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10 月 23 日,在外界看來毫無預兆,Airbnb(中文名:愛彼迎)中國區負責人葛宏突然離職了。這離他升任 Airbnb 全球副總裁、開始全權負責這家估值高達300多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的中國業務,才僅僅 4 個月。

在公告裡,Airbnb 沒有透露更多訊息,只是有發言人稱,葛宏「已經離開Airbnb追求其他機會」。蹊蹺的是,在他離職之前,該公司聯合創始人 Nathan Blecharczyk 宣佈將出任中國區主席,而他離職之後,中國區業務由該公司駐新加坡的地區總監蕭錦鴻(Siew Kum-Hong)臨時負責。

空降的聯合創始人,突兀的離職消息,繼任者臨時負責……儘管很多媒體把這場不同尋常的人事變動解讀為「中國業務失利」或者「總部不放權」,但是,關於葛宏和他帶領下的中國辦公室的傳言,突然在Airbnb 內部甚至整個矽谷爆炸了。

有人說他在公司搞政治正確,結果不得民心;有人說中國區 KPI 考核太嚴格,沒達到要求被開了;更有甚者有拿Airbnb中文名為由,質疑中國區沒有實權;以及,還有一大幫圍觀群眾,在問題下面吐槽 Airbnb 服務糟糕。

但根據多方求證,葛宏的離職,卻不是因為上述理由,而是和 Airbnb 中國區管理團隊部分成員被指公德和私德有失有關。

葛宏早年就讀於清華大學,後前往耶魯大學進修,取得電腦科學碩士學位。

畢業後,葛宏加入 Google 開發交易和 AdSense 廣告。2009 年,他加入了 Facebook 擔任工程總監 (Engineering Director),負責從零開始打造 News Feed 廣告系統。

積累 6 年開發和帶隊經驗後,葛宏跳槽到 Airbnb,隨後升到了全球副總裁,被委以重任,重新打造 Airbnb 中國業務。

 

工程主管被指惡劣對待員工

10 月初,企業社群 Glassdoor 上出現了一則前員工對 Airbnb 中國的評價,標題很直白:「避開北京辦公室」 (Avoid Beijing ofice)

在這個帖子裡,這名前員工很憤怒地寫著:

產品團隊管理層惡劣對待和辱罵員工。有人站出來質疑他們的行為,事後卻被開除。總部不在乎北京辦公室發生的一切,北京管理層為所欲為。

這個頁面用關鍵詞能搜到,但點進去已經看不到了。這是保存下來的截圖: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在帖子裡,這位前員工提到,Airbnb 北京辦公室的員工們都很友善,而且會關愛其他人,但是北京管理層的作為卻讓很多員工都像在「地獄一樣」。他還建議總部的管理層要面對現在產品管理團隊的問題,直接和員工們談談,瞭解更多反饋。

在極其重視打造積極正面的公司文化的 Airbnb,「管理層惡劣對待和辱罵員工」,這是一樁非同小可的指控。

Blind 是矽谷很流行的一個匿名職場社群,只有用公司網域信箱才能註冊,而且只有本公司的人才能看到。根據內部人士提供的 Blind 截圖,有員工把 Glassdoor 裡的截圖發到了 Blind  上,詢問是否屬實。

結果,不少瞭解內情的員工跳出來進行了證實。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這段關於 Airbnb 北京辦公室的評價真實嗎?

-很遺憾是真的

-從我聽到的來說,是的

而隨著這樣的爆料越來越多,在另外一個帖子裡,有人直接點出了「惡劣對待和辱罵的員工」的主角——Airbnb 中國團隊的工程主管(Head of Engineering Airbnb China)。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這位 Airbnb 中國工程主管多次在北京辦公室內用髒話侮辱員工,導致多名工程師患上抑鬱症。

在中國的社群網站「知乎」上,甚至有一個匿名回答是這麼說的:

一言不合就辱罵,甚至人身攻擊,恐嚇下屬工程師。其中兩人因此得了抑鬱症並在北京當地住院治療。結果一名康復,離開Airbnb中國回到美國本土總部繼續工作。另外一名被工程主管恐嚇並強令辭職,隨後轉業加入了今日頭條。

