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企業專網是什麼?為何台積電、鴻海搶先表態參與,電信業抱怨連連

12月10日,台灣5G頻譜競標大戰正式啟動第一階段,由電信五雄領銜主演這場標金上看新台幣500億的精采好戲。業者之間的策略攻防,何時出手、加碼哪些頻段,讓標金變化過程格外有看頭。就在競標啟動前5天,政府公布一項重大變因,正式讓企業對5G的渴望浮出水面。這個5G「專網專頻」政策是甚麼?

行政院12月5日拍板5G「專網專頻」政策,規劃4.8至4.9GHz頻段(100MHz)供專網使用,自即日起開放各界申請場域實驗,並於2021至2022年間擇期開放執照申請。

台灣5G「專網專頻」定案,影響有哪些?

到底什麼是5G專網(local 5G network;private 5G network)?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執行秘書蔡志宏指出: 「5G專網是一種應用於特定目的、獨立運作的網路型態,和大範圍涵蓋的商用網路不同,能提供給人工智慧(AI)與物聯網(IoT)等應用整合平台。」

或許男生當兵所熟悉的「軍網」的封閉概念來理解,專網只能在區域內使用、連接特定設備、無法和外界相連,差別是採用了5G訊號。

▲行政院科技會報

換句話說,舉凡大樓、工廠、醫院、機場和車站等場域,都能透過5G訊號形成區域網路,藉此創造各種應用。行政院指出,台灣發展5G專網的主因是為鼓勵各領域企業創新應用,主要有3大好處:

  1. 專網獨立運作,不受公共網路壅塞影響
  2. 確保感測設備聯網的通訊品質,保障物聯網應用的可靠性(如遠端操作機械、無人搬運車)
  3. 專網與公共網路實體隔離,避免組織機敏資料外流

由於5G具備「高速率」、「低延遲」與「廣連結」三大特性,舉凡由資深工程師在遠端指揮,讓前線人員透過AR眼鏡實作;回傳工地8k影像,遠端操控挖土機等情境應用都能達成。政府看好在醫療、交通、產業、資安端將有所發揮。

資策會MIC研究總監李建勳指出,5G時代伴隨「企業垂直應用」的需求大增,是因為企業對網路涵蓋廣度、延遲性與安全性等要求遠高過於消費市場,預期5G時代電信營運商的營收增加,最主要占比將來自企業垂直應用。

根據資策會MIC預估,2019年全球行動專網市場規模為148億美元,並於2025年成長至372億美元。

例如日本東芝(Toshiba)預計用兩年時間在自家工廠實驗建置5G基地台和相關設備,將訊號連接產線設備、穿戴式裝置和物流車輛,並藉由數據分析打造出一套物聯網系統,目標滿足不同工廠需求。諾基亞宣布和日立(Kokusai Electric)合作,希望能打造出給工業、政府客戶使用的5G企業專網解決方案。

前交通部長、中華電信董事長賀陳旦接受《數位時代》採訪表示,外界常說5G企業專網專頻的好處是「資安」,像台積電、日月光這種等級的領導品牌,光是被外界提前知道研發方向,就會對公司和產業帶來影響,因此才會希望透過專頻自行建置5G專網。
但其實這種說法低估了電信業者能力,例如在控制與資訊系統整合上,通訊營運商仍有強大優勢。

5G企業專網政策出爐,電信業憂成本落差大

看起來,建立5G企業專網對社會、企業會是雙贏趨勢,問題在電信業者卻大喊不公平。

台灣諾基亞指出,取得企業專網頻譜有三種方式:自有頻譜、與電信業合作、共享頻譜。

「喝牛奶不需要養頭牛。」遠傳電信總經理井琪曾公開表示,企業與電信協作應該才是更好的模式,無論是「機密數據保留在本地、打造有主控權網路,擁有合理的服務與維運成本」等要求,五家電信業者都有能力執行,而且專頻提供商業使用, 若頻譜取得成本不同,將衝擊產業公平競爭 ;場域零散使用,則會干擾並降低頻率效率,不利主管機關電波秩序監理。

中華電信董事長謝繼茂也多次強調,電信業者的多年經驗,有助於企業維護、運作網路設備。

行政院政務委員吳政忠指出,透過「專網專頻」可讓企業就其經營內容進行5G實驗,若光靠電信公司發展5G,速度上可能會來不及;政務委員龔明鑫也強調,包含:台積電、日月光、鴻海等業者,都已表達5G專網專頻需求;台塑與中油希望將5G用在工安監測上,透過4k、8K影像即時傳遞管線監視畫面。

面對電信業抱怨聲浪的國家,並非只有台灣,全球第一個向電信業「say no」的國家—德國,同樣有相同挑戰。

德國聯邦經濟事務和能源部(Bundesministerium für Wirtschaft und Energie)日前表示,將釋出3.7到3.8GHz的頻段供企業申請5G專網,強調這項決定將替產業的顛覆性變革建立基礎。

官員托馬斯·賈松貝克(Thomas Jarzombek)更表示:「德國公司一直很依賴電信商,這次跨出大步讓企業能自建5G網路,將讓資安層級升至全新的境界。」

德國政府認為,比起和電信業者合作、共同營運5G網路,由企業自行建置的5G專網,最大好處是能強化資安,將機密數據、參數等訊息掌控在手中,較不容易外洩機密。

不過,因為德國5G頻譜開出66億歐元(約新台幣2,335億元)標金費用,且得標的4家電信業者需承擔一定的基礎建設和覆蓋範圍義務,因此無法拉近與企業專頻的「成本」差距。

這也正是台灣政府搶在商用5G釋照前拍板企業專網政策主因——希望讓電信業者先進行風險評估,考量是否會受到這項政策的影響。

台灣5G企業專網專頻 規劃
頻段 4.8到4.9GHz 
頻寬 100MHz 
費用 頻率使用費
執照發放   審議制,需先申請場域實驗    

▲資料來源:行政院科技會報

儘管NCC要求企業申請專網需繳交「頻率使用費」,計費原則將參考鄰近頻段的商用頻率競價結果,計算參數包括:使用頻寬、使用場域面積,並將納入區域係數、公益性質、及行政管理成本等因素予以調整,「 用以拉近和5G商用頻譜的頻率使用成本 。」但目前看來,電信業者似乎仍呈現悲觀看法。

賀陳旦表示,有能力建置5G企業專網的公司規模多半很大,電信業少了這些客戶,自然不會高興,但除了內部通信,其實企業對外訊號還是要倚賴電信業者的整合能力。

撇開目前爭論,他提出三點觀察,包含:

  1. 開放企業申請專網時間不夠明確,不利時程規劃
  2. 實驗網需成功才能申請專網嗎?誰是認定者?
  3. 若德國等國家不需經過實驗網,台灣需要的理由是什麼?

「5G是一把很利的刀,能幫企業加速創新,且不易被外界得知研發方向」他強調,「但如果2021年開放申請後,企業發現需要多等一年半載才能正式上路,就可惜目前的政策美意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