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退回約台幣442元的押金,300多人在晚上八點冒著北京2度的寒風還在ofo總部前持續排隊

為了退回約台幣442元的押金,300多人在晚上八點冒著北京2度的寒風還在ofo總部前持續排隊

曾是中國共享單車龍頭的 ofo ,因為謠傳資金不穩定,陷入退押金風波。由於太多人線上申請退押金不成功、後來傳出打電話申請成功機率較高,結果導致打不通退款電話。結果索性直接組團到 ofo 總部去了。12月17日下午,等待排隊退押金的市民大排長龍,聚集在 ofo 小黃車位於北京金融中心的總部。

據現場粗略統計,現場排隊的市民超300人,人數還在持續增加,其中不乏白髮蒼蒼的攥著全家身份證的老年人,也有挺著大肚子的孕婦。由於在工作日,隊伍中不少年輕人還為了退押金專門向公司請假。

「我數了數,隊伍裡有280個人,真正排到我還要2個小時以上」,一位70歲左右的大媽試圖擠到隊伍最前方,但年齡並沒能讓她獲得優先權。

為了退回約台幣442元的押金,300多人在晚上八點冒著北京2度的寒風還在ofo總部前持續排隊

ofo 小黃車押金難退已經是老生常談的話題,這次小範圍爆發,是12月14日,有網友傳出消息稱,在總部能成功退款,程式簡單。部分社群看到消息後便進行轉載,無疑擴大了影響力。

12月16日,有市民到 ofo 公司討要押金時,被告知工作日才受理。17日清晨,便有部分市民趕到總部排隊,直到17日下午輿情發酵,隊伍人數不斷擴大。

在現場,人群按照15人一撥分別搭乘電梯到5樓的 ofo 總公司登記,登記成功的從另一個口出來。在出口處有 ofo 工作人員守著,門口貼著「出口勿進」、「禁止入內」的標示。

為了維持隊伍秩序,金融中心開闢了專門的電梯通道,還在人群周圍綁上了警戒線,現場有保安維持秩序。

一名20出頭的女性畫圖師,下午2點鐘便到達金融中心樓下,直到下午5點才登記完畢,歷時3小時。她說有朋友幾天前到 ofo 總部成功退得押金,朋友也鼓勵她到公司總部試一試。她自己和男朋友兩個人的押金共計398元(人民幣),她認為這筆錢不算小,專門向公司請了假。

據她表示,ofo 在公司內部擺放了數張桌子,現場大約有8名工作人員負責受理,市民需要在一張「簡陋」的表格上填寫電話號碼、支付寶帳號和身份證號,一批15人的登記時間大致是20分鐘。

「他們承諾0-3個工作日退,」但她對退款預期悲觀,「我看夠嗆,要退早就退了」。她在11月5日便提交了退押金申請,一直沒有收到打款,期間多次撥打退款電話也沒有接通。

「專門請假過來的,這錢不多,錢都可以不退,但主要是他這情節太惡劣了,退款電話一直沒打通。」現場一位男士罵罵咧咧。

「我已經好長時間沒騎 ofo 了,原來打電話退押金還說什麼時候給辦理,後來就直接咔就給我掛斷了。」一位林女士帶著母親來退押金,看到大排長龍隊便打算放棄。

下午5點,一位 ofo 員工在現場宣佈,「為了照顧大家的作息時間, ofo 營業時間從6點延長至晚上10點。」

到了晚上6點,等待退還押金的市民隊伍依舊大排長龍,雖然對退還押金不包太大希望,不少市民還是在寒風中堅持等候。

8點,北京氣溫只有2℃,市民隊伍已經摺疊成2列,縮進大堂裡避風,還時不時有下班的年輕人專程趕來。大堂外,保安們把警戒線收拾起來,準備放在大堂預備著明天使用。

為了退回約台幣442元的押金,300多人在晚上八點冒著北京2度的寒風還在ofo總部前持續排隊

ofo 一位工作人員回應,「近期,確實有少量用戶到 ofo 總部辦公室申請退押金,我們對申請退押金超過15個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戶進行了登記,並將重新核查,並無現場退押金的情況。」

上述工作人員同時表示,「ofo 押金正常可退,用戶可在 app 端自行申請,0-15個工作日到帳。如果用戶遇到退款異常問題,為了節省用戶時間,建議聯繫在線客服和撥打電話客服,客服會根據申請順序處理,請大家耐心等待。」

ofo 因為押金問題成為了眾矢之的。此次退押金的百米長隊,不過是它巨量用戶中的滄海一粟——高峰期時,ofo 日訂單量超過3000萬單。

早在2017年,ofo 便陷入了「挪用數億押金」傳聞,ofo 隨後闢謠。今年12月,有媒體披露,有人在申請退押金時被系統提示,可將押金轉入金融平台。此後, ofo 又傳出鄭州、杭州和南京的辦公點人去樓空的消息。

12月16日,有網友在微博爆料:自己假裝外國人給 ofo 寫信,用英文表述了自己的需求,結果 ofo 迅速退還押金,並用英文回覆了一封道歉信。對外國人的「特殊對待」讓不少退還不了押金的市民感到唏噓,媒體隨後對此事進行求證,ofo 方表示「 不知道、 不可能。 」

在金融大廈的入駐企業索引上,ofo 的標牌已不見蹤影。

  • 本文授權轉載自:36k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