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元素的啟示

在陶土議會中,薩滿們發現艾澤拉斯的元素們比以往更為躁動,很可能是由於卡爾洛斯驅使熔岩巨人造成的問題,導致他們更難以安撫,索爾竭盡全力也無法成功地讓元素們平靜下來,而阿格拉在一旁安撫著索爾,並提議他去找陶土議會的領導者穆倫聊聊,正當索爾準備起身的時候,他突然感受到了極大的痛苦而跪下。

他發現自己的意識被抽離,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小島上,而身邊都充滿著被奴役的水元素,他們不斷對著索爾呼救,表示自己被強大的力量脅迫,做了元素們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索爾知道這是元素們直接對自己發出的訊號,他在醒來後告知薩滿們夢境,並立即起身到元素們指引他的地方:杜洛塔附近的勇士島。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這是《魔獸世界》的卡片遊戲系列《元素之戰》。

戰爭的浪潮

珍娜正坐落在勇士島的位置,她研讀了關於聚源虹膜的書籍,並做了些許實驗,卡雷克曾經展示給她看過魔法的本質,這讓天資聰穎的珍娜了解到奧術能量與元素是多麼地接近。她利用聚源虹膜成功增幅了她的力量,用個普通召喚水元素的法術,卻在一瞬間就召喚出大量帶著鐐銬的水元素軍隊,珍娜看到這樣的力量不禁開始微笑,但她沒有時間歇息,她不斷施展著同樣的法術,打算建造一支水元素大軍。

而她拿著聚源虹膜讓手指一彈,打算讓這些水元素融合在一起,自從有法師以來,就沒有什麼法術能夠把水元素融合在一起,但聚源虹膜讓珍娜打破了這層限制,數以千百計的水元素霎時間逐漸融合起來,它們不但沒有失去自己原本的型態,反而變得更強壯、更堅固,變成了一道可怕的巨浪。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巨大的水元素將席捲一切。

索爾與珍娜的對決

索爾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來到了勇士島,他痛苦地與珍娜交談,希望她能夠捨棄這個可怕的法術,想想奧格瑪中無辜的孩子,這法術將會毀滅一切無辜的人民。但珍娜拒絕索爾的體貼,她大聲譴責索爾的行徑,認為索爾才是造就這一切、破壞和平的元兇。

索爾只能利用元素之力不斷地與珍娜的海浪對抗,這對過去則是極佳的好友(或說是曖昧對象?)現在因為各種冤仇與錯誤,不得不兵刃相向,即使索爾已經成為一個極為強大的薩滿,但他對珍娜懷有愧疚而無法使出完全的力量,再加上聚源虹膜的強大能力,他雖然成功用風元素把珍娜與聚源虹膜隔開,但卻敗於珍娜的手下,珍娜要求索爾解開障蔽,不然她將會殺了索爾,但索爾卻寧願犧牲自己的生命,因此珍娜決定要對索爾痛下殺手…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索爾與珍娜再也無法回到過去的曖昧期了。

卡雷苟斯到來

就在珍娜差點要殺死索爾的當下,卡雷苟斯突然出現,他擋在索爾身前,並懇求珍娜反思自己的行為,他告訴珍娜不分男女老幼的屠殺是種懦弱,而非正義。但珍娜告訴卡雷苟斯,他也曾經看過塞拉摩的慘狀,他應該要了解卡爾洛斯的行為沒有正義可言,而她的復仇才表彰著正義。而這時卡雷苟斯提起了珍娜過往的傷痛:阿薩斯。

他告訴珍娜即使阿薩斯在屠殺斯坦人民的時候,他的心中也沒有帶有仇恨,但阿薩斯的行為能被辯解為正確的嗎?她開始不斷思考著這其中的事情,想起了恩師安東尼達斯的叮嚀、想起阿薩斯的嘲弄、想起聚源虹膜曾造成的巨大痛苦…最終她屈服了,她知道自己的內心並不想成為這樣的人,但最終她也沒有放棄聚源虹膜,因為她需要這樣的力量,畢竟終究要有人可以制裁卡爾洛斯。

「你不再了解我了,索爾。我不是個屠夫,但我也不再不計代價地呼喚和平。沒有你領導的部落是危險的,必須要時時防備並擊敗他們。或許和平會在以後降臨,但不會在擊敗他們之前發生。」

珍娜‧普勞德摩爾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巫妖王阿薩斯一直都是珍娜心中的痛。

聯盟與部落開戰

在同時間,瓦里安率領著聯盟艦隊來到了奧格瑪附近,如同之前所料,奧格瑪的大部分艦隊都已經離開了本城,因此他們應該很快就可以在奧格瑪登陸。但這種想法一閃即逝,雖然敵方的艦隊數量不多,聯盟艦隊卻突然遭到來自於海中的襲擊,而這時瓦里安終於了解為何敵人會把大部分的艦隊調去戰線,因為他們還有神秘的力量可以協助他們防衛奧格瑪。

