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上千名員工致富夢碎,中國金融監管機構與馬雲的一場對賭、但輸的並不是馬雲

螞蟻集團上千名員工致富夢碎,中國金融監管機構與馬雲的一場對賭、但輸的並不是馬雲

原定11月5日上市的螞蟻金服,因馬雲、井賢棟、胡曉明於11月2日被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約談事件暫緩IPO

從8月25日同步向上交所和港交所遞交IPO申請,到確定IPO發行價,螞蟻只用了兩個多月時間創造全球最大IPO紀錄,中國股民認購螞蟻的熱情一度空前。

然而,一切都戛然而止。

狂奔上市的螞蟻突遭監管重拳

「我們會和螞蟻集團一起,積極的配合和擁抱監管,我們相信螞蟻的同學,有這個信心,也有這個能力把工作落實好。社會希望我們更好,我們也必須用一如既往的努力實現和超越社會的期望,這是我們的責任。」

3日晚23點左右,阿里巴巴集團對螞蟻集團暫緩上市作出回應,稱會和螞蟻集團一起,積極的配合和擁抱監管。螞蟻集團也發佈《致投資者》的信,稱由於上市暫緩,「深表歉意」,將「妥善處理好後續工作」。

螞蟻集團上市遭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喊卡,但馬雲其實並沒有輸

暫緩上市消息一出,螞蟻集團最大股東阿里巴巴股價應聲大跌。截止北京時間11月4日美股收盤,阿里巴巴下跌8.13%,從昨日的310美元/股跌至285.57美元/股,總市值蒸發近700億美元。

螞蟻集團上市遭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喊卡,但馬雲其實並沒有輸

更令螞蟻集團雪上加霜的是,四大監管部門對包括馬雲在內的螞蟻高層進行了約談,彼時,網路上眾說紛紜。

螞蟻員工在24小時內致富之夢破碎

受此影響的不僅僅是阿里巴巴的市值。按先前的預期,除了能產生市值最大的巨無霸公司之外,隨之誕生的,是隨之本來要致富的螞蟻集團內部員工。

據媒體報導,僅螞蟻集團內部,按照其員工激勵計畫,螞蟻集團員工及顧問的獎勵共計約1377億元(人民幣),平均每名員工分到大約830萬元(人民幣)。有媒體表示,不少員工已經開始在杭州看房,掀起了買房熱,推高了杭州房價。此外,螞蟻員工還紛紛籌劃準備了慶功喜宴。

但隨著IPO暫緩,一切的火熱進行都將暫停冷卻。

而昨晚9點25分,原先定於上海證券交易所的IPO敲鑼會場的測試,也不得不喊停。儘管這時候,依舊有人在和「螞蟻集團」進行合影留念。

螞蟻集團上市遭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喊卡,但馬雲其實並沒有輸

暫緩IPO背後,是螞蟻與中國金融監管機構的心機

暫緩IPO、估值可能重調背後,是螞蟻就其「金融」與「科技」誰是本質的爭議。

從時間線上,很多人把螞蟻集團的這次意外,歸因於阿里巴巴創始人、螞蟻集團實控人馬雲10月24日在外灘金融峰會上的發言。

馬雲在會上談論了監管與創新的問題,並認為全球通行的銀行資本和風險監管標準過於老舊,也指出了當前中國金融業一直存在的問題。隨後便是,11月2日晚,證監會發佈消息稱,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對馬雲、井賢棟和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

四家監管機構對螞蟻集團高層罕見的聯合約談,但並未披露約談細節。據報導,知情人士稱,螞蟻集團的領導團隊被告知,公司將面臨更嚴格的審視,須遵守與銀行類似的資本和槓桿監管規定。

螞蟻集團上市遭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喊卡,上千名員工致富夢碎、但輸的並不是馬雲

儘管螞蟻金服一直聲稱自己與銀行有別,以科技為金融創新之舉造福小微群體,但其金融屬性業務仍是不爭事實。

目前,螞蟻是中國最大的線上消費信貸和小微經營者信貸平台。不過,螞蟻集團的業務本身,是否屬於金融範疇,是否適用於現有的金融監管標準,一直以來想要撕下「金融」標籤,加深「科技」印象的螞蟻集團,也不得不回歸到「金融服務」上來。

有銀行人士認為,馬雲選擇在臨近上市的時間點向監管喊話,不可能只是要發洩情緒。在演講之前,螞蟻應該大致瞭解相關監管文件可能要在近期推出,所以講話討價還價的意味很濃,目的是想為螞蟻集團爭取空間。

被約談後,新的監管規定密集推出,毋庸置疑在中國的監管環境已經發生變化。而螞蟻集團在事發後只對媒體回應:「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著『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十六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發展。」

因此,螞蟻暫緩上市有可能是雙方評估後的結果。

業內人士分析,此次事件其實是監管單位承認了螞蟻集團的合法性,但代價是將螞蟻集團納入和銀行一致的監管標準。螞蟻不再是所謂身份不明的「科技助貸機構」,換句話說,螞蟻可以正大光明的做金融了。

通過此次事件,螞蟻金服也和其他競爭對手拉開了差距。新的中國監管政策從長期來看,保護了螞蟻的既得利益,打擊了拼多多、抖音等金融市場的後起之秀。螞蟻未來的網路金融的業務有了一定的壟斷性。

而中國監管機關通過這次監管也將得到想要的結果:門檻拉高了,至少保證了市場上不會很快出現下一個螞蟻。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