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還在上網的,有一半不是人

網路廣告是個大生意,你所認識的那些「不作惡」和壞事做盡的大公司,都是在這門行當裡。與此同時,網路廣告也有個大難題:駭客甚至能夠偽造假的點擊,假裝是真人進行滑鼠移動,連結多個網站保存一個 cookie,裡面記錄類似真人使用者的瀏覽軌跡,還能登錄假的社群網路帳號。在這些駭客所打造的「假網路」上,所有東西都是假的,唯獨廣告是真的。

這個結果多少有點諷刺,也讓我們聯想到:網路上到底有多少是真人,多少是「假人」?

針對這個問題所進行的大部分研究,都得到了一個可能比你想像更誇張的結果:很長時間以來,整個網路上只有不到 60% 的流量來自於真人。也就是說,將近一半的流量來自於——嗯,假人——也就是所謂的「bot」。

前不久,《紐約時報》撰寫了一篇名叫《粉絲工廠》的文章,裡面講到了像 Twitter 這樣的社群網路上存在大量的假帳號。這些帳號擁有真人的名字,有著那個人的照片,就連自我介紹都一樣。

比如來自明尼蘇達的少女 Jessica Rychly,喜歡讀書、說唱音樂和在社群網路上跟同學朋友開玩笑;但是在 Twitter 上,一個帳號完全照搬了她的名字、頭像和簡介,發佈的內容卻是房地產和虛擬貨幣的廣告,甚至關注和轉推了大量的色情帳號和內容。

這年頭還在上網的,有一半不是人

這篇報導裡提到了一個令人可怕的事實:在 2013 年的某一段時間內,YouTube 上一半的流量都是非真人的。這個比例太大了,以至於 YouTube 員工擔憂一個假設的、從未實現過的 「反轉」(The Inversion) 情況可能會真的出現:用來檢測假流量系統,可能會開始把真人當成機器人,把機器人當成真人。

而到了 2018 年,「反轉」已經不是設想,已經成為真實的情況了。我們在網上看到的很多東西,已經不能很快地給出真實還是虛假的判斷了,因為那些本來真實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假,而那些本來是假的東西,看起來卻格外真實。

就拿流量來舉例。今年,一些被 Facebook 連哄帶騙送上了「轉型影片」這條路的媒體和資訊網站起訴了這家社群巨頭,指責其嚴重誇大了「使用者在 Facebook 平台上觀看影片花費時間」的數據。對此 Facebook 表示誇大了六到八成,而原告則認為誇大了 150% 到 900% 之多。除了影片觀看之外,在 Facebook 頁面文章觸達率之類的不少資料點上,Facebook 也都有不同程度的造假情況。

然後是人,在網路上的「人」也有很多是假的。《紐約時報》報導,就在前不久 YouTube 影片觀看量的黑市價格是每 5000 觀看 15 美元。這個價格還算低廉,是因為好操作,在 YouTube 上一個長於 30 秒的影片播放超過 30 秒就算一次觀看。

這年頭還在上網的,有一半不是人

觀看量和 app 下載量一樣都可以大規模操作,在中國以及其他國家的不同地方,有著大量的「點擊農場」,成百上千台手機列在架子上,由工作人員統一操控,同時點開一個影片,或者下載一個軟體——這些手機的背後,每一台都是一個偽裝成真人的「假人」。

既然假人可以模仿真人,那麼真人也可以假扮其他真人。今年出過這麼一回事:俄羅斯駭客從巴西使用者那裡偷來照片,編造一個美國人的名字,偽裝成川粉在 Facebook 上發佈大量的相關內容——背後全過程都是真人,但你能說這位最後的川粉是「真人」嗎?

