西全部都被毀滅,這道異常美麗的紫光,卻帶著不可令人置信的毀滅能量。他發現眼淚自雙眼開始流下,他明白這根本就不是戰鬥,只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而所有部落士兵─包括他自己,都只是卡爾洛斯的棋子,他根本就不在意榮耀的戰鬥,他只想單純毀滅一切。

而珍娜傳送的距離還無法完全離開爆炸帶來的範圍衝擊,強大的威力讓她也受了嚴重的創傷,每一寸肌膚都像被火灼般痛楚,就連呼吸都感受到疼痛。一陣風將她的頭髮吹到臉上,她本能性地將頭髮往後一撥,卻發現自己的頭髮顏色與以往不同,她發現除了額頭前的一搓金髮外,法力炸彈已經將她頭髮的顏色完全改變,成為如月光般的銀白色。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慘劇發生,珍娜再也無法回歸以往的金髮甜心形象了。

塞拉摩,死亡廢墟

同樣也受到爆炸衝擊的卡雷苟斯,帶著受了傷的身體在海上找到了珍娜,卡雷苟斯注意到珍娜外貌的改變,且在珍娜巍巍顛顛起身的時候,伸手抱住了珍娜,珍娜也在這時給了卡雷苟斯一個回應,兩人就這樣相互擁抱著。珍娜告訴卡雷苟斯,羅甯根本就不該讓她活著,她的人民全都死了,而自己才是該為此負責的人,而卡雷苟斯則責怪自己才是該為爆炸負責的人─因為聚源虹膜被偷走是藍龍王的責任。

珍娜不想再花時間爭辯什麼,即使卡雷苟斯持反對意見,她仍然施展一個傳送法術,把自己帶回塞拉摩的廢墟中。當然,她知道自己將會在塞拉摩中看到些什麼,但她仍然對舉目所見的死亡感到心痛:蓓恩在死前手中仍握著長劍,即使死亡仍然沒有停止她對塞拉摩的責任感,金迪則是面朝下躺在血泊之中,當珍娜想要將金迪的屍體翻過來時,她小小的身體突然碎裂,並化為一堆紫色粉末。目睹這個景象的珍娜再也無法壓抑自己,她瘋狂地尖叫起來。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這場災難徹底改變了珍娜的想法。

藏匿聚源虹膜

她的尖叫聲也引來了一小隊獸人衛士的注意,他們奉命到廢墟來查看是否有生還者,沒想到見到還活著的珍娜,獸人們見獵心喜的想要殺死珍娜,好在回去時受到卡爾洛斯的褒獎,但珍娜沒有給這些獸人一絲一毫的憐憫與機會,她仍然用虛弱的身體施展出強大的法術,瞬間將這一隊獸人完全消滅。她改變了,徹底地改變了,她不再是那個溫文儒雅的外交家珍娜,既然卡爾洛斯想要戰爭,甚至不惜摧毀她的一切,那她將會奉陪到底,直到殺光所有部落才停手。

她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於是她來到了法力炸彈投擲下來的地方,並看到了龐大的聚源虹膜。以珍娜的能力而言,要將聚源虹膜隱藏起來不是件難事,但要如何躲避卡雷苟斯的追蹤極為困難,因此她決定將自己與聚源虹膜連結起來,利用卡雷苟斯對她的感情,每當藍龍想要偵測聚源虹膜的存在時,他的心中都只會浮現珍娜的身影。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如果珍娜願意,她可以成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殺手之一。

戰爭之後…

卡爾洛斯並未停下腳步,他下令獸人艦隊不要停下腳步,直接去攻打羽月要塞。而貝恩則派遣密使到陶土議會,將包括他們召喚禁用元素以及法力炸彈所引發的大屠殺,原原本本告知索爾知道,雖然索爾內心極為痛苦,卻仍決定留在陶土議會中,繼續默默守護艾澤拉斯的元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液態氮
1.  液態氮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3:56)
感覺中二吼的目標已經開始從~
殲滅敵人到毀滅世界了...
嚴重懷疑他還是被惡魔之血影響了~
到了潘達利亞,可能5.3的時候他就會收集七種煞自己吃掉~
1c5a02b2705db3f1ad381914f761535b?size=48&default=wavatar
2.  路人甲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5:29)
真是無言,羅甯掛了,蓓恩也死了,
bz是要把親聯盟方的老人npc都殺光才滿意嗎?
那這下達拉然站在主堡內的人要換成珍娜?
說真的我很討厭珍娜的程度只僅次於黑暗女王說....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