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Google一年伙食費超過20億台幣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Google一年伙食費超過20億台幣

「在矽谷,每家公司都在參與美食競爭,試圖壓過對手。」

英國《每日郵報》寫道,除了免費的員工餐廳,人們還能發現漢堡店、烤肉店、霜凍優格店,甚至手磨咖啡店。科技公司為了留住人才,高品質的免費食物只是「基本款」,它們推出各種福利籠絡人心。

要留住員工的心,先要留住他的胃。馬雲最早發現了這個道理。十八羅漢還擠在西湖別墅時,天天吃泡麵到吐。某次招聘,馬雲聽對方說,能把泡麵煮出18種味道,當場樂了,招她入夥。後來這些泡麵,伴他們熬過了最慘的9個月時光。

如今,中國的科技公司已不復當年窘迫。阿里的未來餐廳,刷臉付帳絕無錯單。京東有5層樓的餐廳和400道菜品。網易的免費伙食,味道羨煞後廠村,時常引隔壁公司來蹭飯。華為走世界風格,菜系豐富,甚至有人看到任正非排隊打飯。加了一天的班,疲倦地關上電腦,再沒有比熱騰騰的飯食更能安撫員工的心靈。

放眼世界,科技巨頭為員工餐廳也費心不少。據金融時報報導,大廚們一度認為在公司餐廳工作不光彩。高薪和挑戰性卻改變了餐飲業,讓科技公司反而成了競爭高地。在Dropbox,不止一位廚師在米其林餐廳工作過。「在餐廳幹過以後,來這裡是最好選擇。」他對媒體說。

為了籠絡員工,科技公司提供了哪些美食,風格如何呢?我們蒐集了各家曝出的菜品:有的珍饈隨你吃,24小時補貨;有的一年伙食費7200萬美元,上千人海選一大廚;也有的餐廳難吃到員工在論壇抱怨CEO,被威脅「不許離開工位」。各家科技巨頭的餐廳,就是他們公司文化和發家史的縮影。

Facebook:免費食物隨你吃,員工帶人蹭飯被開除

與人們的刻板印象不同,Facebook相當重視員工生活。在建設新園區時,祖克伯跟著名設計師法蘭克‧蓋里一起討論園區規劃,傳為美談。最終建出來的園區占地超過22英畝,有超過半英畝的步行區和400多柱樹木。

最廣為人知的,可能是Facebook在樓頂種樹、蓋餐廳了。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Facebook有兩個主要的餐廳,Epic Cafe和Livin' The Dream Cafe,全部由Facebook自己經營,對內部員工免費。他們都提供一日三餐,每天更換主題,能保證很長時間不重覆。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除了兩家主餐廳,Facebook還有一家Sweet Stop、一個BBQ Shack、一個Burger Shack、 一個Burrito Bar和一個披薩餐廳。它還有兩家付費餐廳,都是灣區著名餐廳的分店。

據員工透露,Facebook最好的一點就是,零食飲料補得非常勤,效率至上。相比來說,Google每天補貨一次,誰搶到算誰的。這是員工在網上秀出來的食物,風格簡單樸素。餐廳內部裝修也是正常飯店風格。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為了吃到免費午餐,順便參觀園區,2015年曾有員工私自帶外人蹭飯,收費20美元一位。後來因為他一天帶了10人進來,被facebook發現然後開除了。

Apple:一張桌子一萬七,食物精緻得像手機

蘋果最注重什麼?細節。在剛建成不久的飛碟總部Apple Park,有一個4000人的餐廳。其中每一台桌子,都是由日本設計師Naoto Fukasawa設計的,單價2500美元(約1.7萬元)。有人形容道,這些桌子就像是從蘋果體驗店搬來的。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至於食物,也像蘋果的產品般精緻。不過價格並非免費,大概是在外面吃速食店的價格。其中Infinite loop最大的餐廳,據說壽司師傅就是賈伯斯當年從他喜歡的壽司館裡挖的。至於菜品,各種奇怪的食物應有盡有,包括水牛肉、鴕鳥肉、鵪鶉等等。有員工表示,自己吃的很普通一個漢堡,裡面的牛肉餅是現場掏出一坨牛肉,現煎的。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蘋果的菜品簡單健康,沒有那些吃完讓你難以消耗的大塊肉類。點餐用蘋果內部的app完成,或者到了餐廳用ipad點。不過員工對此並不領情。畢竟比起中國掃一下二維碼就能結帳,流程還是太繁瑣了。

