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 之父談賈伯斯和第一代 iPhone 開發過程

iOS 之父談賈伯斯和第一代 iPhone 開發過程

iOS 之父的史考特.福斯托 (Scott Forstall) 在上週 Computer History Museum 舉辦的論壇中,分享 iPhone 的開發內幕,以及賈伯斯在專制的領導風格以外,私下幽默貼心的另一面。

6 月 29 日是 iPhone 上市十週年。而作為第一代 iPhone 軟體負責人、被譽為 iOS 之父的史考特.福斯托 (Scott Forstall),睽違五年,在上週 Computer History Museum 舉辦的論壇中,首次公開談論 iPhone 的開發內幕,以及分享賈伯斯在專制的領導風格以外,私下幽默貼心的另一面。

iOS 之父談賈伯斯和第一代 iPhone 開發過程

福斯托在 2011 年的 WWDC,和賈伯斯接棒發表新產品。

同樣難搞、要求細節,福斯托有「小賈伯斯」之稱

福斯托從賈伯斯離開蘋果、創辦電腦新創 NeXT 時期以來,就一路跟著賈伯斯,也是蘋果的核心管理成員,在賈伯斯過世後,更是傳聞中的熱門接班人選。然而,福斯托在 2012 年離開蘋果,傳原因是福斯託過於自負的個性與蘋果組織不合,或許還有一部分原因在於他拒絕對iOS 6內建地圖app表現不佳道歉。

事實上,因為同樣都有點難相處、對細節要求甚高,福斯托甚至有「小賈伯斯」之稱。

而福斯托和賈伯斯第一次見面,就是當他到 NeXT 面試時。當時他正在苦惱到底要留在原本實習的微軟工作,還是選擇 NeXT。

就在福斯托到 NeXT 開始面試後的幾分鐘,賈伯斯突然闖進來,趕走原本的面試官,開始問福斯托一連串的問題。只聊了 15 分鐘,賈伯斯就做好決定:「我才不管其他人接下來要說什麼,我們決定給你這份工作。」賈伯斯說:「我會給你 offer,而且我知道你會接受它。」

福斯托表示,雖然當時 NeXT 的客戶很少、還沒開始賺錢,但他很期待能和賈伯斯和其他員工一起工作,因此他決定加入 NeXT。

有趣的是,隔天,福斯托收到微軟寄來的大包裹,裡面是一條很大隻的死魚和冰塊,沒有任何紙條。他打電話給微軟問原因,而微軟的回答也是令人出乎意料。微軟說,微軟總部所處的西雅圖,比蘋果總部位於的舊金山灣區要更吸引人,因此他們從西雅圖最有名的派克市場買了最大條的魚,寄給福斯托,希望他能回心轉意。福斯托當然沒有因此反悔,不過他當晚把那隻魚烤來吃了。

在 1997 年,隨著蘋果收購 NeXT,福斯托也成為蘋果核心開發人員。

多虧了微軟,才讓賈伯斯想到 iPhone 設計靈感

在蘋果待了長達 15 年,福斯托最為人所知的便是開發出 iPhone 第一代。為了開發出下一代智慧型手機,當時,賈伯斯讓負責開發 Mac OS X 的福斯托和負責硬體的 iPad 之父東尼.費德爾 (Tony Fadell),分別以不同方向研發 iPhone 雛形。最後,福斯托成功將 OS X 縮小放進手機,也讓他成為 iPhone 專案領導人。

不過,將 OS X 縮小的這個靈感,並不是有天就突然出現在賈伯斯的大腦,而是來自賈伯斯討厭的一名微軟高層。

福斯托回憶,賈伯斯過去很常和一名微軟高層出席同個社交場合,但賈伯斯很討厭他,每次遇到他,隔天回公司都會生氣。就在某次聊天,該名微軟高層不斷向賈伯斯吹噓微軟的平板式電腦 (Tablet PC) 和觸控筆有多厲害、會如何革命世界,這真的惹毛賈伯斯。

iOS 之父談賈伯斯和第一代 iPhone 開發過程微軟在 2002 年推出首台平板式電腦,圖為其在 2006 年與 HP 合作推出的款式,搭配可拆卸的鍵盤以及觸控筆。相較下,蘋果的第一款 iPad 在 2010 年才推出。

