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FB、蘋果、亞馬遜4大巨頭國會現形記:祖克柏靠抄襲走到今天?貝佐斯耍流氓逼退競爭對手?

Google、FB、蘋果、亞馬遜4大巨頭國會現形記:祖克柏靠抄襲走到今天?貝佐斯耍流氓逼退競爭對手?

美國當地時間上週三7月29日,亞馬遜、Google、Facebook 和蘋果四大美國科技公司 CEO 參加了國會反壟斷聽證會。貝佐斯、祖克柏、庫克、皮蔡四大CEO難得同場做隊友。不過,四個CEO也不是省油的燈,貝佐斯、皮察的回答行雲流水、庫克乏人問津,唯一的亮點應該是祖克柏在某些回答上正中議員的下懷。

本來說好的一場反壟斷聽證會,卻被國會議員們自己的提問帶歪了……幾乎幾乎四分之三的問題圍繞相關度更低甚至完全無關的話題,比如 Google 和 Facebook 對保守派內容的打壓,數據隱私、國家安全和人道主義等。

這次聽證會可以讓四大CEO齊聚一堂,主要也是他們其實也沒有親臨現場,都是安坐家中/辦公室/會議室裡,也不用戴口罩。當然,對於國會的尊重還是要的,這也是你少數能夠見到祖克柏西裝筆挺的場合。

就像這年頭的大部分會議一樣,這場聽證會也因為軟體等問題一度休會。一開始,因為要紀念前不久去世的 John Lewis 議員,聽證會從中午12點拖延到了下午1點左右。開著開著,又因為有議員無法接入而不得不休會十分鐘……影片會議軟體用的是 Cisco WebEx。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他們各自都收到了什麼問題,以及是怎樣回應的。

祖克柏:靠抄襲和威脅走到今天?

總體來看,祖克柏和貝佐斯是整場聽證會被 cue 到最多次的 CEO,祖克柏略勝一籌。

不過相信他也挺無奈,因為剛一上來第二個提問者,就把他搞的一頭霧水……

共和黨議員 James Sensenbrenner 扔了一道難題:

「祖克柏先生,我們之前搞反壟斷的時候,一般對於科技公司不會有太多監管。但是現在我擔心,你們在壓制保守派的言論。就在昨天,你們把小川普(總統兒子)的帳號給封了。你對這個怎麼看?」

先不說這個問題跟反壟斷的關係有多大——小川普被封的是 Twitter 帳號,而祖克柏是 Facebook 的創辦人、董事長和 CEO……

「我想這應該是一個給 Twitter 的問題……」祖克柏表示,並隨後補充道「我們也不想做裁判官,但是他們被封應該是跟轉發羥氯喹治療新冠肺炎有關的。現在有數據證明這個藥對新冠不但沒用,還可能有害。如果是 Facebook 的話,恐怕也會把相關內容下架的。」

議員 Pramila Jayapal 的問題倒是非常精確,直插要害。她拿著蒐集到的關鍵資料,主要是來自祖克柏和 Facebook 員工之間的郵件記錄,直指 Facebook 不但有壟斷行為,而且其壟斷地位還是以威脅抄襲競爭對手、將其趕盡殺絕、最終透過收購的方式獲得。

「你們抄襲了多少其它產品,是否在收購的時候威脅抄襲他們?」

祖克伯回答稱,自己不認為有過威脅的行為。

Jayapal 進一步舉證,指出祖克柏和 COO 桑德伯格、其它員工以及和 Instagram 創辦人 Kevin Systrom 之間的一些溝通,在後者看來是嚴肅的威脅,並擔心如果不同意 Facebook 的收購邀約的話,可能會遭到 Facebook 的毀滅……

Jayapal 和祖克柏這段對質的其中一個結果,就是逼迫祖克柏承認,Facebook 確實抄襲過競爭對手——「我們肯定會在我們的產品裡使用別人首先做出的功能。」(we certainly adapted features that others have led in.)

這些祖克柏和下屬之間的郵件透露了更多前所未有的細節:下屬提到,在快速發展的中國網路業,從人人網到騰訊,似乎抄襲已經成為一種潮流,且能讓公司更快前進。而祖克柏表示了對這一看法的認可。

就這樣,Facebook 一路收購了 Instagram、WhatsApp,兩個按照國會統計標準在社群網路市場分別排名第六和第二的產品。

另一封郵件完美展現了祖克柏的野心,而這種野心很有可能已經被國會議員解讀為不正當競爭:下屬建議 Facebook 利用競爭對手使用 Facebook API 所產生的數據,進一步打探他們的底細,以便於在未來的關鍵時間點上「決定他們到底應該成為朋友還是敵人。」

祖克柏批准了這一做法。

Jayapal:核心的問題是,你們已經是一個足以壟斷市場的強勢公司,強到足以對任何競爭對手進行「複製、收購和殺死」。你威脅小的競爭對手,不斷強化自己的實力,讓你可以繼續對更多的公司這樣做。這種做法對於中小企業,對於創新是非常不利的——祖克柏先生,你們抄襲過多少競爭對手,你算過嗎?

