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化成灰燼」:用鹼性水溶解遺體會取替火化嗎? 鹼性水解法於1888年在美國獲得專利,從那以後這一過程沒有太大變化。遺體浸沒在約95%水和5%鹼(通常為氫氧化鈉或氫氧化鉀)組成的溶液中,將液體加熱並置於高壓下以避免沸騰,導致遺體上的蛋白質和脂肪相分離,分解後產生咖啡色溶液,其中含有氨基酸,肽,糖和鹽。這種液體被沖進下水道,並像任何其他類型的廢水一樣進行處理。遺體只剩下骨頭和金屬。

無需「化成灰燼」:用鹼性水溶解遺體會取替火化嗎?

據國外媒體NewRepublic報導,水化是一種更環保的遺體處理形式,在美國已經獲得了不少州的認可。但也有團體和組織在阻止這一遺體處理方法的推廣。

珊曼莎·西伯爾(Samantha Sieber)的祖父有一個傳統的美國葬禮。他的遺體經過防腐處理,被放進一個金屬棺材裡,然後安葬在一座公墓裡,在那裡墓地將會得到永遠的照料。「給他想要的東西感覺很好,」西伯爾說,她自己就在殯葬業工作。但是,她補充道,「我認為我爺爺的葬禮將會退出歷史。」

2016年火葬成為美國最常見的遺體處理方法,其首次超過土葬。這種轉變通常歸因於傳統葬禮的高昂代價和宗教重要性的日益減弱。但專家們也指出,社會對如何處置遺體的觀點在不斷發生變化。道德上可接受的範圍正在擴大,同時最常見的遺體處置方法也因其對環境的影響而受到審查。美國每年有超過四百萬加侖(約1513.7萬公升)的有毒防腐液和2000萬英尺(約609.6萬公尺)的木材因葬禮而被埋入地下,而一次火化就會釋放出相當一輛汽車行駛1000英里(約1609公里)的二氧化碳。因此,美國興起了所謂的「綠色葬禮」,遺體被可生物降解的材料包裹而不是進行防腐處理。

無需「化成灰燼」:用鹼性水溶解遺體會取替火化嗎?

西伯爾也倡導葬禮的環保趨勢,但她不想要綠色葬禮。當她去世時,她告訴我,她希望她的遺體在充滿水和鹼液的高壓室中浸泡。其中水將被加熱到200到300度,在六到十二小時內,她的肉,血液和肌肉就會溶解。當水被排出後,所有留在水箱中的都是她的骨頭和牙齒填充物。如果她的家人願意,他們可以把她的遺體壓成灰燼,展示,埋葬或散佈出去。

這種方法俗稱水火葬,科學上稱為鹼性水解或水化。作為生物反應解決方案Bio-Response Solutions公司研究副總裁,西伯爾說這是最環保的殯葬方法。該公司於2006年由西伯爾的父親創立,為整個北美的殯儀館和火葬場生產水化設備。「這沒有有害物質排放,它更環保,是一種清潔技術,」西伯爾說。

但是西伯爾不見得能實現她的願望。目前只有15個州允許對人類遺骸進行鹼性水解,而西伯爾生活和公司所在的印第安納州並不是其中之一。棺材製造商和天主教會正在努力確保整個殯葬業保持目前這種狀態不要改變。

鹼性水解法於1888年在美國獲得專利,從那以後這一過程沒有太大變化。遺體浸沒在約95%水和5%鹼(通常為氫氧化鈉或氫氧化鉀)組成的溶液中,將液體加熱並置於高壓下以避免沸騰,導致遺體上的蛋白質和脂肪相分離,分解後產生咖啡色溶液,其中含有氨基酸,肽,糖和鹽。這種液體被沖進下水道,並像任何其他類型的廢水一樣進行處理。遺體只剩下骨頭和金屬。

鹼性水解法最初是作為一種快速分解動物體並將其營養成分用於肥料的方式進行推銷的。後來科學實驗室採用它來處理受疾病污染的遺體,如20世紀90年代感染瘋牛病的牛的屍體。西伯爾說,鹼性水解法對動物的商業用途始於21世紀初。悲傷的寵物主人往往尋求一種感情用事的處理方式,既不需要昂貴的葬禮,也不需要把寵物燒成灰燼。

不考慮這種方式的溫和性以及成本(遺體水化從150美元到400美元不等,火化大約為100美元),獸醫和寵物殯儀館開始宣傳遺體水化的環境效益。「與火葬不同,沒有有毒物質排放,也沒有對溫室氣體的排放,」加利福尼亞「和平寵物水族館」(peace Pets Aquamation)老闆傑瑞·希維克(Jerry Shevik)寫道。「水化的碳排放量僅為火化的十分之一,」根據書中所述,「水化只需要大約90千瓦時的電力,其耗電量僅為火化的四分之一,而水化的成本與火化大致相同。當然,如果在遺體水化後pH值高於當地法規,水流入下水道就會出現環境問題。然而,如果這種情況發生,殯儀館可以在排放之前用二氧化碳對水進行處理。」