內部人士稱,該工程主管的所作所為,導致 Airbnb 中國團隊幾近「分崩離析」:

那些最早從 Airbnb 總部過來的,一些申請回了總部;而一些本地招聘的同事則跳槽去了其他公司;

也有員工匿名透露,她會把離職的員工從包含現、前員工的微信群裡刪掉,加回來被她發現又刪掉。員工流著眼淚給離職的同事開歡送會。

而隨著這樣的事越來越多,大家積累的怨氣越來越大,「人們都喪失了信心。」:員工的怨氣甚至轉向了公司高層,認為他們只顧賺錢其他不管,違背公司價值觀。

舉個例子,我們在中國招的資深 Android 開發 Mark,對我們的價值觀篤信不疑,卻被辱罵和惡劣對待,以至於患上抑鬱症,最後被迫辭職。

-我的天,這是真的嗎?員工的地獄?難以置信。高層們是真不作為還是只要賺錢其他隨便?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中國區負責人,為何對此視而不見?

當遭遇如此大的內部危機、公司文化遭到挑戰、人才紛紛流失後,中國區的負責人葛宏卻沒有做出任何措施。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的工程主管是個很無情的人,上面還有她的中國區 VP 罩著。」

內部人士指出,中國工程主管在辦公室裡罵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員工現在情緒很糟糕,釋放出負能量。但最讓人喪失信心的是,多次舉報後,她的上司——中國事務負責人、全球副總裁葛宏卻無動於衷。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追溯到過去,葛宏跟該工程主管,其實早就共事過。葛宏前一份工作是 Facebook News Feed 廣告工程總監(Engineering Director),而後者加入 Airbnb 前也在 Facebook 的這個團隊。

葛宏: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被指「惡劣對待員工」的當事主管: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二人在 Facebook 的工作時間重合了三年六個月,合作已久。2014 年,葛宏就在自己 Facebook 帳號上發表貼文,稱與搭檔合作愉快。評論中已經有人點透,葛宏表揚的是誰(圖片來自知乎匿名回答,為保護無關人士打碼)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LinkedIn 資料顯示, 2015 年初,該主管才從 Facebook 跳槽到 Airbnb,職位是工程經理 (Engineering Manager, EM),工作地點在舊金山。

僅一年後,Airbnb 開始全面發力中國區業務,從 Facebook 挖來了葛宏擔任中國產品和技術研發團隊領頭人,不久,她也升職為中國的工程負責人(Head of Engineering)。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一些員工質疑她的管理經驗不足也能委以重任,表示不服,但考慮到 Airbnb 中國團隊開始本來也不大,最一開始從矽谷過去的落地團隊(Landing Team,指最初去往中國實現業務落地的團隊)也才七八人,總部還是認可了這個指派。

然而正如文章前面所說的,無論是因為缺乏帶隊經驗,還是情緒管理問題,該工程主管的所作所為,現在已經成為這場 Airbnb 中國辦公室輿論風暴的源頭。

不少人都也都把此歸咎於她的直接上司葛宏對此的不作為甚至是包庇。

「來自上司的保護讓她更加肆無忌憚。很早以前,員工就開始懷疑二人之間有什麼『工作之外』的關係。」內部人士說。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而 Blind 裡也有員工稱,二人之間確實有「越界」發展親密關係(該工程主管先前為已婚身份,今年已辦理離婚手續),左右了葛宏對員工投訴工程主管一事的處理決定,此事「在北京辦公室裡製造了有毒的氛圍,違反了Airbnb 的價值觀。」

正是此事實在鬧得太大,終於 Airbnb 管理層不得不做出回應。據稱,葛宏被緊急召回美國總部接受調查,和總部管理層達成了一致,在回到總部的當週主動辭職。Airbnb 公開宣佈聯合創始人Nathan Blecharczyk被任命為愛彼迎中國的主席,中國區業務將由該公司駐新加坡的地區總監蕭錦鴻(Siew Kum-Hong)臨時負責。

