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在一億年前的琥珀中發現「令人驚嘆」的新花種

科學家在一億年前的琥珀中發現「令人驚嘆」的新花種

據外媒New Atlas報導,俗稱琥珀的樹脂化石為古生物學家提供了對古代生態系統的非凡見解。最新的「時間膠囊」發現來自俄勒岡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他們發現了一種全新的、以前不為人知的花屬和花種,可以追溯到1億年前的白堊紀中期。

這項研究由George Poinar Jr.領導,他是一位古生物學家,也是他的想法啟發了《侏儸紀公園》的作者邁克‧克里頓克萊頓。他所發現的這種新類型的花,是在緬甸北部一個地區發現的琥珀中發現的,該地區以其豐富的一億年前的礦藏而聞名。

此次發現的是一種被子植物,被命名為Valviloculus pleristaminis。這個保存得非常好的標本是一朵雄花,Poinar指出,這朵雄花顯示出驚人的細節。

「儘管如此之小,但仍然保留的細節令人驚嘆,」Poinar解釋說。「我們的標本可能是植物上一個花簇的一部分,該花簇包含許多類似的花,有些可能是雌花。雄花很小,直徑約2毫米,但它有大約50個雄蕊,像螺旋狀排列。」

Poinar對緬甸這些琥珀礦床的調查工作,在過去的幾十年裡發現了大量的古代生物。這些琥珀來自一個叫做西緬甸區塊的地理區域,這裡曾經是被稱為岡瓦納的古大陸的一部分,是存在於新元古代至侏羅紀前期的超大陸。而Poinar正是在對傳統的地質學時間線提出質疑,認為西緬甸區塊在2億年至5億年前從岡瓦納大陸上分離出來。

科學家在一億年前的琥珀中發現「令人驚嘆」的新花種

Poinar宣稱,西緬甸區塊從岡瓦納大陸上分離出來可能發生在1億年前,原因是1億年前左右才有最初演化出的被子植物,一般分佈在我們今天所知道的澳洲、非洲和南美洲的南部大陸上。因此,岡瓦納的構造遷移,可能比地質學家認為的要晚得多。

近年來,來自世界不同地區的琥珀發現了令人驚嘆的各種古代生物,從蜘蛛和史前蛇到巨型精子和哺乳動物的血細胞。這朵保存得非常完好的花,為我們提供了對一億年前古代生態系統的又一次瞭解。

「這不像是現代的花那麼美,但它也是一種美,特別是考慮到它是一億年前存在的森林的一部分,」Poinar說。

這項新研究發表在《德州植物研究所雜誌》上。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