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廠商競爭的黑暗面:華為在中國舉報六名離職員工洩密,帶槍投靠競爭對手樂視、酷派

手機廠商競爭的黑暗面:華為在中國舉報六名離職員工洩密,帶槍投靠競爭對手樂視、酷派

在中國的主要手機廠商中,華為與樂視、酷派彼此之間的角逐一直存在,比起以往明著來的人才和市場爭鬥,現在幾家公司暗地裡的激烈競爭似乎漸漸的浮上台面。

由於國人對於樂視以及酷派的關係比較不熟悉,在這裡先做一點背景說明。樂視在去年六月收購酷派的股份,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目前樂視以及酷派為資本以及業務的合作關係。

而酷派的現任CEO劉江峰與華為則更是關係複雜,他原本在華為就是擔任全球技術服務部總裁、華為亞太區副總裁等重要職位,後來又當到榮耀事業部總裁。之後於2015年從華為離職,自己跑出去開公司。但是到了2016年8月,在樂視收購酷派股份後,在樂視的董事長賈躍亭的發佈下,成為酷派集團的CEO。

由此也可以看出來,中國手機圈彼此之間搶人才的狀況。

 

華為舉報六名離職員工洩密

昨天早晨,傳言華為舉報了自家原本負責消費者業務的六名前中高層主管,帶著華為內部的機密資料跳槽到樂視、酷派,已經被抓進看守所刑事拘留,等待檢察院批捕,其中還包括華為一些明星產品的設計師。

媒體向華為確認時,對方給出的回答是內部正常的反腐,和樂視、酷派無關。如此看來,只不過是華為內部正常的反腐通告。

但是隨後原本擔任華為榮耀總裁、現任酷派CEO的劉江峰也有回應,他表示被抓的人當中有一部分人後來確實加入了酷派,所以這次事件跟酷派不能說完全沒有關係。

事實上,在酷派的回應中,也坦然表示六名前華為手機研發部門員工從華為離職後於2014年8月陸續加入酷派旗下的上海藝時公司開始從事K1兒童智慧手錶的研發工作,如今這六名人員也已經在從事智慧手機的研發工作,並在公司擔任重要工作職缺。

酷派同時表示,經過公安機關的初步調查,認為其中一名員工申請的一項兒童智慧手錶天線專利對華為涉嫌構成侵權。

很顯然,酷派是做了充分功課之後才發表的這一聲明。不過針對於對華為的專利構成侵權,酷派給予了否認,公開信是這麼說的:

六名員工不論是在華為在職期間還是離職之後,並未從華為帶走與兒童智慧手錶計畫相關的任何技術圖紙、技術文檔和源程式碼。更沒有把任何技術文檔,圖紙給予酷派和樂視。

那麼接下來,最終如何判定就交給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了。

從酷派的回覆中不難看出,在對當下所知的事實進行梳理的同時,還第一時間安撫員工家屬,找律師處諮詢,陳述的也可謂有理有據,讓抱有疑問的行業人士一看就很明白是發生了什麼事,自己所處的位置和角色。

然而在這起事件中的另一個廠商,樂視的回覆就顯得頗為倉促和過於激動了,樂視的回覆中沒有直接說事情,開篇就表示這個報導對自己造成不良影響,並且在公開信中你會看到「純屬造謠搆陷」、「不排除此事為競爭對手策劃」、「對此不正當行為表示憤慨與不恥」諸如此類的字眼。

或許樂視因為最近一連串的事件,真的被輿論折騰的不輕,遇到一件稍微讓自己可能陷入漩渦的事情就大肆的猜測和渲染,極力撇開關係。

 

劉江峰依然是關鍵人物

在這整個事件中,劉江峰依然是個關鍵人物。畢竟他過去的評價很高,在華為的時候,他可是一手打造了榮耀品牌,一年就創造2000萬部手機銷量、30億美金銷售額的輝煌業績,與小米形成分庭抗禮之勢,並且給小米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如此一位大將,投入到樂視旗下之後,之前的部下爭相追隨也就不足為奇了。已確定涉及專利侵權的人員中,吳彬、張慧敏、郁皎、李晶晶均屬於劉江峰在華為時的部下。

所以酷派的回覆中表示,協助家屬積極應對,要求上述六人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查清事實真相。我們也相信公、檢、法部門會秉著公平、公正的原則,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盡快查明案件真相。

某種程度上也代表了劉江峰的想法,要公平、公正的處理此事,給外界、公司,甚至下屬一個交代。

不過,事實上在劉江峰加入酷派前,樂視本身也就已經在瘋狂的對華為的人才進行挖角的動作。就連華為的余承東自己都公開提到:「的確有個別公司特意猛挖我們消費者業務的人才,甚至也把部分貪污受賄被我們開除掉的人員招聘過去了。」

但無論是華為還是樂視,互相就是不言明,不拆穿,反正手機大戰已經如此艱難。雖然折騰了一整天,這場風波也算告一段落,但是三家的擂台依然擺在那,正所謂低頭不見抬頭見,任誰也逃不出這個混戰的手機行業。

 

手機廠商競爭的黑暗面:華為在中國舉報六名離職員工洩密,帶槍投靠競爭對手樂視、酷派

▶ YT頻道兩萬訂閱活動,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