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暴風城之會

將聚源虹膜藏在自己身邊後,珍娜知道卡雷苟斯正往塞拉摩飛來,她立即施展傳送術前往暴風城的英雄谷,而暴風城已經收到了塞拉摩陷落的不幸消息,街上熙來攘往的人們都少了些活力,多了點嚴肅哀傷的氣氛。珍娜想往國王所在的王家大廳走過去,卻被一開始認不出來的士兵擋住,等到她表明身分後,便立即前去面見瓦里安─她需要一個強大的盟友。

當她來到了王家大廳後,卻被一尊雕像吸引了目光,那是珍娜的父親,戴林‧普勞德摩爾上將,她對著父親的雕像喃喃自語,告訴父親自己的失敗,自己是多麼的愚蠢,導致無數人民都賠上了性命。珍娜流下了眼淚,而這些眼淚也受到了奧術能量的影響,落在地上化為紫色的輕煙…

「父親,請原諒我,原諒我讓部落如此壯大、原諒我讓部落恣意屠戮我們的人民。你是對的,父親,你才是對的!我應該要聽你的話才對!現在,說什麼都太晚了,我也明白地太晚了,沒想到為了明瞭這一切,付出的代價如此慘重。」

珍娜‧普勞德摩爾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許多人都曾經以為珍娜將會成為暴風城的新王后。

瓦里安與安杜因

當珍娜被引導至瓦里安的房間會面時,她看到了一個令她難以置信的人,那就是她過往的重要盟友─安杜因‧烏瑞恩。原來安杜因聽到塞拉摩的遭遇後,認為如果珍娜活著將會來到暴風城,因此特意回到此處等待珍娜,但過往曾教導過安杜因和平真諦的珍娜,卻對安杜因的態度抱持著些許敵意。

當瓦里安來到房間後,珍娜立即要求瓦里安即時出兵,並告知瓦里安她已經握有部落曾用來屠殺人民的法器,這將會讓部落後悔並付出慘痛代價。沒想到瓦里安卻告訴珍娜,現在部落已經在卡林多部屬了沿海防線,此時並不是一個出兵的好時機,但他已經在做戰爭的準備,現在所需要的是冷靜等待,貿然出兵只會增加聯盟士兵的犧牲。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安杜因真的要換個模組比較好…實在醜到有點看不下去。

「冷靜」的暴風城國王

珍娜沒想到瓦里安居然會要求自己要「冷靜」看待,她激動地與瓦里安爭辯,甚至以綠皮狗來稱呼部落的獸人。安杜因實在無法忍受珍娜的激辯,他告訴珍娜,部落仍然有人重視榮耀,但珍娜完全不這麼認為,她不希望再有第二個塞拉摩出現,為了避免慘劇最好的方法,就是立即出兵擊潰所有部落的勢力。但當瓦里安仍然反駁珍娜的提議時,珍娜也只能死心並轉身離去,即使瓦里安與安杜因不斷叫喚,珍娜也沒有回頭。

在珍娜離開後,暴風城繼續做戰爭的準備,而安杜因也繼續留在暴風城中看著這一切。瓦里安曾經的鬥士夥伴布洛爾(詳見瓦里安‧烏瑞恩的故事),也從達納蘇斯來到暴風城,他帶來關於夜精靈也正在準備作戰的情報。安杜因很高興父王並沒有盲從的隨著仇恨共舞,而瓦里安也訝異地發現自從他與狼靈合而為一以後,的確有所改變,他也很高興自己能獲得兒子的認同。安杜因告訴父王,他能理解與部落開戰已經無法避免,但這一切都應該是為了保護自己的人民,而非懷著仇恨去與部落作戰;而他也衷心希望,珍娜能早日從這個傷痛中回復。

「安杜因,我很抱歉,讓你成為一個看不到現實的孩子,我也有責任。眼下和平已經無望,也沒有時間去制定什麼戰略了,部落的末日就掌握在我的手中,而你這笨蛋卻不懂得把握機會!」

