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微軟工業設計師聊聊 Surface 的「衝突美學」

跟微軟工業設計師聊聊 Surface 的「衝突美學」

自 2012 年 Surface 面世以來,微軟已為其深耕了 6 年裡,「Surface」的概念深深植入了消費者的腦海裡。今年的微軟中國秋季新品發佈會,Surface 之父 Panos Panay 與微軟裝置工業設計負責人 Ralf Groene 均到了現場。

除了更新 Surface 家族產品線,微軟帶來了專屬版的灰粉金(Blush)Surface Laptop2。

二合一 筆電市場如今終於不再單調。微軟曾孤獨地扛著大旗向前,現在吸引了更多競爭者加入行列。iPad Pro、Google Pixel Slate、Samsung Galaxy Book,新的舊的齊聚場。

Surface 的魅力並未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淡,反而愈加獨特。這關乎著它在二合一市場的先驅者地位,關乎著其產品本身散發著的品味。它就是與後來者不同,以至於提到「Surface」我們便知道,它就是二合一筆電的代名詞。

設計衝突美學

PC 廠商中仍堅持將設計與硬體相融合的,蘋果與微軟是兩家具有代表性的公司。

Surface Family 具有高辨識度的外觀,一眼便能認出它出自微軟,例如它的簡單。而此處的「簡單」與蘋果的「The less is more」又有另一層的不同。

Ralf 說到了產品設計的原則:「能簡潔就儘量簡潔。」

這種簡潔體現在了 Surface 的硬朗的輪廓上。「如果能設計成平的,我們就不希望把它設計成圓的,或是枕頭形狀的——中間鼓,兩邊尖的那種。」Ralf 拿起了 Surface Lapotp2 的表面做解釋。

直線、平面相比曲線、凸面更加簡潔。這些點點滴滴構成了 Surface 的標誌性特點。

可別以為「簡潔」就是其核心,在 Ralf 的眼中,優秀的設計還具有「強對比度」。

Surface Laptop2 雖然有著非常硬朗的外觀,但當你接觸到它的時候,卻又會十分溫柔。其鍵盤與掌托表面採用的 Alcantara 材質,能給你最好的輸入體驗。更不用提它良好的敲擊體驗,這是 Macbook Pro 無法媲美的。

Surface Headphones 的身上你可以窺見同樣的設計靈魂。耳機身通體灰色,表面「性冷淡」,當你戴上時反而很舒適——與人體接觸的耳罩被設計成了全包裹的形式,材質柔軟。

Ralf 堅持的這種簡潔而硬朗的視覺設計,同時顧及舒適的使用者體驗的設計語言。看起來有著極大的衝突性,在 Surface 上卻展示了完美的和諧性。 

看不見的設計

Surface 的外觀凝聚了視覺設計的心血,在一些看不到的地方亦不可忽視設計的重要性。

「看不見」的設計流行在許多產品當中,Surface 的身上你同樣能體會到。最典型的莫過於其機身內部的設計——我要說的是 Surface 的散熱系統。

這一代的 Surface Laptop2 用上了第八代酷睿處理器,對於機器的散熱有了更高的要求。於是微軟在風扇系統中花了很多時間,其扇葉的葉片邊緣是設計成有一定弧度的,以降低風扇在工作時帶來的噪音。

「所以這樣人們看不見,希望他們也聽不見。」Ralf 說道。

蘋果以重視使用者體驗聞名,例如 MacBook 系列產品,觸控板前側均有一個凹槽,便於使用者打開翻蓋。然而在視覺上,它多少破壞了產品的一體性。

Surface 的另一個「看不見」的設計就在於此。Ralf 指著 Surface Laptop2 的觸控板,說道:「這裡是沒有凹槽的,因為它採用的鋁製外殼以及 Alcantara 鍵盤表面材質很容易區分,你能不花力氣就打開蓋子。」

 

Laptop2 的上蓋與「下巴」的觸感有著分明的區別,「下巴」的邊沿是一個小斜坡,因此上下之間出現了一條充裕的縫,我用手指頭便能將它翻起來。你不會有意識地察覺這些細節的存在,卻能讓你更好地使用,外觀仍保持了高度的一體性。

Panos 在演講時反覆提到了「Fade away」,意為 Surface 在生活中不應該扮演一種刻意的角色,它自然地融入了我們的生活。

這得說回 Surface 的設計策略,Ralf 很坦然:「我們想讓它(Surface)成為一個軟體的載體,無論在什麼地方,都能隨時拿出電腦用。」事實上在這種理念之下,硬體對於使用者的使用來說,都是次要的。

硬體必遁於無形」(Hardware must disappear)是 2012 年 Surface 啟程時便定下的理念。例如彈鋼琴,韻律是第一位的,而當人真的沉浸在韻律當中,便會忘記面前這台鋼琴,專注在彈奏上面。

於 Surface 的使用者而言,Surface 就是鋼琴,使用者便是演奏者。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