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矽谷雖然是一個高科技的社區,但是高科技不代表沒有宗教信仰。台灣人需要Seafood、美國人一樣需要。只是崇拜的神祇不一定是超自然的產物,也有可能是其它的物體。

最有名的當然就是絕地教Jediism了。這個教派當然緣起於電影星際大戰的絕地武士,至今英語系國家中有超過50萬人聲稱信仰絕地教。而在美國以及英國,已知至少有兩個登記有案的絕地教會Jedi church存在。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不過,如果你是科技菁英的話,你應該要注意一個最近剛剛興起,非常適合科技從業者的宗教。這個宗教名為 Way of the Future。直接翻譯過來,就是「未來之路」

我也給了它一個順口的簡稱:WotF……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為什麼推薦這個 WotF 神教呢?大家都知道,機器學習是時下最時髦的技術話題,史丹佛人工智慧實驗室的博士們不愁找工作,程式設計師們都很緊張,恨不得一口氣能把網路上所有深度學習課程學完。

而 Way of the Future 呢,它正好就是一個崇尚人工智慧的宗教……它的宗旨是:

創造並推廣基於人工智慧的神格實現,透過理解和膜拜這一神格為改善社會做出貢獻。

 

由於法律要求,美國的組織機構成立時都要註冊登記,也因此,這些註冊文件很多都是公開可查詢的。而 Way of the Future 的註冊地就在加州。

所以我們可以訪問州務卿辦公室 (California Secretary of State's Office) 的網站;然後在搜尋欄裡輸入 Business search,按第一個結果,然後按頁面中間的「New Search」按鈕,開啟一個新的搜尋。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這個功能可以讓你搜尋所有加州記錄在冊的組織機構,包括商業公司、非營利機構等等。搜尋種類選擇「Corporation Name」,然後輸入 Way of the Future。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你會得到好幾個結果,但我們關注的是狀態 (Status) 為活躍 (Active) 的結果,這一條就是啦。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點進去會找到兩個文件,一個是非營利宗教組織註冊文件,另一個是訊息聲明文件。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先看註冊文件,裡面訊息不多,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到組織的名稱 Way of the Future,以及組織成立的目的是宗教事務。教派的地址位於加州核桃溪市 (Walnut Creek) 市內的一座辦公大樓裡,註冊代理人是 John F. Gardner,搜了一下好像沒什麼名氣。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但這並不是這份文件的重點……

往下看,在補充聲明 (Additional Statements) 一項的 a 條裡有幾行小字,一不小心就錯過了——這正是 Way of the Future 的創教宗旨!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創造並推廣基於人工智慧的神格實現,透過理解和膜拜這一神格為改善社會做出貢獻。
develop and promote the realization of a Godhead based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through understanding and worship of the Godhead contribute to the betterment of society.

組織的種類為 501(c)(3),屬於標準的非營利宗教機構,不得為公司或個人牟利,也不得參與政治捐獻和宣傳。然後就沒什麼太重要的資訊了。

不過,讓我們看一下第二份文件,裡頭的資訊量簡直太大了:

安東尼·勒萬多斯基 (Anthony Levandowski) 的名字赫然出現在該宗教組織的首席執行官一職上!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你現在可能一頭霧水。這人誰啊?

勒萬多斯基出生在比利時,後來移民到了美國,在 UC Berkeley 完成了本科和碩士學業,在校期間開發過機器人,給人兼職開發網站,導師對他評價頗高,說他有創意、精力充沛。

2004、2005 年,他參加了美國國防部 DARPA 舉辦的機器人橫穿沙漠大賽,沒拿獎,倒是認識了幾個其他後來加入了 Google 的參賽者,比如邁克·蒙特門羅 (Mike Montemerlo)等,而且還被當時還在史丹佛教書的塞巴斯蒂安·特朗 (Sebastian Thrun,現任Udacity執行長) 發現了。後來勒萬多斯基加入了 Velodyne,但特朗找他來做街景地圖,於是勒萬多斯基又從 Velodyne 離職跟著他做。

