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

「多麼希望我當初做出的是正確的選擇,信任的是其他人(尤其是在最初的時候),但現在我卻只能關心接下來該怎麼做。」這句話是第三方 Android 系統 CM 之父 Steve Kondik 說的。

11 月 30 日,他在 Google+ 平台的 CM 開發者社群中向開發者發表了一封公開信,信中揭示了他內心對於 Cyanogen 公司的另外一位創始人 Kirt McMaster 的不滿。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Steve Kondik

事實上,作為 Cyanogen 公司的主要創始人,Steve Kondik 已經從這家公司離職;被自己親自創辦的公司踢出局,他最近的經歷像極了 1985 年的賈伯斯

頭頂上的子彈

Cyanogen 這個單詞,首先被 Steve Kondik 在開發者社群用作代號,後來衍生成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統 CM(Cyanogen Mod)以及 CM 社群的名字,再後來演變成一個公司的名字。無論如何,Cyanogen 這個名字沾上了太多 Kondik 的印記。

但如今,這家以 Cyanogen 為名稱的商業公司,與 Kondik 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2013 年 9 月,身為 CM 社群管理員的 Kondik 在意識到 CM 系統的受歡迎程度之後,與聯合創始人 Kirt McMaster 合作,成立了 Cyanogen 公司。從公司的命名就可以看出,Kondik 才是這個公司的主要創始人,而 Kirt McMaster 更像是一個入夥者。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Kirt McMaster

然而,不知出於何種原因,也許是因為 Kondik 不想過多地操心技術之外的其他事務,他把 CEO 的職位讓給了 Kirt McMaster,自己擔任 Cyanogen CTO 一職。在具體的職務管理上,Kondik 扮演的並不是第一把交椅的角色。

按照 Kondik 在公開信中的說法,他之所以想創立公司,是為了把 CM 系統帶給更多的用戶,並希望 CM 能夠執行在硬體中;為此,Kondik 僱傭了 CM 社群中的許多人員,在西雅圖開設辦公室,尋求支援者,以及募集到了許多資金。

但是,Kondik 說:

金錢能夠改變一些東西。當勝利在望的時候,我的聯合創始人很明顯地改變了原來的初衷。

在這句話中,Kondik 指責的就是 Cyanogen 成立時的 CEO McMaster。 2015 年,在完成 8000 萬美元的融資之後,McMaster 接受了福布斯雜誌的採訪,並宣稱

我們將給 Google 的腦袋裡來一發子彈。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

這句話的確有足夠的衝擊力,也足夠噱頭;它既可以說是天不怕地不怕,也可以說是不知天高地厚。但總之,Kondik 當時在心裡對這句話極為不滿,但作為CTO,他能做的就是極力減少這種負面宣傳所帶來的影響。

然而後來,Kondik 和 McMaster 在各方面的衝突越來越多,以至於在 Cyanogen 公司內部分成不同的兩派,一派支持 Kondik,另一派支持 McMaster。

從被架空到出局

2016 年 7 月 24 日,也許是面臨了財務上的危機,Cyanogen 公司宣佈在全球範圍內裁員,裁員幅度高達 23%。

10 月 10 日,Cyanogen 公司又在官網上發佈文章,宣佈 Kirt McMaster 不再擔任 CEO 一職,改任董事長;接替他的,是 Cyanogen 的首席營運長 Lior Tal。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

根據 Kirt McMaster 在內部信中的說法:

我依然會活躍在公司裡,主要負責產品戰略、招聘以及協調合作夥伴……然而,在 80% 的情況下我的角色是對外的。

而 Steve Kondik 不再擔任 CTO 一職,改任首席科學長(Chief Science Officer),同時,他還要向 Cyanogen 負責工程的高級副總裁 Stephen Lawler 匯報。

兩位創始人,一位升任董事長,一位降級擔任虛職;尤其是 Steve Kondik,作為 Cyanogen 的主要創始人,他在 Cyanogen 公司中的角色被嚴重邊緣化。

Steve 並沒有在 11 月 30 日的公開信中非常明確地提到這件事,但他說出了一句語焉不詳的話,可能與這次重大人事調整有關:

最終,我試圖透過樹立一個新的核心把我們雙方拉向彼此,透過這種方式來營救這個公司;但似乎這些新人有別的計劃。

從這句話來推斷,Kondik 可能在 10 月份的人事調整中做出了很多妥協,希望這種妥協能夠拯救公司,但似乎最終的結果更加糟糕。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

2016 年 11 月 30 日,Cyanogen 現任 CEO Lior Tal 在官網發佈聲明,將在今年內關閉位於西雅圖的辦公室,並將整個團隊整合到 Palo Alto 去。根據外媒的解讀,實際上 Cyanogen 在 Plao Alto 的辦公室規模比西雅圖小很多,這實際上又是一次變相裁員。

另外,在聲明中,Tal 還正式宣佈:

Cyanogen 已經與 Steve Kondik 斷絕任何關係。

無論是 Lior Tal 還是 Steve Kondik,雙方都沒有詳細說明這次關係斷絕的細節;儘管 Tal 的官方聲明中帶著一些寒暄式的祝福話語,但一向低調的 Kondik 卻在公開信中表現出一種不得已的憤怒、委屈和悲哀。

Kondik 說:

我搞砸了,然後又被坑了……我很難過,並且失去了很多朋友。(I fucked up and got fucked over… It hurts, a lot. I lost a lot of friends.)

Kondik 的下一步

在公開信中,Kondik 表明了自己未來發展的方向,其中的一個重點就是 CM;畢竟在 Kondik 離開之後,CM 與 Cyanogen 公司已經沒有什麼實質上的關係。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

Steve Kondik 首先要做的是把一些資料從 Cyanogen 中分離出去,並將一些知識產權(比如說作為一個品牌的 Cyanogen )取回來。而且,他也已經在擔心,在現有的情況下 CM 究竟能否得到長足的發展以及如何處理 CM 與其他 ROM 社區的關係的問題。

但無論如何,Steve Kondik 想繼續下去;畢竟,作為 CM 之父,他已經為 CM 獻出了自己 8 年的生命歲月。

 

CM 之父從被架空到被踢出公司,發表公開信揭露他是怎麼被自己創辦的公司幹掉的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