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最聰明」的投資人似乎又失靈,被女版賈伯斯騙了後、同批投資人再被「糞便檢測」坑了6億

矽谷「最聰明」的投資人似乎又失靈,被女版賈伯斯騙了後、同批投資人再被「糞便檢測」坑了6億

最近,矽谷又發生了一起投資詐騙案。這是發生在矽谷糞便檢測公司 uBiome 身上的事情。

 uBiome是一間生物技術公司,開發了人類微生物組測序技術。其主要產品是分析長期腸道疾病患者的腸道微生物。在 uBiome 的兩位聯合創辦人的指揮下,這家公司完成了C輪融資,估值6億美元,並且有潛力成為醫療科技的獨角獸公司;誰想到,有關部門調查發現,該公司在檢測技術、商業模式和資產管理等諸多方面存在令人難以置信的無良欺詐和嚴重違規行為。

調查發現,聯合創辦人 Jessica Richman 和 Zachary Apte 忽悠使用者、醫生購買自己推出糞便檢測和女性檢測產品,透過不合規的手段搾取醫保報銷,甚至偽造數據矇騙自己公司的法務顧問和外部投資者……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指出,透過出售 uBiome 這家毫不值錢的公司的股份,兩位聯合創辦人總計從投資者手中搾取了將近6000萬美元,並將其中相當可觀的一部分挪作自用。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

從志在必得的創業者,到斂財無度的詐騙犯

根據UC柏克萊研究生校報《柏克萊科技評論》報導,Zachary Apte 是一名 UCSF 的研究生,和同學 William Ludington 討論研究如何分析肚子裡微生物,發現作為普通消費者想要做這件事很難也很貴。

2012年,Apte 在智利政府出資舉辦的創業活動 Startup Chile 上,遇到了 Jessica Richman,一位牛津大學的研究生和自稱的「連續創業者」。

三人後來參與了 Palo Alto 的 UC 下屬加州量化生物科學孵化器(簡稱 QB3),並創辦了 uBiome 公司 。

從左到右:Ludington、Richman、Apte

Ludington 不久後回歸學術界,從這家公司的故事中消失,留下 Richman(CEO)和 Apte(首席科技長,有時候對外宣稱聯席 CEO繼續創業。二人一直以來也全面控制公司的所有大小事務。

uBiome 的商業模式並不複雜,消費者可以在該公司的網站上訂購一款名叫 Gut Explorer 的工具包,提取糞便樣本,寄送回去,然後等待分析報告結果就行了。

但是,uBiome 的業績在頭幾年一直沒什麼太值得稱耀的起色。

後來 Richman 和 Apte 意識到,主打一般消費市場是錯的,因為消費者自費購買產品,沒法報銷。賺普通消費者的業務太難、散單市場難做,應該要賺得,其實是需要賺保險公司的錢才是「正道」。

到了2015年,兩位聯合創辦人決定全面調整戰略,商業模式從 to C 變成了"to D(octor)" 或者 "to I(nsurer)",也即:面向醫生市場,提供臨床級(而非消費級)的產品和測試服務。原則上,這樣醫生就可以把工具包寫到處方裡,費用也可以由保險公司最終承擔。

一年後,uBiome 正式發佈了 SmartGut,號稱「世界上第一款臨床級微生物測序測試產品」、「重新發明了(醫療)微生物行業」,以及最重要的:可以報銷醫保。

新產品和之前的工具包沒什麼太大區別,其中包括兩個裝有穩定試劑的試管,以及兩根塑膠試棒——售價$594:

矽谷「最聰明」的投資人似乎又失靈,被女版賈伯斯騙了後、同批投資人再被「糞便檢測」坑了6億

(以上圖源:Gabrielle Kassel/Women's Health)

然而在發佈的當時,SmartGut 以及配套的整個服務流程,並沒有達到美國主流醫療保險機構准許報銷的標準。

依照規定,如果醫保機構要報銷患者的某項開銷,其中有一條重要要求,就是這項開銷是經由醫生明確書面處方同意的,並且醫生在開處方之前需要「已經和患者建立了足夠穩固的醫患關係。」