祖克柏:我不知道。

Jayapal:你抄過的公司數量比5多還是少?

祖克柏:我不知道……

臨近聽證會的末尾,Jayapal 再次就前段時間大批廣告商決定抵制 Facebook 一事向祖克柏發問:「你們 Facebook 是不是已經太大了,大到根本不在乎這種抵制了?」

祖克伯回應稱,公司仍會在意廣告商的看法。關於平台上令人感到不適的仇恨言論問題,公司仍在加大投入持續努力解決。

在大部分質疑上,祖克柏並不無辜。

根據《紐約時報》作者 Kevin Roose 等業內人士的追蹤來看,Facebook 上長期以來霸佔美國本土互動和閱讀量前十名的內容,都是來自極端右派,其中有不少已經涉及陰謀論。 

貝佐斯:將第三方商家趕盡殺絕

聽證會上,多位民主黨議員對貝佐斯發起了連綿不絕的攻擊,基本都採取了見微知著的角度。總體來看,絕大部分針對貝佐斯的提問,都還算比較到位。

這可能是因為,對於亞馬遜的商業模式和可能涉及壟斷的問題所在,提問者的瞭解程度普遍比對於其它三家公司更高。

亞馬遜的主要問題在於,它是一個電商平台,服務大量的第三方商家,擁有這些商家的巨量資料;但它同時又有自營品牌,並且會蒐集和利用商家的數據,去優化自營品牌的策略,甚至強行接管一個已經教育好的市場,動用一些下三濫的手段逼商家退出。

首先發問的是 Jayapal 議員,在短兵相接中迫使貝佐斯承認了前述針對第三方商家的惡意競爭行為。貝佐斯不得不確認:即使某個品類領域裡,只有兩、三個商家存在時,公司也會這樣做。

比如在先前的某段時間裡,亞馬遜上出現了大量假冒的 PopSocket 手機支架,而平台似乎對此並沒有下手整治,對 PopSocket 公司造成了很大經濟利益損失——直到該公司和亞馬遜簽訂了一筆高達200萬美元的推廣和廣告協議之後,這些假冒產品才逐步消失。

另一個更出名的例子是早年的母嬰電商網站 Diapers.com。議員 Mary Scalon 指出,十多年前,亞馬遜做了自營紙尿褲產品並進行大促銷,一個月的時間裡在該品類上的虧損上億美元,只為了和 Diapers.com 競爭。後來該網站因為和亞馬遜打價格戰吃不消,最終被亞馬遜收購了。

國會收集到的郵件資料顯示,亞馬遜公司員工對 Diapers.com 進行過非常細緻的調查,並且很清楚地認定它是亞馬遜在紙尿褲等母嬰品類上最大的短期競爭對手。郵件裡提到,「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開打價格戰。」

最終,亞馬遜的價格戰策略成功了。調研顯示 Diapers.com 成長銳減,在2010年Q3的業績糟糕——正是這些策略和亞馬遜員工表述他們的方式,很有可能被認定為故意進行不正當競爭,令國會議員感到擔憂。

貝佐斯對 Scalon 回應稱,價格戰這個概念並不是亞馬遜發明的,而就算 diapers.com 死掉了,該品類仍有非常多的其它商家,競爭充分。

對此 Scalon 並不買帳:「你們這樣的大公司對待競爭對手,就像獵豹追逐羚羊一樣。」

Jayapal 也指出:亞馬遜的最大問題就是,你們在用數據和市場領導力的優勢,避免你們的第三方商家——同時也是你們的競爭對手——發展的太強大以至於對你們產生競爭,「貝佐斯先生,我認為亞馬遜是個很好的公司,但我們需要更多的亞馬遜,而不是讓你一家獨大,那樣就會成為壟斷。」

亞馬遜的壟斷問題還不僅體現在核心的電商業務上。國會現在懷疑,該公司正在試圖把自己在電商市場的優勢傳到到其它領域內。

比如 Echo 智慧音箱,議員 Jamie Raskin 表示,很多競爭對手都反應亞馬遜對 Echo 系列產品的定價是遠遠低於成本價的(正常定價沒問題,但大多數時候都在促銷)。

「用低價來掌握更多的市場,將更多消費者鎖定到 Alexa 的生態系統裡面;更別提用 Echo 語音控制買東西,它也會首先推薦亞馬遜的自營品牌……這就是你們的策略吧,一個贏家通吃的市場,」Raskin 質問貝佐斯。

貝佐斯倒是很誠實:市場支配力確實很重要,想要追求成為市場霸主,是非常正常的。

問題就在這裡,你明知道他做的事情對中小公司不公平,但你也知道這個世界就是這個玩法。

皮察:我不清楚

關於Google,最優秀的問題還是來自本次聽證會上超神表現的 Jayapal 議員:Google 在整個線上廣告的市場上已經成為了霸主,在廣告買方市場(對接廣告主)和廣告交易平台這兩個板塊上市場市佔率過半,在賣方市場(對接媒介)的市佔率更是接近百分之百。