越來越多的家庭在處理寵物遺體時使用水化方法,從而產生了更多需求,也讓整個殯葬業開始接受這一方法。明尼蘇達州是2003年第一個將人類遺體鹼性水解合法化的州,其他州最終也隨之而來。俄勒岡州和緬因州於2009年通過法案;佛羅里達州和堪薩斯州在2010年允許鹼性水解法。接下來又有十個州通過了這種方法,最近的一個是加利福尼亞州,去年通過了一項法案,正式認定水化是一種遺體處理方法。從2020年開始,殯儀館將被允許提供這項服務。

在這一過程中,西伯爾的業務並未過多受到水化法在每個州都不合法事實的影響。她說:「我們的業務正在按部就班地增長。即便每個州都獲得批准,對我們的業務也影響不大。」

但她的家人確實因為此前水化法未合法而受到了傷害。2013年3月,西伯爾祖父母輩中的兩位親人相隔一天相繼離世,每個人都想要水化。西伯爾的家人先是計劃前往最近的殯儀館,其位於幾百英里外的伊利諾伊州邊界上。但是,一次失去兩位親人的打擊太大,以至於家人無法應對長途奔波。「悲傷太多了,」西伯爾說,「我們無法應付。」

西伯爾的家人對他們無法實現親人的願望感到憤怒,於是發起了一項遊說活動,希望能在印第安納州將水化法合法化。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和耗資4萬美元的努力,西伯爾說他們已經收集了足夠的票數來通過法案。然而,當他們的水化合法化法案進入州眾議院時,它卻被一位同樣是棺木製造者的議員發表的可怕言論所推翻。

眾議員迪克·哈姆(Dick Hamm)的講話當天成了全國性的新聞,這不僅是因為他的商業利益阻止了水化法在印第安納州合法化。「無論如何,我們要把(屍體)放進酸裡,讓它們溶解,然後讓它們順著排水管流到下水道裡。」 哈姆說,將水化過程比作「沖洗」親人。當然這並不准確。水化使用的是鹼液而不是酸,在防腐過程中也有類似的液體被沖入下水道。但是哈姆的誇張是有效的。儘管他是唯一一位反對該法案的議員,但該法案在投票中以34票比59票的失敗告終。

水化法是不自然的、粗鄙的、甚至不道德的想法阻礙了其被其他州的立法者所接納。新罕布夏州的水化法在被廢除之前已合法兩年,但關於水化法重新合法化的提案在2009年被否決。在共和黨人約翰·塞布羅夫斯基(John Cebrowski)說:「我不想把親人用作化肥或透過排水管送到污水處理廠。」他的共和黨同事邁克·卡普勒(Mike Kappler)補充說,「他不想開車經過一個污水潟湖,裡面有自己親人的殘留液體。」

新罕布夏州的天主教會也反對該法案,並佐證發對後來在2013年和2014年在該州重新合法化水化的證據。每一個證詞都說鹼性水解「未能讓新罕布夏州的市民在生命的盡頭得到應有的尊重和尊重。」

維吉尼亞理工大學助理教授,死亡研究專家菲利普·奧爾森(Philip Olson)說,那些為自己所愛的人選擇水化的人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一種更友善的對待身體的方式。「防腐具有侵略性和暴力性,火化也是如此,」他說。但他說,鹼性水解更像是溫水浴。「這已成為美國死亡護理中一種更為突出的價值,即溫柔的理念,」他說。「這就是我們在家庭葬禮運動中看到溫柔增長的原因——用手去撫摸遺體的想法更貼心,而不是通過堅硬和冰冷的工具去接觸。」

但從另一個方面說,水化的環境效益不是一個激勵因素。「因為水化更環保,所以我們認為家庭會想要這個,」西伯爾說。但奧爾森指出,「他們喜歡這樣,但環保並不是他們選擇水化的原因。」因為鹼性水解不是環保的靈丹妙藥。它的廣泛採用可能會增加工業氯鹼廠的產量,而這些工廠會排放汞和其他污染物。該過程還需要約300加侖(約1136公升)的水,這是普通人一天用水量的三倍。雖然用水化取代火化或許會對溫室氣體排放帶來一些效益,但它們不會像擺脫燃煤發電廠一樣巨大,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沒有大規模的環保宣傳活動來改變死亡護理行業。

奧爾森認為綠色的死亡護理更有存在價值。他說:「殯葬業一直致力於讓你的身體對自然免疫,盡力保護遺體。」像水化這樣的過程也是綠色死亡護理的一部分。他說:「把身體看作是一種生態產品,這是新的想法。」這表明人們對自己與自然世界關係的看法發生了轉變。「如果有更多的人在死亡時尊重這個星球,那就預示著在他們還活著的時候,他們將如何對待它。」

資料來源:The Fight for the Right to Be Cremated by Water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