自從死亡之翼造成了巨大的天崩地裂後,許多法術以及可怕的生物都開始出現在世界上,而卡爾洛斯的法師們也發現了一個被稱為海怪(The Kraken)的生物,這個生物有著無數的巨大觸手,幾乎是所有航海人的噩夢之一,而這個生物正在海中襲擊聯盟船艦,當聯盟的船艦不斷毀於海怪的威力之下時,卡爾洛斯就忍不住狂笑起來…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從以前到現在,聯盟與部落就是無法化解的仇敵。

珍娜的醒悟

這時珍娜也在卡雷苟斯的協助下來到了戰場,當她看到奧格瑪有著數十艘聯盟船艦時,立即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如果她還執意使用聚源虹膜的力量,那現在被摧毀的可能不只奧格瑪了,她雙手一揮,重新召喚了水元素大軍,但目標並非部落,而是那些正在蹂躪聯盟船艦的海怪,海怪瞬間就被撕碎,而珍娜也來到了瓦里安的身前。

瓦里安很高興看到珍娜出現,由於卡爾洛斯仍然掌握著可怕的兵力,直接衝突可能會造成慘重的傷亡,因此他帶領著艦隊到了北方堡壘,並重新奪回了該地的控制權,即使塞拉摩被摧毀了,但聯盟也重新在卡林多北岸有了全新的根據地,而這個根據地將會重新奪回聯盟在卡林多的主權,而卡爾洛斯也不得不撤回所有的艦隊,避免被聯盟分頭擊破。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珍娜再次壓抑了自己的怒火。

塞拉摩的殘骸

在珍娜的請求下,瓦里安派遣部隊前往塞拉摩的遺跡收拾殘骸,士兵們已經開始動手收拾遺體,在奧術能量逐漸散去的當下,這些人的屍體在碰觸後不再會碎成粉末,珍娜懊悔自己不該觸碰金迪的遺體,但卡雷苟斯安慰她,說金迪的家人將會有特殊的方式可以紀念她。

但很奇妙的事情在此刻發生了,珍娜在走回堡壘遺骸的路徑上,發覺破懼者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腳邊。雖然珍娜拿起破懼者的時候,它並沒有發出光亮,但卡雷苟斯認為這是破懼者想要珍娜找到它所以才會出現,而珍娜也很開心,因為她又有能與安杜因見面的理由了。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塞拉摩將永存於珍娜的記憶之中。

達拉然的新領袖

在卡雷苟斯的協助下,珍娜重新回到了達拉然,在塞拉摩被毀滅後,珍娜覺得聯盟已不再擁有自己的家,因此希望回到達拉然以見習法師的身分重新開始,沒想到卡德加與其他的法師議會成員,卻直接要求珍娜擔任祈倫托的新領導者,原來他們在整理羅甯的遺物時,發現了一張不知名的預言(上集有說,這是紅龍法師卡薩斯的預言),裡面就說明珍娜將會回到達拉然擔任領導者,而這也是羅甯保護珍娜的真正意涵(連不知道是誰的預言都信,法師們也太隨便了吧…)。

而卡雷苟斯決定將聚源虹膜交給達拉然,在藍龍軍團分崩離析後,他深知以自己的力量無法守護這麼強大的法器,因此決定將它放在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達拉然。而卡德加也邀請卡雷苟斯加入祈倫托的法師議會,協助珍娜並幫忙看守聚源虹膜,就這樣,卡雷苟斯成為了祈倫托第二名的巨龍成員。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達拉然的新領袖…直接從普通法師空降!

結語

當然,只要有繼續玩的玩家,都應該知道卡爾洛斯仍然沒有放棄侵略的計畫,他甚至在5.1的時候嘗試暗殺沃金,而這些事情都一步步讓卡爾洛斯走向在《潘達利亞之謎》中被殺死的結局,在小說中似乎也透露了大酋長很有可能會由貝恩接替,這是否會再次為聯盟與部落開啟和平之門呢?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使用 Facebook 留言

液態氮
1.  液態氮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3:56)
感覺中二吼的目標已經開始從~
殲滅敵人到毀滅世界了...
嚴重懷疑他還是被惡魔之血影響了~
到了潘達利亞,可能5.3的時候他就會收集七種煞自己吃掉~
1c5a02b2705db3f1ad381914f761535b?size=48&default=wavatar
2.  路人甲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5:29)
真是無言,羅甯掛了,蓓恩也死了,
bz是要把親聯盟方的老人npc都殺光才滿意嗎?
那這下達拉然站在主堡內的人要換成珍娜?
說真的我很討厭珍娜的程度只僅次於黑暗女王說....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