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mo 與 Uber 一案雙方和解,這對自動駕駛汽車的未來有甚麼影響? 第一場關於自動駕駛汽車的法律大戰終於落下了帷幕,雙方以和解告收,這意味著什麼呢?

Waymo 與 Uber 一案雙方和解,這對自動駕駛汽車的未來有甚麼影響?

法官席上,聯邦法官威廉‧阿普斯(William Alsup)說:「這個案子現在已經成為歷史了。」

Waymo 起訴 Uber 是第一場關於自動駕駛汽車的法律大戰,在(當地時間)上週五早上以和解協議結束:Uber 向 Waymo 提供了0.34%的股份(價值2.45億美元或1.63億美元,具體取決於你如何計算 Uber 的價值),並保證不在自家車輛中使用任何 Waymo 的軟體或硬體。Uber 首席執行長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在公司網站上發佈的一份聲明中寫道:「我想對導致我寫這封信的行為表示遺憾。」

Waymo 聲稱,長期在谷歌工作的工程師安東尼‧萊萬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辭職創辦自己的公司時,帶走了數千份重要的技術文件,包括他幫助開發的光達感測器的設計圖。幾個月後,Uber 以近6億美元的股權收購了萊萬多夫斯基的公司,並讓萊萬多夫斯基負責其艱難的自動駕駛汽車研發工作。按照 Waymo 的說法,萊萬多夫斯基和 Uber 盜用了 Waymo 的商業秘密加速了他們的開發工作。 

這起訴訟體現了一個正在蓬勃發展的行業早期的利害關係。當時,一個好的光達系統是如此稀有和令人垂涎,以至於它是值得偷取的。所以,像萊萬多夫斯基,十年前幫助創立了谷歌的自動駕駛汽車團隊的工程師,做出什麼行為都不難理解。而且,只有谷歌和 Uber 這兩家公司,渴望將數百萬的人力駕駛的汽車轉化為利潤更高的自動駕駛汽車,這個願景佔據了幾乎所有相關媒體的新聞頭條,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

現在的世界看起來不一樣了。有20多家公司正在研發光達,萊萬多夫斯基這樣的工程師,在新一代接受了機器人技術和機器學習培訓的工程師的崛起中失去了光彩。至少有6家沒有捲入這場風波的公司已經證明,在沒有人的幫助下,他們能夠讓汽車自動行駛。

Waymo 起訴 Uber 是一場圍繞著一項曾經被小心翼翼保護的技術的戰鬥,而如今這種技術已經司空見慣了。既然訴訟已經解決了,每個人都可以翻開教科書的下一章了,所有的公司都在成長,並找出如何部署他們所創造的東西。

「這表明, 自動駕駛問題不是僅靠一個東西就能解決的,」風險投資公司 Lux 的合夥人沙欣•法什奇(Shahin Farshchi)說。「這需要建立在很多東西和讓很多東西一起工作的基礎上。」

在 Waymo 提起訴訟之前,其他公司就已經把「賽馬」變成了一場「狂奔」:通用汽車收購了自動駕駛的創業公司 Cruise。神秘的創業公司 Zoox 在舊金山開始進行測試。Waymo 的開發主管布萊恩‧塞爾斯基(Bryan Salesky)創辦了 Argo AI 並與福特合作。前谷歌無人駕駛主管克里斯‧厄姆森(Chris Urmson)創立了 Aurora,目前正與大眾、現代和中國的汽車製造商拜騰合作。

當然,這個案子解決有著明顯的影響。首先,Uber跨過了這個檻,活了下來。之前可能會使其自動駕駛計畫癱瘓的10億美元罰款或禁令已經煙消雲散。正如 Uber 聯合創始人特拉維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所證實的那樣,該公司將自動駕駛技術視為其存在的關鍵。如果有人能夠在 Uber 之前就知道如何在沒有司機的情況下運營出租車服務,那麼 Uber 就輸定了。

Uber 以相當低的成本贏得了「第二人生」。在這筆交易中,沒有資金轉手。Waymo 只獲得了這家叫車公司0.34%的股份。訴訟中的每一方都需要自己向律師支付費用。在此之後,科斯羅薩西在他冗長的「Fix Uber」列表上又劃了一個勾,該列表還包括了一場「大掃除」。此前,該公司透露,在發生了5400萬個賬戶安全漏洞後,該公司賄賂了黑客,並在倫敦為安全違規行為道歉。

與此同時,Waymo 仍然在自動駕駛汽車領域保持著領導地位,並向競爭對手展示,為了這個位置,它願意流血。「從 Waymo 的角度來看,這很好,讓所有人都注意到:『我們非常重視我們的領導地位,我們會跟任何一個挑戰這一地位的人去大干一場,』」專注於交通運輸的風險投資公司 Trucks 的聯合創始人雷利‧布倫南(Reilly Brennan)說。

 

保護知識產權意味著告訴員工什麼是秘密,什麼不是秘密——特別是當他們要離開的時候。

貝利‧卡瓦裡裡律師事務所(Bailey Cavalieri)的律師約翰‧馬什(John Marsh)表示。「僱主說,『嘿,順便說一下,當你開始在這裡工作的時候,你簽署了商業保密協議,如果你有問題,就來找我吧。我希望你會遵守這個協議。』」

在庭審中,一名 Uber 的律師向 Waymo 工程師薩莎‧茲布羅澤克(Sasha Zbrozek)詢問,谷歌是否會監控有人正在下載大量文件的活動。

「不,」茲布羅澤克回答說。當你從飲水機上接水的時候,沒有人會監視你。

這種自由的時間可能會結束。當自動駕駛技術接近現實,只待更好的政策和更多的規則時,你想給某人錢希望能夠獲得好處,也許還有一台鏡頭在監視著飲水機。

原文鏈接:https://www.wired.com/story/uber-waymo-trial-settlement-self-driving-cars/

  • 本文授權轉載自:36k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