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生休學創業去!國產3D印表機 FLUX團隊募資近五千萬台幣

募資成功的心得以及經驗的重要

問:想請問團隊在 Kickstarter 上募資的心得,以及 SVT 計畫是否對於你們有積極的影響。

 

答:我們大概是七月開始準備要募資,整個籌備期到上架大概是四個月,群眾募資這個方向是我們很早就決定的,所以不管是做原型,或是拍影片,都是為了群眾募資而設計的。

那個時候,我們發現了 SVT 這個計畫,當時我們的了解就是帶台灣的團隊去矽谷三個月,去學一下創業相關的知識、或是體驗一下那邊的創業環境,我們那時認為這都是個機會,就該把握一下,而很幸運的我們最後也有被選上。畢竟我們要做的群眾募資 Kickstarter 是一個美國的平台,我們認為說去矽谷的三個月,可以讓我們了解的更多,能夠把我們的這個專案做的更好。

▲ FLUX 團隊於 Kickstarter 專案放出的簡介影片

也因為這個計畫所以讓我們認識了許多人,可能是台灣人在那邊創業,或是當地的 VC,而這也讓我們了解到自己的專案還有許多的不足:我們相信我們的產品設計的很棒,但是我們「賣」東西的能力,述說文案的精采程度也都還不夠,而到那邊接受到了許多在美國行銷的建議,而也因為參與了這個計畫(到矽谷),我們延遲了 FLUX 的計畫一直到 11 月中,不斷的校正與修改。FLUX 能夠這麼成功,在美國的這段時間影響很大,當然在台灣時我們也有收到很多的建議。

當你收到建議的時候,要不要取用你自己必須決定

其實現在也有很多團隊會來詢問我們,為何 FLUX 可以這麼成功?

我們通常會告訴他們:去請教有做過的前輩,然後去找到適合 FLUX 的建議。

如果你也想要創業,要記得,最了解專案的人是你。而我們團隊小小的,而除了我們的設計「一百」之外,也幾乎都沒有工作的經驗,所以一開始直接拉到矽谷其實還滿高壓的。在矽谷,大家會一直挑戰你的想法,會非常積極的去討論大家創業的計畫,你必須要反應的夠快,而且英文的能力也必須要不斷的成長。

我們一直在練習著「怎麼樣賣我們的產品」的過程中,一直收到很多來自於創業家、創投、甚至路人給我們很多的建議,可能我們只是吃個飯,隔壁桌碰到也是在做創業的就會開始互相討論,互相挑戰對方,一起成長。

一方面矽谷,也有著各國的人,如果我們要做一個國際的行銷,也是很適合的成長環境,如果在台灣的話,就可能會比較專注在台灣的市場行銷而已,比較難行銷到全世界。

台灣大學生休學創業去!國產3D印表機 FLUX團隊募資近五千萬台幣

▲ 前幾代的原型機

另一個學到最多的是關於到錢的部份。

一開始,我們的花費可能都是小額的,大家湊一湊,在矽谷我們學到什麼是募資、Burn rate、A輪融資等等的,開始對數字有一些感覺。其實我們的募資金額超過一百萬的時候,團隊有在想要不要提前結束。

開心只有一開始,很快的那些數字對我們來說就變成了壓力。那些並不是給我們的錢,那其實就是訂單,我們要能出貨,要把品質做好,要能讓贊助我們的投資人滿意。

 

關於休不休學,其實不是那麼的重要

問:團隊中似乎有成員是先休學來完成 FLUX 的工作,想請教你們認為,學歷與創業的取捨是否是存在的。

 

林士生:其實我是已經畢業了,不過我現在是還有在念台大的 EMBA 研究所,現在是暫停休學。我的想法是說,我們大概四月的時候成立,那時候大家都還是有學籍的情況,那時候我們認為這是一件可以做的事情,我們就先做再說,先把事情做好。

最後會決定休學,是因為要去矽谷三個月,要離開台灣三個月。我個人認為去矽谷這件事情是一個轉捩點,如果我們現在還在台灣的話,我們可能就不會休學,因為台大就在附近,要兼顧學業比較容易,但如果去矽谷,脫離我現在的生活圈,我就得必須專心在創業這件事情。

我覺得去矽谷真的是很難得的,對一個新創事業來說非常的有幫助,但我不會認為說我是為了創業而把我的學業都捨棄掉,我只是為了去矽谷而暫停而已。我認為說我在這個團隊,我們去矽谷,我們可以把這件事情做好,所以我就休學了半年。