珍娜‧普勞德摩爾

藍龍之王的追尋

卡雷苟斯回到藍龍群中訴說著自己的失敗,令人意外的是,藍龍們居然沒有任何人站出來指責他的錯誤。當他到達塞拉摩後,他也發現聚源虹膜已經消失了,他相信法器已經重新回到部落手上,但他的妹妹奇拉苟莎則指出了另外一個可能的事實:珍娜可能也握有聚源虹膜。

卡雷苟斯雖然不願意承認這件事情,但他知道奇拉苟莎所做的推論不無道理,而這也是珍娜可能會歷經的改變,因此他決定再次出發去尋找聚源虹膜,雖然奇拉苟莎表示希望能有一個藍龍小隊與卡雷苟斯同行,但心懷愧疚的藍龍王則仍堅持自己獨身去尋找聚源虹膜就夠了,因為他對珍娜可能握有聚源虹膜的事情,心裡仍懷著極大的愧疚。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回到家鄉的卡雷苟斯。

命運之門

懷著愧疚感,珍娜踏上了紫羅蘭城堡的階梯,她是來請求祈倫托的法師們協助聯盟「消滅」部落的,沒想到她卻在門口遇到了凡蕾莎‧風行者。即使失去了摯愛,凡蕾莎卻不需要珍娜的任何言語,她知道珍娜生還以後,就希望她能夠來到祈倫托,把羅甯死亡的事情向這些「中立」的法師們發言,告訴他們不該再保持這樣的態度,得理解現在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部落的威脅已經顯而易見。

在凡蕾莎講出了這些話語以後,珍娜突然無法再克制自己的心情,她告訴凡蕾莎關於羅甯死亡的真相,告訴她羅甯是考量到為了拯救凡蕾莎,才決定自己迎向法力炸彈;並告訴她是羅甯希望珍娜肩負祈倫托的未來,所以才將她推入傳送門;告訴她羅甯犧牲了生命拯救了兩個女人:一個是羅甯的摯愛,一個是羅甯所認同的未來。凡蕾莎聽到這些話之後,了解到羅甯即使在死前都還考慮到自己,她暫時擺脫自己的憤恨情緒,抱著珍娜啜泣起來。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在《狼之心》中,瓦里安已經徹底改變了。

面見法師議會

第二次見到卡德加,珍娜發現這個法師已經變得如同外表般蒼老,卡德加歡迎珍娜的到來,而珍娜也開門見山地告訴法師議會,希望祈倫托可以協助聯盟一同攻打部落,這一切已經刻不容緩。但卡德加與殘存的法師議會成員仍然堅守祈倫托中立的立場,而埃薩‧奪日者也向珍娜表達出現背叛者的歉意,但這隨即遭到凡蕾莎的嗤之以鼻。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開會後,卡德加以法師議會仍然需要重整,且達拉然的中立立場不容改變的兩大理由拒絕了珍娜。而珍娜也並未因此而氣餒,她直接走到達拉然的法師圖書館中搜尋自己想要的資料,直到她看到一本解析聚源虹膜的圖書時,她才面露微笑,即使上面有著封印,對於珍娜也不是件難事,她立即解開封印並帶走那本書,希望能從中找到增幅聚源虹膜威力的方法。(真奇怪,羅甯和金迪都沒有找到這本書的存在?)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法師議會存在一個平常的達拉然居民無法進入的空間。

藍龍一族的敗亡

在珍娜離開圖書館以後,她來到了大法師安東尼達斯的紀念碑─這個和羅甯一樣,犧牲性命保護她的老師。她期望著安東尼達斯也會贊成她的行為,並指引她使用聚源虹膜的方法,但她卻被突然接近的卡雷苟斯嚇了一跳,卡雷苟斯感應到珍娜去了達拉然,並提到聚源虹膜消失的事情。有一瞬間珍娜差點就要對卡雷苟斯說出實話,但最後她仍然選擇隱瞞事實─因為她需要聚源虹膜才能復仇。