像其他巨頭一樣,蘋果總部也有多家餐廳,風格各異。有些精緻華貴,有些簡單舒適。比如一家露天的林間餐廳,就完全由塑料圓桌和摺疊凳組成。被茂密樹木包圍,在落地燈的朦朧中用餐,也別有一番風味。

Google:一年伙食費7200萬美元,上千人選一大廚

在灣區比Google更有名的,可能就是Google的餐廳了。員工很少到外面用餐,甚至還要提防外人冒充來蹭吃。因為Google的三餐全是免費的,還能打包帶走。

這得益於Google餐廳的廚師長,查理‧阿也斯。他深得賴利‧佩奇和謝爾蓋‧布林的信任,獲得了大量預算來採購最好的食材。2007年有報導稱,Google花在美國員工身上的免費食物支出,一年達到了7200萬美元。由於不惜工本,做出的菜品口味也遠非一般餐廳可比擬。一時間,在Google內部,查理‧阿也斯聞名遐邇,擁有了大批粉絲。

在2007年,查理‧阿也斯離職後,Google專門成立了「美食品嚐委員會」,來公開評選下一任主廚。最終4位候選主廚的菜,要讓員工親自試吃。「他們需要在管理Google人越來越多變的胃口方面發揮重要作用。」這是謝爾蓋‧布林親自說的話。如此重視吃的多樣性的,Google絕對是第一家。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在整個灣區,Google大概有50家餐廳,大大小小遍佈辦公樓周圍。它們的菜品風格、營業時間各異。

成為Google的主廚,絕對是一件令人驕傲的事。即便在Google中國,這位不起眼的大廚,也是在幹掉了上千名候選者後,順利入主Google中國的。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Yahoo:乳豬烤鴨應有盡有,逢年過節蛋糕不斷

區別於蘋果、Facebook這種精緻的新貴,雅虎最大的餐廳就叫URL,一顯網際網路祖師爺的老派風格。

就餐食本身來說,雅虎的食物正宗又硬派:日本拉麵、北京烤鴨,甚至烤乳豬,應有盡有。還有人拍到用蒸屜盛著中國的大紅乾棗。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在周鴻禕的回憶錄,雅虎總部是一個官僚氣很濃,辦事冗餘緩慢的大公司。這樣的風格在2012年梅麗莎·梅爾出任新CEO後,又了改觀。許多打算離職的員工都決定再等等。他們是怎麼看出來的呢?因為梅爾給他們一起在餐廳吃飯了!

有員工說,他們曾經很羨慕facebook,祖克伯跟普通員工一起吃飯,用一樣的辦工作。而梅爾顯身餐廳,讓他們覺得,雅虎在成為矽谷的一部分。果然餐桌上的文化,最顯公司本色。

在員工回憶裡,雅虎各種紀念蛋糕、禮物不斷,是個公司文化很濃厚的地方。比如這是員工拍到的紀念蛋糕,人人有份。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此外,員工最懷念的是週五的生魚片,可是自從2016年雅虎被美國電訊公司Verizon收購後,生魚片就沒了。整個網路的變遷,反映在點滴變化中,令人唏噓。

Airbnb:餐廳佈置如廚房,世界菜品如身臨當地

Airbnb最早的意思是,Air Bed & Breakfast,即「充氣床墊和早餐旅舍」。作為一家主打溫馨體驗的平台,它的員工餐廳也充滿居家風格。

2017年,在Airbnb總部的Food Team (餐飲團隊)歸併到Bon Appétit外包公司。後者給Google、Uber、Twitter等一系列公司提供外包服務。這也是主流媒體第一次報導一家科技公司的餐廳人事變化。餐廳在Airbnb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據瞭解,Airbnb有兩個主餐廳,以及Ramen Bar和Sandwich Bar,滿足員工24小時自己DIY服務的需求。走進Airbnb餐廳,你第一眼會以為走進了合租公寓的飯廳:公用的長桌吧檯、樣式漫不經心的座椅。比起蘋果和facebook煞有其事營造的餐廳,這裡更像一個能讓員工放鬆精神,隨意享受食物的角落。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據瞭解,Aribnb在2013年搬到了888 Brannan,因此它的餐廳叫做ate ate ate(吃了 吃了 吃了)。這既符合餐廳的聯想,也暗含8的諧音。