台灣大學生休學創業去!國產3D印表機 FLUX團隊募資近五千萬台幣

▲ 在之後原型機被取消的「控制盤」設計。

馮硯:我是台大資工大四,然後暫時休學。我覺得去矽谷這件事情是非常的有意義,也非常的值得,絕對的值得。所以當初在思考要不要休學的時候,其實只是在考慮麻不麻煩而已,休學可以讓我在學校的事情都暫時停止,比較能夠專心。不過我只是決定休一學期而已,不是說要放棄台大的學歷,因為...如果我不幸,不幸還得在台灣去工作的話--在台灣做軟體工程師是一件滿不幸的事情,這也不需要掩飾--學歷還是很重要的,這沒有辦法,所以我不管怎麼樣,都還是會去拿到台大資工的畢業證書。

所以我認為,休不休學,是要看你為了什麼東西而去休學的,如果說你只是說:唉呦,好像創業都要休學耶,我會覺得 WTF,不過如果你找到你真的想做,或是有類似的情形(指去矽谷的機會)發生的話,我認為這樣休學是很值得,而且有一個要點是,你休學並不是退學就離開學校了。所以在當時我們也沒有很下定決心,覺得就只是延畢一年之類的。所以我覺得休學並不是一件很值得被提的事情,不過在台灣社會大家好像會把這看得比較重要,很喜歡在上面做文章那樣。

不過因為我已經大四了,我剩下才六學分修一修很簡單就能畢業,不過團隊中應該會有人繼續休學下去。

從房間滿佈零件的床上組起來的第一台 3D 印表機開始

江尚峰:嚴格來講我也是休學,不過我也是研究所,我是在 FLUX 之前就自己先出來創業了,之前先跟朋友開了一間房地產公司,我們當時是想要解決一個問題,像台北這麼多人與房子,但是閒置的空間想要租房子的人中間似乎還有一段距離。我們認為仲介的機制是有問題的,因為它是用抽傭的方式,在這個機制下,它必定會往房東那邊靠攏,房價也會往上跑。所以我們想要做一個新的遊戲規則,我們想要先去找租屋的「需求」,當需求都在你這邊的時候,房東自然會過來找你。那時做了一陣子後,公司上了軌道後,我覺得我的階段性任務到了,所以就離開,開了自己的設計公司,做網頁設計的案子與品牌行銷的策略規劃,也在那個時候認識我們現在的執行長軒恩,那時候因為他才大二,不過他是個程式的小天才,所以我們就找他來寫網頁的程式,後來他就問我,對 3D 印表機有沒有興趣。

那個時候雋仁與軒恩就在他們的房間組了一台 3D 印表機,他們有軟體與硬體的技術,可以將整個東西做起來。

台灣大學生休學創業去!國產3D印表機 FLUX團隊募資近五千萬台幣

林士生:其實矽谷這件事情對我們影響很大,因為我們其實都還是學生,除了一百之外--

江尚峰:每次看到報導說「五個台大學生」我就會想說其實我不是學生了,哈哈。

環境的改變讓團隊的「創業」情境更加鮮明起來

林士生:當時軒恩跟雋仁他們是核心, 一開始真的拿出錢來創業,但那個時候其實我是覺得比較好玩的,直到去矽谷之前我才真正的去思考說 FLUX 對於我,矽谷對於我的意義。我在這時候才真正感覺到了責任,在那個時候,我才真的覺得說我現在在創業。到了矽谷之後我們收到很多意見,然後收到了很多訂單,看起來好像是一筆鉅款(一百六十多萬美金),但它其實就是訂單,是一個責任,變成了一個壓力。我本來只是想要做好一件事情,但很多人贊同了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必須做的更好,我有這個責任在。

我一開始會比較刻意的迴避,不會說我的「創業團隊」,會說我的「團隊」,或是我的「朋友」,但是我現在比較可以有信心的說,喔我現在正在創業,我們是一個創業團隊,我們在做一項產品。一開始會覺得說「隨時可以抽離」的感覺,但現在,會覺得這是在做一個事業。

林士生:其實出國(矽谷)有一個最大的好處,是大家能夠達成共識,大家不會覺得說那只是一個小專案,一個事件,會開始認為那是一個事業,在聽到更多的意見,在開始感受到壓力的時候,會覺得,自己能夠做的更多。這是一個轉變,讓大家都更加認真的去面對這件事情。其實也不一定要出國,主要就是環境的改變或是心態的轉變,像很多台灣人也在募資網站上取得成功,他們也沒有出國。

結語

在募資結束之後,FLUX 團隊也坦言道「爆紅」其實也是一個挑戰,有多家台灣國內外的平面、電子、網路媒體上門採訪。而目前它們所在的新創團隊共同工作空間「台大車庫」也聚集了許多還默默無名的新創團隊。FLUX 目前的成功帶來的除了本身的事業發展之外,筆者認為,讓大家敢於把夢做大,並起「大丈夫應如是也」或「吾可取而代之」的積極想法,或許是在這台特別的 3D 印表機大賣之外的更廣泛的象徵意義。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