卡雷苟斯從他與珍娜的對話中,了解到奇拉苟莎說的是事實,珍娜迴避的態度的確意味著她偷走了聚源虹膜。當他回到奧核之心的時候,發現平常會巡邏的藍龍們已經不見了,只剩下奇拉苟莎在等待著他,原來藍龍們已經幾乎出走到一個都不剩了,當卡雷苟斯告訴奇拉苟莎真相時,奇拉苟莎相信卡雷苟斯會做出正確的選擇,而藍龍王也知道他的姊妹在等待著什麼,於是卡雷苟斯宣布讓奇拉苟莎自由,奇拉苟莎終於可以離開奧核之心,而藍龍一族自此分崩離析,再也沒有回歸的一天。

「沒有事物是恆久不變的,珍娜,無論是有形或無形的事物;有時一個小小的差異就能造成決定性的改變。」

                                                     卡雷苟斯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藍龍族一直都是五大龍族中最悲劇的。

奧格瑪的恐怖統治

在歷經毀滅塞拉摩的戰鬥後,卡爾洛斯開始大肆慶祝自己的勝利,但貝恩以及沃金卻完全高興不起來,貝恩知道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勝利,這種屠殺、甚至是對元素如此不尊敬,都不會是大地之母所樂見的方式,而且也完全違背了傳統部落的榮耀。他沒有去參加街上的慶典,反而悶悶不樂地待在酒館中,打算大醉一場,但他訝異地發現,血精靈與被遺忘者的奧格瑪代表,卻也默默地走進來與他一同共飲。

在慶典後的隔天,貝恩與沃金旋即離開了奧格瑪,而血精靈代表「克蘭迪爾」與被遺忘者代表「弗藍迪斯」則繼續在酒館中喝著酒,等待一個適當的離開時機。沒想到瑪科洛克卻突然出現在酒館中,並以刺探的方式詢問兩人關於貝恩說過的話,但兩人宣稱沒有印象,瑪科洛克沒有追問就離開了酒館,而兩人也發現自己被留在酒館中,連老闆都不見蹤影,當他們想要離開時,酒館立即發生了大爆炸,兩位代表就這樣死在裡面。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奧格瑪變成一個越來越可怕的地方。

聯盟開戰

而瓦里安終於聚集了足夠的船艦與士兵,即使他拒絕珍娜立即發兵,他也依然為了戰爭做足準備。布洛爾帶來了羽月要塞被部落船艦攻擊的消息,但他知道如果趁這時候攻擊羽月要塞反而是著了部落的道─部落必然會為了守護羽月要塞戰線做足準備,因此他建議反其道而行,直接繞過黑海岸攻擊奧格瑪,這將會讓部落措手不及,而且勢必得將戰船從羽月要塞中抽離。

瓦里安根據自己的間諜情報網,了解到有些部落對卡爾洛斯的高壓統治心懷不滿,如果他們成功地打擊了奧格瑪,會讓這些心懷不滿的部落成員知道這是個群起反抗的機會。在聯盟諸將的支持下,瓦里安帶著安杜因朝黑海岸進發,希望這次的攻擊行動將會成功,並永遠解除來自部落的威脅。

「我請求各位為了勇氣、正直與榮譽而戰!我祈禱你們的武器都能受到諸位正義行徑的引導。我懇求各位謹記,當我們投身戰火之際,切勿讓仇恨侵蝕內心。讓內心成為一座聖堂,一座緬懷慘遭悲劇屠殺之人的廟宇。」

安杜因‧烏瑞恩

 【魔獸世界】《戰爭之潮》:珍娜的復仇命運(下)

▲珊蒂斯‧羽月也幸運地逃過一劫。

使用 Facebook 留言

液態氮
1.  液態氮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3:56)
感覺中二吼的目標已經開始從~
殲滅敵人到毀滅世界了...
嚴重懷疑他還是被惡魔之血影響了~
到了潘達利亞,可能5.3的時候他就會收集七種煞自己吃掉~
1c5a02b2705db3f1ad381914f761535b?size=48&default=wavatar
2.  路人甲 (發表於 2012年12月24日 15:29)
真是無言,羅甯掛了,蓓恩也死了,
bz是要把親聯盟方的老人npc都殺光才滿意嗎?
那這下達拉然站在主堡內的人要換成珍娜?
說真的我很討厭珍娜的程度只僅次於黑暗女王說....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