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行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Windows的存在感越來越低,但微軟卻越來越賺錢 微軟發佈了近年來最大的組織架構停整最重要的變化就是 Windows 不再作為一個獨立的事業部存在,Windows、Office、Surface、Xbox 等核心業務併入體驗及裝置事業部,其它的零碎產品,歸入新成立的雲端運算及人工智慧平台事業部。Windows 是微軟成長的根基,與 Office 一道至今仍處在絕對的壟斷地位。而在上任 CEO 第四年,納德拉(Satya Nadella)毫不猶豫地給它重組了。

 

微軟從消費者眼前消失了,但是錢賺更多了

納德拉進行了四年的改革,好像把微軟從消費者的眼前給改「沒」了。因為從消費者層面,微軟的存在感在逐漸降低,無論是 Windows 系統的電腦,還是 Office 軟體,更不用說 Windows Phone 了。

但是,微軟比過去賺錢的能力更強了。回溯納德拉上任以來的諸多調整不難發現,微軟的重心開始更多地向商用和企業業務傾斜,更確切地說,是向雲端靠攏。

關於這位美國科技圈職權最高的印裔 CEO,無論是在媒體上還是在與微軟內部接觸的過程中,我們都會聽到這樣一句評價:a Cloud guy。

這不是否定,而是稱許。

在納德拉的整治之下,微軟市值上漲了近三倍,突破 7000 億美元。截止發稿時,微軟市值為 7027.6 億美元,為美國第三大上市公司,儘管近期市值曾被亞馬遜短暫超越。這行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Windows的存在感越來越低,但微軟卻越來越賺錢

這行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Windows的存在感越來越低,但微軟卻越來越賺錢

 過去的CEO 史蒂夫 鮑爾默(Steve Balmer),每次在大型活動上都會大喊三聲「Windows Windows Windows」,生怕別人不記得。但低調的納德拉他上任後,就立即將原本的 Windows Azure 更名為 Microsoft Azure,迫不及待地讓 Windows 消失。

上一個因為這種轉變而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藍色巨人 IBM。1990 年代中期,郭士納主管的 IBM 自救成了一個傳奇。微軟的這次轉變從企業體量、轉型力度之大等多個維度上來講,都可以與之匹敵。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次調整更像是從組織架構和管理層層面落實納德拉在 2017 年 5 月份訂立的新戰略:

從「行動為先,雲端為先」轉變為「智慧雲和智慧端」。

和 Azure 比起來,Windows 10、Surface 等消費類業務在財報中就表現平平了,增長率大多在個位數徘徊。同樣以 2018 財年第二財季(2017.10.01-2017.12.31)來計,Surface 業務收入增長 1%,Windows OEM 收入同比增長 4%。

這行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Windows的存在感越來越低,但微軟卻越來越賺錢

 

這個行業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

回看 2015 年 Build 開發者大會,那個越來越酷的微軟幾乎成了它近年來最風光的時刻。那是它距離消費者最近的一次,也是納德拉上任後「行動為先」戰略被執行得最徹底的一次。

時任微軟 Windows 事業部執行副總裁的梅爾森豪情滿滿地宣佈 Windows 10 推廣目標,三年 10 億台設備。(在這之前,微軟正處於 Windows 8 失敗的陰雲籠罩。)

此外,微軟還針對Windows宣佈了宏大的 app 生態擴張計畫,可以相容 Android 和 iOS 應用,也就是 Project Astoria 和 Project Islandwood 計畫。

這些跨平台轉移、變相複製 app 生態的靈光乍現絲毫不亞於現在任何一個我們驚呼為黑科技的產物。當時,「黑科技」這個詞還沒變得如今日般廉價。

當然,這兩項計畫最終因為內鬥、技術實現、體驗不佳等這樣那樣的原因而胎死腹中。「行動為先」策略開始大打折扣。在新書《刷新》中納德拉毫不諱言 71.3 億美元收購諾基亞是失敗之舉。

如今的它已經不再糾結於一城一池的得失,開始從開發應用程式APP入手,以遍地開花之勢佈局行動端。現在你在蘋果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尋找微軟開發的應用程式,都有多達近百款,從它所擅長的 Office ,語音識別助手 Cortana,再到日曆、launcher 等工具均有覆蓋。

如今,除了 Windows 和 Office 這兩大壟斷性的平台之外,微軟還可以經由一系列堪稱行業標竿的 Surface 和 Xbox 硬體設備直接觸達普通用戶。

其中,Surface 作為一個誕生僅僅五年的業務,給曾經死氣沉沉的 PC 行業帶來了一個又一個創新的標竿。得益於此,原 Surface 和硬體業務負責人 Panos Panay 轉任首席產品長,全權負責硬體業務和體驗,其職責範圍還覆蓋了 Windows、Office 軟硬體體驗。職權調整有點類似於喬納森開始擔任蘋果的首席設計長,全權負責軟體和硬體設計、體驗。

不過上面這些僅僅是龐大的微軟的一小部分。

至此,納德拉花費四年時間擺脫歷史包袱,按照他自己的方式調教微軟這個巨無霸,而這恰恰符合微軟的長期利益。其實一切早就埋在了他 2014 年 2 月 4 日第一天就任微軟 CEO 時的內部郵件中:

這個行業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

最終他用肢解 Windows 的方式完成了對微軟的徹底刷新,並在此次大重組的全員郵件中重申:

擁抱我們的未來——智慧雲和智慧端。

這行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Windows的存在感越來越低,但微軟卻越來越賺錢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