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銀翼殺手 2049》或許是今年最值得期待的科幻大片。超現實的未來科技、寂靜荒涼的末世之境、人與複製人的哲學思辨……這一切構建了一個後現代的世界。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更為難得的是,《銀翼殺手 2049》沒有成為好萊塢眾多狗尾續貂之作中的一員,甚至可能將超越前作《銀翼殺手》。

《帝國》(Empire)雜誌給出評價是:

與原版一樣瘋狂,但比前作更漂亮。

要知道 1982 年上映的《銀翼殺手》早已被公認為科幻電影史上的經典,長期雄踞各大科幻電影排行榜榜首。

不過如果你想看一部讓你腎上腺飆升的漫威式爆米花大片,也許會很失望。《銀翼殺手 2049》影評人雖封為神作,不少觀眾卻昏昏欲睡。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這是一部嚴肅的科幻大片,延續了前作的高冷隱晦,稱之為「科幻文藝片」也不為過,這也注定了這部電影的票房不會太樂觀。

可這部電影的導演維倫紐瓦,極有可能像前作導演雷利‧史考特一樣被封為天才。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雖然本片不是充斥著各種爆炸的特效大片,但攝影師在羅傑‧狄金斯利用煙、霧和剪影營造的光影效果令人驚豔,屬於「每一個畫面都可以作為桌面」的類型。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不少影評人認為這位 13 次入圍奧斯卡最佳攝影卻從未得獎的無冕之王,將憑藉此片拿到第一個小金人。

然而無論是前作還是續作,當影迷津津樂道這部科幻經典時,往往不知道這樣的一個風格獨特的反烏托邦世界背後,那個一手構建這個世界的概念設計師席德‧米德(Syd Mead)。

 

《銀翼殺手》的世界觀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銀翼殺手》改編自菲利普‧迪克( Philip K. Dick)的科幻小說《複製人會夢見電子羊嗎?》,講述在 2019 年的洛杉磯,具有人工智慧的複製人,進行危險的外星殖民工作,被人類用於外世界從事奴隸的勞動、危險的探險工作及其他星球的殖民任務。

在連鎖 6 型複製人發生叛亂之後,地球上宣佈複製人必須處死,主角 Rick Deckard 作為銀翼殺手奉命追殺潛入地球的複製人 ,當任務完成後卻發現原來自己也是複製人……

與今天的經典地位不符合的是,第一部《銀翼殺手》在上映之初惡評如潮,遭遇了票房口碑的雙雙重創傷。

在那個大部分觀眾都沉浸在《星際大戰》華麗時效的年代,這樣一部沉悶、壓抑、暗黑的科幻電影顯得格格不入,當時被批評到懷疑人生的雷利‧史考特絕對沒有想到,這部電影會在若干年後逆襲成為影史經典。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銀翼殺手》開創了「科技黑色電影」(Tech Noir)流派,黑色電影脫胎於四、五十年代的好萊塢偵探),在這些電影中,取景通常是在夜晚,利用昏暗的燈光、煙霧和下雨等手法,來營造一種悲觀、虛無、帶有一定危機的氣氛,以反映社會的陰暗面,這也和《銀翼殺手》當中那個歐威爾式的反烏托邦世界十分契合。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更為重要的是,此片還奠定了科幻電影中的美學風格,後來的許多科幻經典如《駭客帝國》、《第五元素》和《攻殼機動隊》(動畫版),無一不是承襲了《銀翼殺手》中的元素。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霧霾籠罩的天空、衰敗混亂的街頭、霧氣陰冷的雨夜、復古混搭的建築、冒著蒸汽的下水道、色澤詭譎的霓虹燈……構建這個世界的幕後功臣,便是席德‧米德。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席德‧米德當時還是一位工業設計師,一畢業就進入了福特汽車公司的高級造型中心設計汽車外形。起初米德只是受僱來設計《銀翼殺手》中的車輛造型,但導演雷利‧史考特被米德的設計征服了,把電影中所有場景的設計都交給了「這個最會畫工業物品的插畫家」。

米德在《銀翼殺手》中的職位是什麼?美術設計?概念設計?這對於米德來說似乎都太普通了。他為自己開創了一個前衛的稱號——視覺未來主義者(visual futurist)。在續作《銀翼殺手 2049》中,米德仍以這一身份參與了部分設計工作。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導演對電影中的場景要求十分嚴格,除了未來街景和建築的打造,汽車不僅要有未來感的外形要有與之匹配的內飾,就連家具也要達到博物館級的水準。

但米德的設計超出了雷利的想像,劇組人員都認為米德不只是對未來有概念,而是在設計未來真的會生產的東西。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這裡不得不提到《銀翼殺手》中經典的交通工具「迴旋車」(spinner),這種車能以迴旋的方式垂直升空,電影中各個造型的迴旋車均是由米德一手設計,並讓道具部門在五個半月裡每天工作 18 個小時打造出來,原計畫製作 54 輛,但由於預算不足最終只造了 27 輛。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在那個不能依賴 CG 特效的年代,《銀翼殺手》所有的特效場景都是以微縮模型和數位繪圖來呈現,反而更具末世工業社會的質感,這也在《銀翼殺手 2049》中得到了延續,續作導演維倫紐瓦在接受採訪是曾表示「將努力以席德‧米德當年的設計為基礎」。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其實設計一件精美的道具並不難,難的是將這些道具組成一個具有完整世界觀的末世廢都。