曾在投資業工作的她指出:「Google 又做買方又做賣方,這看起來很像股市。你們擁有整個鏈條和價格訊息,可以提高買價壓低賣價,賺取高額差價,這在我看來就是標準的內幕交易——和股市唯一的區別就是沒有監管。」

對於這一指控,皮蔡伊很大程度上無力回應,只能反駁說不認可 Jayapal 的這種敘述方式。

另一個有力的指控來自 Val Butler Demings 議員,雖然她一直叫錯 Google CEO 的名字(叫成了「皮凱」)。

Google 在 2007 年收購了廣告服務公司 DoubleClick,正是這一筆收購最終奠定了 Google 在網路和今天行動廣告市場上的領先地位。人們已經非常擔心濫用 Cookies 的 DoubleClick 是隱私災難, Google 在收購當時表示不會將其數據和自己的數據進行合併——但是在2016年, Google 反悔了。

Demings 指出,在 Google 收購 DoubleClick 之後到2016年期間,獲得了廣告市場更多的市場市佔率。她向 Pichai 發問:你們背信棄義,決定合併 DoubleClick 和 Google 的帳號體系/數據?是不是因為有了市場支配力,就更用不在意使用者的隱私了。

皮蔡伊的回應仍然很無力,表示自己對情況並不是很清楚(儘管當時他已經成為 Google CEO。)

庫克:對答如流,有驚無險

庫克的開場陳述簡直像是直接從蘋果 WWDC 開發者大會演講稿複製貼上過來的,裡面那種很有「果味兒」的敘述方式和科技黑話濃度挺高,甚至還直接把賈伯斯叫出來了,只是完全沒說他到底是誰,就直接稱呼他為 Steve——您是不是走錯片場了?

在五個小時的聽證會裡,庫克被 cue 到確實不多,更是鮮有問題能真的觸及到和相關度最高的壟斷話題——應用內購買 (IAP) 和「蘋果稅」。

而面對這些問題,庫克基本上就是以一招應萬變:我們 App Store 從0做到了170萬應用APP,是個革命性的平台,關於蘋果稅,我們不但沒有漲價,反而還降價了;170萬個應用APP,只有60個是蘋果自己的。

先從最後這句表述開始說吧。遺憾的是,並沒有議員提問指出其本質:雖然蘋果自有 iOS app 只佔少數,可在那幾個關鍵功能上,直到今天也無法更換預設 app。

然後說 IAP 和應用開發者歧視,這方面主要提問的兩位議員 Hank Johnson 和 Jerrold Nadler 好像都不太在狀態,淺嘗輒止。

Johnson 發問:作為 App Store 的擁有者,你掌握著很多中小公司的生殺大權:你會歧視一部分開發者,區別對待嗎?

熟悉這個話題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沒錯!」但問題是,議員們不熟悉這個話題。庫克說沒有啊,我們對所有 app 同樣待遇啦,我們有嚴格的政策嘛,會審核每一個 app 啦,之類的,就把 Johnson 喝退了。

關於 App Store 是否壟斷的問題,庫克的回答說實話有點搞笑:我們不光要跟其它平台競爭消費者,在開發者上我們也要競爭——可問題是,iOS 平台上哪還有其它應用商城平台??

臨近末尾,Mcbath 議員總算用提問技巧給庫克來了個下馬威:她引用了蘋果當時開發 Screen Time 功能並且同期以隱私問題為由下架了一批功能類似的第三方 app 的事件。

「你們推出了 Screen Time,然後移除了那些第三方 app。但是六個月後,你又讓他們重新上架了。你說下架是因為隱私問題,但是這些 app 重新上線並沒有進行大的隱私更改。庫克先生,這看起來像是你在試圖殺死競爭對手,好給自己留位置。」

為什麼說提問技巧:這裡 McBath 沒讓庫克回答就把提問時間交給下一個提問者了。

這次聽證會的終極目的,是這些國會議員們需要透過對這些科技公司展開質詢,更深入考察當前科技Internet行業的壟斷和不正當競爭情況,進而回答一個問題:當前古老的反壟斷法律,是否要為了新時代的新形勢作出修改,甚至是否要立新法。

「我們需要讓舊的法律適應新的時代。舊的時代,洛克菲勒代表著壟斷。而新的時代,洛克菲勒換成了你們四個人的名字,」

委員會主席 Cicilline 議員如是說道。在疫情期間,科技公司的盈利更多了,現在這些公司已經成為了各行各業經營的關鍵節點和管道,它們的一個行為,就有可能影響上億人。

「我們需要確保反壟斷法有足夠的工具可以使用,來應對新的挑戰……我們必須做出選擇。我們可以要民主制度,也可以要市場支配力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但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