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中國河南省7月20日遭「歷史性」強暴雨襲擊,省會鄭州地鐵洪水浸泡,大水齊人腰,最深處超過兩公尺。全市處於癱瘓狀態。在推特上有許多鄭州地鐵站站台的慘況照片,但官方目前僅承認12死5傷。

事發前鄭州官方雖有發布災害預警,但預測強度不會那麼大,但最終卻是鄭州成為強暴雨襲擊中心。

鄭州官方微博「鄭州發布」證實,昨日傍晚6時左右,積水衝破地鐵的擋水牆,進入線路區間,導致5號線列車在海灘寺街站及沙口路站隧道停運,地鐵為此下達全線停運指令,並啟動緊急回應機制,共計疏散500多人,其中1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

 

為什麼乘客會被困在地鐵兩站之間?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事故發生的隧道段地勢本就比周圍低,加上極端強降雨,最終導致地鐵防汛、應急準備部分失效,列車不得不未到站停車。

按照一般的地鐵設計,兩個站台之間的隧道呈兩頭高、中間低的走勢(出站下坡進站上坡能省電),在洪水中更加重了災害程度、救助難度。

一般來說,隧道進水,如果沒有超過軌道,正常情況下也能開到車站,但一旦大水沒過軌道,就要考慮停車,因為車輛的控制系統和接收信號的設備大都在底盤上。

地鐵站內都設計有排水系統,一般來說流量是夠用的,但真的沒想到會這麼嚴重。有專業人士直言,參與過全國不少地鐵線路的修建和維護工作,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當事人還原真實狀況

中國青年網採訪了事發當時被困在地鐵五號線的內的人員,還原了當時的景象

7月20日下午,我從鄭州地鐵5號線的中央商務區站上車準備回家。可能因為雨天,所以這一站人並不是很多。這趟地鐵走得也不順暢,從黃河路站開始,列車出現緊急停靠等情況。當時沿路也一直還有乘客在上車,所以我也沒有覺得發生太大的問題。

事故是在海灘寺站與沙口路站間發生的。其實在列車抵達海灘寺站的時候,就已經採取了緊急停靠的措施了。但後面列車繼續往前開。當時以為很快就能到沙口路站。沒走多久,列車又再一次停靠了。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從車廂往外看,已經能看到兩邊的水急速地向上湧去。那個時候列車長從車廂的最前面走到了最後面,走動的過程中也看到他不停地在與地面進行聯繫。列車長還嘗試著將列車重新開回海灘寺站。但當時可能是因為地鐵有一套自動保護的設計,列車已經鎖死在鐵軌上面,沒有辦法移動。當時鐵軌上濺起了火花。

水開始淹進車廂,試圖走行人通道脫困

逐漸地,水開始灌進車廂內。起初,車內人們大都是在車尾聚集,但因為地鐵行進路線是由東往西,那一片地勢東低西高,車尾水流的上漲速度明顯高於車頭的部位,所以我們跟隨著列車長的指揮,一直往車頭的部分走。走到車頭的時候,列車長打開了最前面的一節車廂門。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我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地鐵是有內部的人行通道的。當時大家聽著列車長的指揮,抓住欄杆,沿著地鐵軌道繼續向外走。當時應該已經距離沙口路站很近了,我感覺可能就兩百米多一點的樣子。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小部分人已經到了相對安全的位置。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但是,後面來的水很急很猛,而地鐵下面的那個人行通道非常窄,人多且擠,大家根本就過不去,大部分的人走到一半就只能被迫回到車廂裡。列車長也將車門關閉並不斷地聯繫地面,等待救援。

 

水勢太急,退回地鐵內部車廂

在被困在地鐵裡那段時間,至少在我的那一節車廂裡,整體的狀態還是不錯的。可能也是我比較膽小吧,最開始看到車尾進水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哭了,不出聲,但眼淚就是不停地往下掉,周邊也有哭的、焦躁的,同車廂的人也會來安慰、安撫。

有一個姑娘,在車廂中一直維持大家的秩序,也一直在安撫我們的情緒。大家也都像是約定好了,盡量不說喪氣話。再到後來,大多數人都選擇了保持沉默,以求保持體力。

大家都在努力嘗試各種方式與外界取得聯繫。撥打119、110、聯繫家人朋友請求援助……但收到的消息大多不盡人意。可能那個時候大家都在聯繫救援力量,這些電話被打爆了,外面的家人、朋友們都很難聯繫上他們。

好在後來車廂裡面有一位女士聯繫上外面的救援力量。聯繫上之後,她一直在向車廂裡面傳遞救援人員的動態以及部署情況。比如救援人員已經到達出站口,消防官兵將救援用的繩子拉開,將防洪用的沙袋壘起來這些信息。