至於食物,Aribnb倒沒有大魚大肉,而是居家的餐廳風格。相傳,這跟Airbnb的創始人Joe Gebbia有關。他的設計理念就是「減法」 (Simplify)。在Airbnb的餐廳沙拉吧盡頭,就有個獨立區域叫做Simplify,意為「簡簡單單」。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儘管食物不顯山露水,Airbnb的餐廳設計卻動了不少心思。在早期,Airbnb的餐廳菜單會結合每天時事,或特定文化主題。這張員工留存的菜單就是辛普森主題的。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Airbnb的房源遍天下,分佈在190個國家。它的菜單也極力宣揚多元文化。其每天的菜系都會採用Airbnb進駐的某一國家,並附上房源,尤其是廚房的連結。當你吃到極具地方風味的菜,彷彿真的置身於當地租房的廚房裡。比如房源編號12701946的祕魯豪宅,就對應了當天的祕魯菜。

除了正餐,Airbnb也頗為看重休閒飲食,比如早餐、咖啡、沙拉吧和拉麵吧。所有東西都是自制的,沒有包裝食品,沒有一次性餐具。畢竟,你在家裡也不會使用一次性筷子。可以說,如果一句話能概括Airbnb的餐廳,那就是「吃出家的感覺」。

Uber:難吃到跟CEO互相不爽,員工去餐廳太費時間

有溫馨如家的公司餐廳,自然就有「黑暗料理」。Uber就是如此。曾有員工在公司論壇發帖,抱怨餐廳實在太難吃。當時的CEO卡拉尼克立即表示,「你可能不太適合Uber」,因為來這裡的人都希望成就一番事業,而不是來吃一口飯的。

據傳,這是因為創始人卡拉尼克自己,就是一個沒生活、甚至沒人情味兒的人。工作到餓了,他就撕開一包薯片嚼幾口,然後繼續埋頭電腦。他自己是如此,也認為員工、司機都該如此:這是一個強者的世界,沒人有功夫停下來細嚼慢嚥。

Uber的餐廳政策也相當殘酷:每晚8:15才開始提供免費晚餐,週五則提前15分鐘開飯。在美國,每個員工還有一個Uber帳號,可以在早上7點前、晚上10點後免費搭車,但必須是從公司起止——這代表了卡拉尼克期望的員工工作午餐。要是你想在規定時間外,吃餐廳或打車,就必須用加班時間來換。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有味道也不好,這就是Uber餐廳的文化。屢次有員工表示,吃不出餐廳提供的雞肉「是用什麼做法烹飪的」。還有人說,在公司吃到的最美味一餐,是餐廳壞了叫外賣那天。

這種文化一度導致卡拉尼克退位。2017年3月,他和一名Uber司機爆發了激烈爭吵:司機責怪他,不斷壓迫修改政策,使自己破產並損失了將近10萬美元。卡拉尼克則回擊道:你知道嗎,很多人總是自己搞出爛攤子,然後期望別人來擦屁股。後來影片被傳到網上,引發了對Uber壓迫的大討論。2017年6月,他本人也不得不辭任CEO。

然而,Uber的餐廳文化仍在延續。其總部的食品專案經理,Gaby Camacho,就曾表示:要是員工離開辦公桌,去餐廳吃飯,至少要花1小時。但他們如果只在辦公室吃,就只需5分鐘。因此,他致力於提供能帶進辦公室的小蛋糕、餅乾和三明治等。

餐廳成科技巨頭新戰場,谷歌一年伙食費5個億

至於餐廳的作用,他表示,許多團隊能在午餐時間進行團隊建設、工作會議。因此,「加強合作」才是我們食品計畫的目標。「你可以和你的團隊去一起吃午飯,這就是一個工作午餐。」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