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媒體引述專業報告稱新冠病毒早在武漢爆發前已傳播「多年」,專家表示根本亂斷章取義

亞太地區多家英文媒體報導稱,研究發現造成全球疫情的新冠病毒可能在數年、甚至數十年前就開始在人類當中傳播。醫學專家說,這種說法是某些媒體對研究報告的曲解和斷章取義。這些媒體引述的,是報告中的「假設」,而且這些假設都在後面的論證中一一被推翻,結果這些報導不管後面的論證,直接將「假設」變成結論。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醫學雜誌《自然醫學》月刊3月17日刊登了研究報告《新冠病毒(SARS-CoV-2)的近源》,研究旨在調查造成目前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的源頭。報告的引言寫道:“我們的分析清楚地表明,新冠病毒(SARS-CoV-2)不是實驗室合成或故意操縱的病毒。”

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3月29日刊登了一篇題目為《冠狀病毒:研究稱病原體可能在人類中傳播多年》的報導。網站文章本文的原標題用詞是“數十年”。

《紐西蘭先驅報》3月30日刊登的報導題目是:《新冠病毒:研究發現,病原體在人類中傳播了幾十年》。

《印度快報》3月30日報導的題目為:《研究:冠狀病毒是進化的產物,可能已在人類中多年》。那篇報導的提要說,“根據發表在《自然醫學》雜誌上的研究結果,新冠病毒可能在中國武漢市首次發現之前,可能早就已經從動物傳染給人類了。”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資深學者阿梅什·阿達利亞醫生(Dr. Amesh A. Adalja)表示,《自然醫學》3月17日刊登的研究報告,沒有一處提到,所謂新冠病毒已經在人類傳播“多年”或者“數十年”的說法。上述幾家媒體的報導是對這項研究的曲解和斷章取義,不排除有為了博取話題的目的。

這三家媒體所謂新冠病毒早在武漢疫情爆發前就在人類中間傳播“數年”、甚至“數十年”的說法,是對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醫生(Dr Francis Collins)關於此項研究評述的斷章取義和移花接木。柯林斯醫生本人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柯林斯醫生3月26日在國家衛生研究院網站“院長部落格”上發表了評述文章:《基因組研究指向COVID-19係自然起源》。其引言寫道:一些人甚至提出離譜的說法,即導致大流行的新冠狀病毒是在實驗室裡設計的,並且故意釋放,致使人們生病。 “一項新的研究通過提供科學證據,駁斥了這種說法,證明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是自然起源的。” 

將「假設」變成「結論」的斷章取義

《南華早報》等三家媒體在報導中引述的柯林斯的一段話,其中包括“多年”和“數十年”的文字,其實是柯林斯醫生對研究報告中兩種假設情況(scenario)的陳述,而並不是研究的結論。這顯然是移花接木。

柯林斯在評述中是這樣提出兩種假設情況的:“那麼,導致COVID-19大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的自然來源是什麼?研究人員還沒有確切的答案。但他們確實提供了兩種可能的情況。”

柯林斯提到的第一種假設情況是:“在第一種情況下,隨著新的冠狀病毒在其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中進化,其尖峰蛋白髮生變異,與結構類似於人類ACE2 蛋白的分子結合,從而能夠感染人體細胞。”

柯林斯寫道:“第二種情況是,新冠狀病毒在有能力引起人類疾病之前,從動物進入了人類。然後,經過多年來或幾十年的逐漸進化變化,病毒最終獲得了人與人傳播的能力,並引起嚴重、往往是危及生命的疾病。”(黑體字系記者所標)

若干媒體的報導,引述了柯林斯關於第二種情況的假設,將其中的“多年”或“幾十年”的文字,寫進了報導的大標題。但卻省略或忽略了柯林斯在此段落後面的一句話:“無論這兩種情況的哪一種,這項研究關於新冠病毒自然起源的論述,幾乎沒有留下多少反駁的空間。”這句話強調了研究的主要結論:新冠病毒係自然起源。

約翰斯·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的阿達利亞醫生(Dr. Amesh A. Adalja)說:“這項研究表明,這種新型病毒的特徵非常適應人類。這可能是偶然產生的結果,因為中間動物宿主對病毒的選擇壓力導致了病毒的適應性。”

這份發表在《自然醫學》月刊上的研究報告,是由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的一組相關專家集體撰寫的。報告作者在結論部分說:“雖然證據表明新冠病毒(SARS-CoV-2)不是一種有目的人工操縱病毒;但目前也無法證明或反駁本文中提到的其它說法。”

美國病毒學專家、馬里蘭大學醫學院教授趙玉琪表示:“據我所知,到目前為止,也尚無任何證據或報告顯示,在武漢疫情爆發前人類就已經感染了新冠病毒(SARS -CoV-2)。”

趙玉琪表示,誠如這份刊登在《自然醫學》上的報告所言,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能夠排除其它情況的可能性。趙玉琪說:“目前尚無真正的答案。 一句話:我們根本不知道。 但是,根據迄今為止掌握的科學證據,該病毒極不可能是由實驗室人工製造的。”

阿達利亞醫生認為:當病毒傳播到人類時,它發現了一個有利的環境。另一個假設可能是,該病毒在人體內,並且進化、發展了這些適應能力;而這些適應性能夠促進病毒從過去剛開始時的間斷、遲緩,甚至是走不通的人傳人傳播路徑,發展為目前這樣快速傳播。他說:“而明顯,這種水平的適應性並非實驗室所能進行的設計製做,而是通過自然感染和進化週期所發生的。”

此外,“病毒的起源”和“病毒的首次發現”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趙玉琪說: “僅僅因為新冠病毒感染的首例報告來自武漢,並不一定意味著武漢就是發生人-畜感染的起源地。 如果有人聲稱自己知道來源,那是謊言。 這是科學。科學完全基於證據,即可靠的數據,而並非基於謠言或推測。”

專家們認為,目前對於病毒來源的爭論和質疑,不會對目前全球抗擊新冠疫情產生直接的影響;但是,發現病毒的源頭是人類最終需要了解的事情。了解病毒的來源,將有助於我們未來監視和預防該病毒的出現。

阿達利亞醫生說:“遺傳序列數據顯示,病毒出現跳躍變化的時間點在2019年11月。現在非常重要的是,要進行血清測試並查看庫存樣本,以準確了解病毒是何時首次出現在人類中的。”

馬里蘭大學的病毒專家趙玉琪說:“我們已經知道了新冠病毒(SARS-CoV-2)的遺傳信息,這將對開發針對該病毒的疫苗和藥物非常有幫助。在當前全球應對疫情的中期,尋找病毒的來源並不像尋找疫苗和藥物那樣緊迫。”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