但是在 uBiome 開發的工具包訂購審核網站上,缺乏嚴肅的醫療認可提問,而是僅提供了一份比較簡單的線上問卷。

這份問卷中,沒有提及患者和醫生之前是否已經確立了足夠的關係,缺乏和醫生本人的當面和線上溝通。並且問卷大部分時候又是該公司指導患者填寫,提交訂單、完成發貨,收到報告結果,再去交給醫生同意的……

偽造出來的科技新星

2015年 uBiome 戰略轉型的時候,Richman 和 Apte 為公司定下了單月保險公司帳單額增長10%的」宏大目標「。然而因為公司的實際技術和產品缺乏創新,以及業務所面對的真實市場情況,完全不足以支撐這個增長率,他們才選擇了欺騙作為解決方案。

和當時已經徹底垮台的 Theranos 和」女版賈伯斯「人設徹底崩塌的 Elizabeth Holmes 相比,uBiome 從外表上看來非常健康,有數據支撐的增長確實明顯,Richman 和 Apte 也被視為當時處於低潮期的醫療科技創新領域,兩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只有他們自己十分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偽造的幻象。在外部人士看不見的地方,有一些醫生對 uBiome 提出了質疑,也有一些保險機構一直在質詢,要求該公司為這些巨額的賬單提供臨床級醫療文書和記錄作為補充。

矽谷「最聰明」的投資人似乎又失靈,被女版賈伯斯騙了後、同批投資人再被「糞便檢測」坑了6億

當 uBiome 在2018年開啟 C 輪融資的時候,這些質疑的聲音都被兩位聯合創辦人所隱藏。這輪規模約5900萬美元,投後估值6億美元,共有27位外部投資者購買了優先股;另有6位投資者購買了總計200萬美元價值的一年期可轉債。

除了期權池之外,作為融資的一部分,Richman 和 Apte 二人還都各自出售了自己所持的價值500萬美元的優先股。

但 SEC 的調查發現,兩位聯合創辦人,特別是 Richman 作為公司的經營掌權者和融資出面人,在與潛在投資者會面的時候提供了偽造的財務數據和資質證明。

比如,Richman 一再對潛在投資者宣稱 uBiome 的臨床級產品由」醫生下單,保險覆蓋「——符合醫療科技行業裡人盡皆知的保險報銷營收模式,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和該公司的實際運營情況完全不符。在面對醫生和保險機構的時候,uBiome 隱藏了技術和產品的真實能力,並嚴重標高了訂單價格。

這並沒有妨礙 Richman 在投資者面前吹噓 uBiome 的技術實力和業務成長。在2018年7月的一封群發郵件中,Richman 宣稱公司的收入自從在過去的12個月裡實現了「接近900%的增長」,「2018年預計收入將超過1億美元」。

問題是,uBiome 的主要營收來源不是醫保報銷,而是實實在在的欺騙……根據 FBI 調查,該公司從2015年策略轉型到至少2017下半年,一直在對消費者、醫療機構和保險公司進行欺詐行為。該公司歷史上總計向保險機構提交了大約3億美元的賬單,實際所得3500萬美元左右。

在整個融資過程中,Richman 和 Apte 都沒有向董事會、外部投資者和可能的利益相關方透露過公司已經受到保險機構多次質疑的事實。直到2018年12月的一次董事會上 Richman 才不得不承認,受到了一次質疑。
 

但實際的情況是,截至2019年4月,uBiome 已經收到了至少18家保險機構正式的發函,質詢其可疑的賬單行為,其中還有幾家直接要求該公司退還報銷的費用。

東窗事發還是在所難免,FBI 突襲查封了 uBiome 位於舊金山的辦公室,提取了大量罪證,隨後公司董事會也發起了內部調查。

Richman 和 Apte 在公司存續期內,曾經多次從公司帳戶劃走至少600萬美元,挪作私用。這些款項的用途包括:轉賬給不明來源的信託基金、購買房屋、支付房貸、購買理財產品、支付」法律服務費用「等……

2019年9月,uBiome 正式宣佈破產,在特拉華州申請了破產重組,不過隨後被法庭強制轉為破產清算。

Richman 和 Apte,這對站在醫療科技和詐騙路口的鴛鴦大盜,多年的感情也終於開花結果,在2019年結婚了。

檢測技術未達標、一切都靠拖拐騙

根據FBI 對 uBiome 的調查,一位患者 Marc Harris 作證表示,他在2017年用 SmartGut 進行了檢測,把該公司寄回的結果交給醫生看,醫生表示「並沒有瞭解到新的東西」,認為測試沒有什麼價值。