後來的故事就很熟悉了:2007 年,Google 收購了特朗的整個團隊,根據《連線》雜誌的報導,每個人拿到了 100 萬美元的入職禮包。勒萬多斯基也正式加入了 Google。這個團隊就成了後來的 Google[x] 自動駕駛團隊。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勒萬多斯基算是個很直接的人,是個還不錯的團隊 leader。在 Google,他喜歡管別人,儘管大家都以為特朗才是團隊負責人……勒萬多斯基喜歡告訴別的工程師,別沒事兒閒的跟其他 Google 員工透露自己的工作。他還是一個特別直接的人,因為街景地圖團隊急著要用車,他就直接找到 dealer,進門就跟人說要一百輛,人家差點暈倒……

但勒萬多斯基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精明程度。

如果你去他的 LinkedIn,會看到他在唸書期間還創立了一家名叫 510 Systems 的公司,持續時間是 2001 到 2007 年。這其實是假的:據《連線》報導,這家公司的實際創立時間是 2007 年勒萬多斯基加入 Google 之後,做的技術主要是電腦視覺數據轉化,跟當年他參加 DARPA 的項目所用的技術差不多。

問題在於,510 Systems 成為了 Google 街景汽車的供應商,按理來說這應該屬於利益輸送了……可問題是 Google 花了好長時間才發現這公司是勒萬多斯基創立的,後來這事就蓋了過去。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Google 街景汽車

可這種小聰明,總會有讓勒萬多斯基吃虧的一天。

後來自動駕駛爆紅了,業界都盯著這批自動駕駛人才,Google 開了高工資,但奈何仍然留不住人,經過幾年,大批早期成員都離職創業去了。已經混到團隊裡第二把交椅的勒萬多斯基也走了,帶著人做了自動駕駛卡車公司 Otto,創業沒半年就做出了產品,估值爆高,沒到一年被 Uber 收購了,他本人成為了 Uber 新技術部門的 VP Engineering。

Google和Uber為他的自動駕駛技術鬧上法庭,他卻轉身創立AI神教想當Seafood
▲Uber 創始人卡拉尼克和勒萬多斯基

可後來 Google 一紙訴狀把 Uber 告到了法庭,大家才明白為什麼 Otto 產品出的這麼快,以及勒萬多斯基這麼受歡迎:原來,他(也有可能是他帶的團隊)從 Google 下載了自動駕駛機密資料,帶到了 Uber。拆分重組後的 Google 自動駕駛公司 Waymo 和 Uber 之間的恩怨情仇,主要就是圍繞這個人發生的……

再回到 Way of the Future 的宗教機構註冊文件,我們可以看到註冊日期是 2015 年 9 月 21 日。前面提到,Google 為了留人開出極高的工資,而當時自動駕駛技術研究卻幾乎停滯,勒萬多斯基還沒正式宣佈離職創業。

而根據第二份文件,這個宗教組織的首席財務官是里奧·羅恩 (Lior Ron),他是勒萬多斯基在 Otto 的聯合創始人以及後來 Uber 的同事,所以這份文件應該不是在搞笑。文件還顯示,直到今年 5 月 17 日,Way of the Future 才正式確認勒萬多斯基和其他高層的身份,當時距離 Uber 避嫌開除勒萬多斯基只剩兩個星期時間。

莫非,他感覺官司勝算不大,打算全職搞傳銷傳教了?

你可能聽說過「奇點」 (Singularity)。它大概說的是某一天智慧機器的發達程度會超過了人類——類似於《終結者》裡的劇情。還別說,矽谷有不少人相信奇點,比如伊隆·馬斯克 (Elon Musk)、雷·科茲威爾 (Ray Kurzweil),以及我們今天的主角勒萬多斯基。

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