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前737 Max工程師透露波音的「成本控制」文化,表示不會讓自己家人乘坐737 MAX

波音前737 Max工程師透露波音的「成本控制」文化,表示不會讓自己家人乘坐737 MAX

目前波音737 Max依然被世界各國要求停飛,波音公司估計,如果737 Max停飛的狀況依然持續,未來公司可能只有減少或停止737 Max的生產。截至7/24,波音公司對外報告,該公司正承受著有史以來最大的季度虧損——約34億美元。

不過,波音公司總裁丹尼斯 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則認為737 Max有機會在10月份重新飛行。「隨著我們對737 Max安全返回服務的持續努力,我們將繼續評估我們的生產計劃。」

2018 年 10 月,印尼獅航波音 737 MAX 8 墜機 189 人喪生。而在相隔不到半年之間,2019 年 2 月衣索比亞航空又一架波音 737 MAX 8 墜機 157 人罹難。半年內發生兩起墜機,使這款才在 2017 年首航的 737 新改款機種,受到嚴格檢視。

737 MAX是波音公司用來對抗空中巴士訂單的機種,原本737 MAX有可能是目前航空市場上最受歡迎的客機。幾十年來,737飛機一直是波音公司的業務核心,MAX飛機則被寄予了延續這種地位的期望。如今,波音公司恐怕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在航空公司、飛行員和外國監管機構當中重建信任。

Adam Dickson

雖然波音公司曾表示已經對其737 Max機型進行軟體修復,將「確保此類事故不再發生」,不過至今依然沒有可以復飛的跡象。而波音公司面臨的問題恐怕也不止737 MAX。

最近,一位曾在波音工作了30年的前高級工程師亞當‧迪克森(Adam Dickson)在接受BBC採訪時坦言,儘管自己曾參與737MAX系列客機的設計工作,但他不會讓他的家人乘坐這一機型。

737 Max誕生的背景是為了因應空中巴士在 2010 年底發表的 A320neo,這款機種使燃料效率提升 15%,營運成本下降 8%,深受航空公司歡迎。波音因此決定透過更換 737 的引擎來因應,因為比起重新設計一款新的飛機來說,僅僅只是更換引擎,預算可以大幅減少。

迪克森表示,因此 737 Max生產線上的工作面臨著成本的壓力,工程師的目標是節省成本,這種以成本為中心的文化,令員工壓力非常大。737MAX客機的設計工作曾面臨「資金不足」的問題。

此外,為了搶空中巴士的訂單,加快飛機推出的速度,和以往機型相比,設計人員還不得不把737MAX客機在設計上的「大變化」描述為「小變化」,以躲過美國聯邦航空局更複雜的檢測程式和更嚴格的審查。

對於上述的內容,波音公司的發言人則表示,波音公司在設計生產737MAX客機時並沒有偷工減料,他們總是將乘客的安全放在首要考量,因此也不會在設計不安全的情況下將客機交付給航空公司使用。

 

  • 新聞來源:bbc
想看小編精選的3C科技情報&實用評測文,快來加入《T客邦》LINE@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