米德在紀錄片《危險的日子:製作《銀翼殺手》》(Dangerous Days: Making Blade Runner)曾介紹過自己的創作經歷。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在製作複製人 Sebastian 的卡車時,米德將它停在街上,後面是許多有很多窗紗的建築,裡面有冷冷的陰極光,在遠方看起來就有種霧霾的朦朧。不起眼的建築設計,看起來很陰沉。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米德稱這就是他一直在追求那種感覺:

我知道如何製造出氣氛、燈光、質感、以及你所看到的一切。我沒有在白紙上單獨畫過一樣東西,因為在真實生活中不是這樣的,它們會被很多東西包圍。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而在《銀翼殺手》中,還遍佈著中文廣告牌、亞洲面孔等東方元素,曾經造訪過上海和東京的米德很好地抓住了精髓,打造出 2019 年移民混居的喧囂市井,形成不同種族和文化融合的社會面貌。

原著作者菲利普‧迪克在電影上映前便與世長辭,但他在生前看過電影特效測試畫面後,卻對電影中塑造的未來世界十分滿意:

這正是我所想像的世界,他們完美重現了它的樣子。

設計未來的男人

除了《銀翼殺手》,席德‧米德還為《星艦迷航》、《電子爭霸戰》、《霹靂五號》等科幻經典電影做過前期概念設計,席德‧米德在好萊塢概念設計行業的地位,相當於為《敦克爾克》作曲的配樂大師漢斯‧季默,能對一部電影產生關鍵的影響。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從星際飛船到外星殖民地,再到頹美冷豔的反烏托邦世界。米德試圖告訴人們未來會是怎麼樣的,而他就是那個設計未來的男人。

而米德設計的「未來」也不侷限在虛構的電影中,在參與《銀翼世界》的概念設計之前,米德就曾成立了自己的公司,而他的公司接到的一個委託便是為飛利浦公司設計一款盒式磁帶錄音機。

米德希望自己的設計能直接讓工程師投入生產,並表示自己的工作就是為了不存在的實物做效果圖。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在 1988 年的一期《 洛杉磯時報雜誌》上,刊登了米德為 2013 年洛杉磯的概念設計圖,那期雜誌的封面標題則是《2013洛杉磯:高科技與城市壓力——快速進入未來家庭的一天》。有趣的是,明亮的設計風格與《銀翼殺手》中破敗昏暗的洛杉磯截然不同。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米德甚至為美國未來戰鬥機計畫 ATF 繪製過概念圖,其中美國經典戰機洛克希德 ATF 的概念設計,雖然這些設計大都只是官方為了掩飾 ATF 真正發展路線的煙霧彈,但也一度引領了八、九十年代的對未來戰機的想像,而比起今天的戰機這些設計仍顯得更具未來感。

在席德‧米德看來,一個優秀的設計師應該能勝任任何設計工作,而他腦海裡那些未來藍圖必定來源於他對於未來的思考,正如米德自己所說:

在這個世界上,埋頭做東西的人遠多於對所做東西進行思考的人。

科幻電影的幕後推手

實際上,在每一部天馬行空的科幻電影背後,都有著像席德‧米德這樣的一群人,努力將一個不存的世界變得清晰可見。無論是建築、服裝、交通工具還是各種生物,他們要用這些荒誕奇幻的設定滿足觀眾對於未來的想像。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這群人便是概念設計師,這一職業最早源於三四十年代的迪士尼動畫,當時迪士尼插畫師 Gustaf Tenggren 為《白雪公主》和《木偶奇遇記》等一系列動畫繪製了大量的概念圖。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而到了今天,科幻電影對於概念設計師的要求也更高了,除了為未來感十足的造型,許多場景設計甚至要符合力學標準以至於可以直接做出模型,既要符合故事設定又要不能完全脫離科學邏輯。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因此,概念設計師也從最初基本由畫家擔任慢慢轉向有工業設計背景的設計師。比如經典科幻電影《星際大戰》的概念設計師 Ralph McQuarrie,就曾在波音公司擔任航空製圖員,還為阿波羅計畫繪製過動畫版的火箭等航空器。

也正因為 Ralph McQuarrie 豐富的航空工業背景,讓《星際大戰》的各種飛船和機器設計在想像和真實間取得了很好的平衡。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當時喬治‧盧卡斯拿著《星際大戰》劇本輾轉於各個投資商卻處處碰壁,直到委託 Ralph McQuarrie 畫了概念圖,終於打動了20世紀福斯公司,才有了經典的「星戰三部曲」,這也難怪喬治‧盧卡斯會對 Ralph McQuarrie 給予這麼高的評價:

他無與倫比的概念圖,推動和激勵了最初《星際大戰》三部曲的所有演員和工作人員。

從《銀翼殺手 2049》的風格,來談隱藏在電影背後被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概念設計師

如今當星戰的經典配樂響起,無論你想起的是「千年鷹」號貨運飛船、經典機器人 C-3PO 與 R2-D2、死星塹道的飛船追逐戰還是絕地武士的光劍大戰,這些形象都始於 Ralph McQuarrie 的概念設計。

 

儘管現在的科技還不能讓人們看到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景象,但也正因為有了概念設計師,讓我們得以在隨時光消逝之前,通過大銀幕來窺見未來世界的一隅。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