回到公司後,賈伯斯立刻飆出一連串的咒罵,接著開始指示蘋果要開發出一款有觸控螢幕的裝置,重點是,只能用手指操作,不能用觸控筆。

「讓我們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賈伯斯說,「首先,他們真是蠢蛋,你根本不需要用觸控筆。」福斯拖回憶賈伯斯當時這麼說,大家會把觸控筆搞丟、且這是違反直覺的。「我們一出生就有 10 支觸控筆!」也就是這樣,他們開發出多重觸控。

如果你忘記賈伯斯有多厭惡觸控筆,可以看看賈伯斯在 2007 年發表iPhone時,對觸控筆吐槽的經典片段,不僅大問「誰會想要用觸控筆?」,還發自內心說出:「噁!(yuck)」。

因此,蘋果最初是要鎖定開發平板而非手機,而當時福斯托就是負責領導這款觸控裝置的軟體開發團隊。

不過,這項平板專案大約在 2004 年時,研發目標從平板轉向手機。原因在於某次福斯托和賈伯斯約在咖啡廳碰面時,賈伯斯注意到店裡許多人都在用手機,但沒有一個人看起來用得很開心、甚至看起來很痛苦。賈伯斯從中看見機會,因此詢問福斯托是否能將該專案的產品大小從平板縮至手機。雖然過程很複雜,但事實證明,賈伯斯是對的。

推出末代擬真化 iOS,福斯托:這詞聽起來很不自然

訪談中也不免問到福斯托對現在蘋果產品的看法。福斯托在 2012 年離開蘋果前的最後一樣作品是 iOS 6,只是在他離開蘋果不到一年,蘋果就推出 iOS 7,介面從擬真化走向扁平化,號稱是 iOS 歷年以來最大改版,而擬真化和扁平化何者勝出的爭論也開始出現。

福斯托說,在他們設計 iPhone 後的幾年,從來沒聽過「擬真化 (skeuomorphism)」這個詞,他認為這詞聽起來很不自然、很詭異。對他而言,好設計是易上手、易接近且友善的,不需要說明書就知道如何使用。而他們過去使用的照片說明設計、隱喻設計等設計理念,都被賈伯斯注入在第一代蘋果產品。

「我們用了這些設計理念,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喜歡每樣細節。不過我們設計出這些產品確實成功了,你只需要看人們如何使用他們就知道。」

私底下的賈伯斯:幽默、對家人朋友全心付出

就算福斯托和賈伯斯是老朋友,但他也承認,和賈伯斯隨便吃的一頓午餐,很可能比和其他世界領導人共進晚餐還要來得壓力大。不過,他也分享賈伯斯私下幽默的那面。

在蘋果員工餐廳,只要掃瞄員工證,就會自動從薪水中扣除 8 美元的餐費,當時,每次賈伯斯都堅持要替福斯託買單,但這點一直讓福斯托覺得很不好意思。對此,有次賈伯斯淘氣地說,「沒關係,我一年領到的薪水只有一美元。我不知道到底是誰幫我付掉每次扣款的餐費。」福斯托分享完大笑說:「他可是億萬富翁耶!竟然騙蘋果錢!」

福斯托也回想到某次和賈伯斯爭執 Mac 電腦的定價,賈伯斯不滿福斯托把價格訂太低,但福斯托認為賈伯斯是億萬富翁,不可能會比他更瞭解如何定價。在一陣停頓後,賈伯斯只是淡淡地回答:「我是數百億萬富翁 (multi-billionaire)。」

賈伯斯也有柔軟的那面,他對家人和朋友非常好。

「他曾經救了我一命。」福斯拖說。在 2004 年左右,他感染了罕見病毒,每隔五分鐘就嘔吐一次,病情嚴重到須住院插管餵食,到最後連醫生都束手無策,最後只能給予緩和不適感、沒有醫療作用的藥物。他回憶,賈伯斯當時很常到醫院探望,而大約在病發兩個月後的某天晚上十點,賈伯斯打電話給福斯托說:「我認識世界上最棒的針灸師,他會治好你。」神奇的是,經過針灸後,佛斯托真的痊癒,而他把一切都歸功於賈伯斯。

福斯拖目前沒有繼續在科技公司擔任開發或管理職務,而是擔任多間新創的顧問,包含社群 app 新創 Snap。如果想感受一下這位前任蘋果傳奇人物生動的演講功力,可以至 YouTube 收看完整訪談影片 (從 01:01:51 開始)。

訪談最後,主持人還發現一個小亮點:福斯托那天穿的衣服,跟五年前他在 WWDC穿的那件一樣。

 

●本文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

▶ 訂閱頻道+留言,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