這年頭還在上網的,有一半不是人

不光真人在假扮其他真人,現在的真人居然還可以假扮成人工智慧。Facebook 前年推出的,跟 Siri、Google Assistant 對標的智慧型助手「M」就是這樣一個奇葩。當使用者在上面購物的時候,不是系統發佈訂單,而是背後有專門的客服審查一遍使用者的指令,確認其意圖,再發佈給承包員工,讓他們代替使用者去網上下單。

這年頭還在上網的,有一半不是人

這些購物的訂單的趨向,很有可能也是假的商家。在亞馬遜上這樣的網商很多,很多沒有實體倉庫,連那些號稱有實體店的店家可能也是假的。前不久《紐約時報》就揭露了這樣一個龐大的假商家——著名的《國際商務時報》(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IBTimes)。

最一開始利用標題黨和垃圾內容,這家公司賺到了足夠的錢,買下了《新聞週刊》(Newsweek),然後把自己包裝成新聞週刊集團,開始了一場盛大的商業造假之旅。

新聞週刊集團在內部進行各種奇怪的關聯交易,註冊了大量的空殼公司,從當時境況本就很糟糕的《新聞週刊》不斷把利益輸送出去,以至於引來了曼哈頓地區檢察官,對其辦公室進行查封。《新聞週刊》自己的記者調查發現了這些情況,隨後很快被公司開除。

在朝著假書店、假家具店等不同方向做過努力之後,這個集團開始做亞馬遜,運作了上百個商家,「銷售」著不屬於他們的大量商品。當有消費者上鉤,他們就從其他亞馬遜商家,以及 1688 之類的其他海外電商那裡採購來商品寄給消費者。這種銷售方式在外貿術語裡叫做 drop shippping,簡單來說就是作為供應商和消費者之間的中間商來賺差價。

這家營業額甚高的外貿巨頭 IBPort,只有這麼小一個招牌:

這年頭還在上網的,有一半不是人

這家公司的背後,是一家號稱「福音教派大學」奧利維大學 (Olivet University)。校長 David Jang 從全世界各地獲取學生來源,發給他們學生簽證,讓他們來美國上學,並最終加入自己旗下的公司。奧利維大學的畢業生就是這家「血汗工廠」的員工,在 IBTimes 上撰寫標題黨文章,開設公司幫助校長來輸送利益,以及最後運作那些亞馬遜商家。當消費者在這樣的店家 A 購物,價格 20 美元,最後得到的商品可能有著 10 美元的發票,來自店家 B,而當消費者選擇退款時,會發現退貨地址是另一家公司 C。

網路上的內容也可能是假的。不僅僅是假,它們還有可能是危險的。YouTube 此前一度差點成為兒童邪典影片庫,裡面存在大量對《冰雪奇緣》、《蜘蛛人》、《米老鼠》之類的知名動畫進行的同人二次創造,內容多為一些能夠為青少年帶來過量刺激的不健康內容,比如自殺、被車撞死、性侵等等。

這年頭還在上網的,有一半不是人

當家長為孩子找動畫片看時,通常會在 YouTube 上隨便搜索一下點開就把 iPad 交給孩子了,殊不知卻為自己的孩子開啟了通往邪惡世界的大門。

這些影片通常有著熟悉的套路:劇情軟色情、暴力擦邊球,普遍帶有恐怖、驚悚以及所有能夠想到的,不符合人倫常理的荒謬劇情。雖然畫面血腥露骨,這些影片在配音、背景音樂上倒是十分兒童友好,通常有著兒歌的旋律和令人放鬆的節奏。小朋友們就在舒緩的氣氛中,觀看一部又一部這樣的影片,大腦吸收和處理著劇中角色瘋狂的動作、荒謬的行為,並不斷鞏固著這種危險的認知。

在這個網路的時代,我們自己也變得越來越虛假了。現在,我們甚至需要向電腦證明自己是真人。而不管你如何看待這件事,我們都已經無法回到「反轉」之前時代。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名明
1.  名明 (發表於 2019年1月07日 21:58)
所以這就是網路平台最爭議之一面:不論在社群、論壇及通訊等網路平台發文及留言,虛實難辨之特性,以致無法即時釐清用戶是否為真人或是機器人程式。如果不當散佈或投放假訊息或企圖激化仇恨情緒之文章、留言及訊息,以致影響社會秩序,也能成為低成本高效益不對稱武器。

這就是不當濫用網路平台所產生不良後果。如果此時還認為防治網路歪風,必須在保障言論自由條件,及僅用事實查核或澄清說明就能防範假訊息,這樣做是不夠的。打擊假訊息等網路歪風,只有防堵、檢舉機制及立法開罰,仿效德國打擊假訊息作為才有用。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