員工越級舉報,總部處理不力

從內部的抱怨裡可以看出,包括北京的員工多次嘗試過越過葛宏直接向總部高層進行反饋,或者透過 HR 渠道反映問題,但是都沒有得到及時的回應。這直接讓員工們對公司管理層產生了失望的情緒。

創始人知道這件事。HR 主管來過北京很多次了。我們的公司最終還是決定什麼都不做。這事是對我們價值觀的踐踏。我對高層層和布萊恩·切斯基( Airbnb 聯合創始人兼 CEO)十分失望。

落地團隊都開始回總部了。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有內部人士說,落地團隊最開始前往中國辦公室,就是為了做出一些成就,但是最終獲得的只有失望。「誰會待在一個領導隨便辱罵人的地方呢?」 還有人表示,一年前,員工們就在公司渠道對這件事進行了正式反映,但什麼都沒有發生。

後來情況終於鬧大,事情才得到處理。

可是,Airbnb 中國員工仍未得到滿意的答覆。總部的處理很匆忙,調查只用了一星期不到,該辭的人辭,該頂上來的人頂上來。事後,總部既沒有對此事提供解釋和公示,也沒有對之前利益和精神受侵害的同事做出任何補償,更沒有承諾今後如何杜絕類似的情況出現……整個流程顯得草草了事。

受影響的不只是中國區員工

雖然事情看似以葛宏的離職告一段落,但是這件事情影響到的,卻不只是當事人、Airbnb 中國辦公室員工,還有很多總部的員工。

無論是公開管道還是匿名論壇,或者是內部爆料中,除了他們認為這件事對員工造成了傷害以外,還有一句話反覆出現:

(這件事)違反了公司的價值觀,破壞了公司的文化

為什麼 Airbnb 員工如此重視公司的價值觀文化?

這和 Airbnb 創立以來的理念有關。作為分享經濟的鼻祖和重要實踐者,Airbnb 是極其重視文化和價值觀的公司,他們認為,要打造一個屋主和住客的良好社區氛圍,首先就要打造一個良好的公司內部文化。

2013 年,創始人兼 CEO 布萊恩·切斯基就在致全體信中引用投資人彼得·蒂爾的話:Airbnb 最重要的事就是 「Don't fuck up the culture」。(別把公司文化搞砸了)

Airbnb 的公司文化到底是什麼?切斯基的解釋是:「與人合作,去做讓你充滿熱情的事情,企業文化關乎企業的方方面面——如何招聘、如何發郵件、走進公司大樓的時候第一感覺是什麼……」

所有去過 Airbnb 辦公室的人都會對充滿創意的裝潢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有種說法,說 Airbnb 的辦公室也是它的產品。而這就是文化的一個體現。

最崇尚平等文化的Airbnb,中國分公司卻變成「地獄職場」?中國區負責人上任四個月閃電離職

工程副總裁(VP Engineering)邁克·柯蒂斯也曾表示,Airbnb 已經不再是一個創業公司了,正經歷規模化發展帶來的企業管理挑戰。煩惱就在於如何在擴張、解決規模化發展帶來的「產能不足」的問題的同時,不稀釋企業文化。

而爆料中的指控,揭示了被頂禮膜拜的公司文化在 Airbnb 中國的尷尬處境:工程主管可以隨意對待員工,而中國負責人可以一手遮天。

原本,Airbnb 的口號是「家在四方」 (Belong Anywhere)。

Airbnb 中國區北京辦公室員工發覺,領導在公司裡玩家家酒,自己在這裡卻找不到家的親切感和歸屬感。

這讓 Airbnb 創始人和員工們努力推行和維繫的公司文化,失去意義了。

鬧劇的影響甚至蔓延到了總部,有員工透露,即將到來的公司節日派對也有可能因為此事受到影響。

隨著事情的細節進一步流出,這件事開始在矽谷爆炸性蔓延,並且開始被當地媒體注意到,甚至被解讀為 Airbnb 在中國進展、業務不順。對於 Airbnb 來說,這實在不能說是一件正面的事。也不知道 Airbnb 中國招聘的時候,怎樣才能擺脫 「Avoid Beijing office」 遺留下來的壞影響。

 

▶ 訂閱頻道+留言,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