與此同時,uBiome 的發貨和帳單策略也非常可疑。

Harris 其實只下單了一套 SmartGut,卻發現自己收到了6套,該公司還發郵件要他持續進行測試,追蹤腸道內微生物的變化……最終他退掉了2套,卻沒有收到退款,而是 uBiome 寄給他的兩張亞馬遜禮品卡。

調查人員發現,uBiome 甚至偽造了使用者請求重新測試的訂單,將患者已經發現的症狀報告為新增的症狀,進而騙取醫生的同意。

事後這位患者在醫保帳單中發現,uBiome 寄給醫保機構加州藍盾的賬單高達2970美元單價,是單支工具包宣稱單價的足足5倍。僅 FBI 在調查報告中用於舉例的類似超額帳單就有14張,金額都是按照2900美元左右單價計算的。不僅如此,該公司還被發現採用錯誤的收費計畫編號欺騙醫保機構,進而實現重複/額外收費。

雖然在美國醫療服務的成本普遍超高,但 uBiome 如此做法已經是毫不掩飾其惡意超額收費的欺詐本質了……

甚至,SmartGut 的技術標準一直沒有達到所謂的臨床使用級別,缺乏 FDA 及其它有關權威機構的臨床級別認證,公司內部實際進行測試業務的嚴肅性也好不存在。

就連 uBiome 宣稱的「持續追蹤患者體內微生物變化」,也被發現是虛假宣傳。所謂的後續追蹤測試只是對患者初次提交的老樣本進行的重新測試,這一情況在公司內部並非機密。

就連 uBiome 自己實驗室的多位主管人員都警告過兩位聯合創辦人,公司對這些老樣本進行重新測試,「缺乏臨床相關性」並且有可能存在欺騙性。

但在他們未能成功勸說創辦人改邪歸正之後,這些主管人員很快逃離了這家公司,但創辦人仍未告知他們的接任者真相。

大名鼎鼎的投資者全部被騙

很多讀者應該都記得著名的 Theranos 欺詐醜聞。

Theranos 宣稱發明了具有革命性的血液檢測技術,能夠透過指尖的一小滴血,完成各種各樣重要醫學檢測。富比世雜誌將創辦人 Elizabeth Holmes 評為全美最年輕最有錢的白手起家億萬富翁。該公司得到了 A16Z 等矽谷一批頂級投資公司的青睞。

2015年,《華爾街日報》記者 John Carreyrou 調查發現該公司存在嚴重欺詐行為,最終醜聞被完全揭開。Holmes 本人面臨多項罪名指控,但目前還未開庭。

繼 Theranos 之後,uBiome 創造了醫療科技領域又一次史詩級欺詐案。這次,又有哪些投資人被捲入其中了呢?

為什麼用了」又「字,是因為……沒錯,曾經為 Elizabeth Holmes 站台的 A16Z,這次又上當了。作為 uBiome 450萬美元A輪融資的領投方,A16Z 在該公司佔有10%股權。

撰文誇獎過 Theranos 的知名投資人 Joe Lonsdale 的風投公司 8VC 領投了 uBiome 的最後一輪融資,佔股22%(Lonsdale 也是 Palantir 的聯合創辦人。)

除此之外,500 Startups 投資了 uBiome 的種子輪;YC 也是投資方之一。

Marc Andreessen 和 Joe Lonsdale

看來矽谷知名投資人面對(可疑的)醫療科技公司時候,經常不容易把持住自己。

目前,SEC 和美國政府方面已對 Richman 和 Apte 分別提起訴訟,並要求其退還非法所得,包括並不限於現金、房產及其它金融資產等。

美國政府的起訴書包括了證券欺詐、醫療欺詐、洗錢、身份盜用等總計數十項非常嚴重的罪名。如果最終被判有罪的話,這些罪名的合計坐牢時間將長達1454年……每人700多年。

如果說 uBiome 的欺詐案件再次強調了什麼,那就是被瘋狂追捧的醫療科技領域創新,一定要受到仔細地檢驗。畢竟有 Theranos 在前,竟然還有創業者敢搞事情,而且上當受騙的還是同一撥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