後半截水位幾乎到頂、車廂內缺氧

最可怕的時候是在晚上九點左右,當時窗外的水已經差不多一人多高了,向後看,車廂後半截水也已經到頂,大家都向前聚在前三節車廂,我當時處於1、2節車廂的中間處,算是人群的中間位置。水繼續漫上來,人群後半截,水流基本已經漫到了脖子,最前面的部分也都到了胸口的位置。這個時候車廂開始出現缺氧的狀況。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身邊陸續有人出現缺氧、低血糖的症狀,有人發抖、大喘氣、乾嘔。當時車廂內還有孩子、孕婦、老人,大都因為久泡水中體力不支,出現各種身體狀況。

只有兩台抽水機跟本頂不住,已經開始交代後事

當時還記得那位一直在為我們傳遞外面救援資訊的女士說了這樣一則消息,說政府已經在後方開始抽水。但是當時的我覺得一台、兩台的抽水機根本頂不住這麼大的水。所以當時聽到這一段話的時候,就真的是感覺到絕望了。

當時自己真的非常害怕,當看到車廂外的水位越過頭頂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出不去的準備了。

我的電話也一直打不出去,但是網路還斷續能夠用上。當時手機只剩不到30%的電,為了減少耗電量,我關閉了幾乎所有的app,只留下一個微信,給家人、朋友發信息。當時我還不敢和爸媽說,只敢給表哥、表姐還有朋友發消息。

21時之前,我還不斷地拜託他們聯繫救援人員,但在看到水位過了頭頂之後,我和他們的消息記錄中基本都是交代的一些身後事了。

恐懼帶來騷動

車廂裡,我能很真切地感受到周圍的人那種恐懼的情緒,車廂裡還出現了些許的騷動。

在水位差最明顯的時候,有人衝動想直接砸開車廂的玻璃門,但是有一位大叔帶頭出來制止了他。真的十分感謝這位大叔,考慮到當時車內外的水位差,如果不是他來制止,車窗一旦貿然砸開,水必然會湧進來,車內外的水壓差肯定也會壓得人無法逃生。

後面事情出現了轉機。在車廂外水位達到最高值之後,水位線就好像一直保持一個較為平穩的狀態。

同時,我們的車廂也因為水流沖擊出現了偏移,呈現出一邊高一邊低的狀態。向上翹的一側,車廂窗戶暴露在水體之外。當時人們就提議,用車廂內的滅火器砸處於高處的車廂的窗,而不是砸門。

前面一節車廂的車窗砸開後,缺氧現像有了明顯的好轉,大家開始逐漸地恢復正常呼吸,外面的水位也沒有繼續上漲。我們處在車廂前面的人也不斷地在向後傳話,讓他們用滅火器鑿開車窗。起初只是一兩個聲音在喊。

逐漸,我所在的這節的車廂中,聲音逐漸匯聚在一起“用滅火器砸車窗”。

救援人員出現

也大約是那個時候,救援人員出現在車廂外面。他們最先通過鑿開的那處玻璃窗,將破窗器遞到車廂內。車廂內裡面大家也在接力將破窗器向後傳遞。

我因為處在一個相對靠前的位置,所以也不太清楚後面的狀況,只記得往後看黑壓壓一片都是人。隨後,救援人員把前面的車長車廂打開了,並嘗試從車廂外側砸玻璃,但當時由於鑿打玻璃過於費力,且前面的車廂也已經打開,他們最後也沒有繼續下去。大家陸續從前面的車廂疏散出去。

最先救出去的應該是兩三名孕婦,因為長時間泡在冷水里,她們都是虛弱到缺氧的模樣。之後救出去的是孩子,再之後是女生,我算是女生當中出去比較早的。雖說當時外面的水流相較之前已經平穩了許多,但是依舊很急,尤其是在由車廂到人行走道這一短距離,水流非常急。

救援人員主要是在車廂和扶手處開展救援,他們在車廂外將我拉上來,下面車廂裡有乘客自發地站在出口處託我一把。全靠他們的一託一拉,我才能逆著水流出來。從車廂和激流中脫身後,走大約十來米,水位就退到小腿以下比較安全的位置。而在通向出站口的約200米的距離中,我們基本上是相互攙著走,能走的攙著不能走的,跟著前面指引的救援隊員。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到了出站口,也能看到很多救援人員在那裡擋著洪水。他們也會指引我們踩著他們拉的線,讓我們踩著過去。出站的時候能見到很多人在和你逆著方向走,有救援人員,有醫護人員,有地鐵員工,還有很多我不太能辨別職業的人,在往車廂那邊去。

也能看到指揮人員焦灼地不斷在打電話,還有穿著地鐵製服的員工詢問你是否有不適的情況出現,通道一旁也架起安置用的椅子和床。我出站的時候還見到了一位年輕的母親和她的孩子,孩子沒什麼事,母親則是明顯的缺氧狀態,十分虛弱,可能因為一直在護著孩子。

鄭州地鐵恐怖大水襲擊,被困者講述車廂內幾乎滅頂4小時經歷

從開始被困到撤離到安全區域,前後約4個小時。出站後,因為那一片的道路依舊處於被淹的狀態,我擔心窨井蓋被沖掉,也擔心漏電情況出現,我還是沒能回家,只能在朋友家住下。

中國官媒的報導: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