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名噪一時的台灣恐怖遊戲《返校》的製作商赤燭,在前幾天又公佈了他們新作品——《還願》的首部宣傳片。幾張看似毫無信息量的預告圖,串起來卻成了一段驚悚的故事。

本文授權轉載自遊研社

片中的畫面呈現,用的是極具辨識度的老廣播電視風格。粗糙的文字特效和圖案設計,故作嚴肅的語音播報,以及頗具歷史感的主持人裝扮等等,彷彿一下子把許多觀眾抓回了那個若隱若現的,關於上個世紀的回憶之中。

這部預告片一經發出就得到了廣泛傳播,觀眾們對它的興趣似乎早已蓋過了《返校》和開發商赤燭的影響力本身。另外,片尾「草東沒有派對」樂團的歌曲《頂樓》出現,也給了一些朋友額外的驚喜。

沒看過《還願》預告片的網友可以先了解一下:

▲《還願》官方預告片

不過,看完宣傳片的朋友可能很難單純的沉浸在對舊時代的回憶之中。

因為整個片子雖然看似只是在放一些在那個時期的日常電視畫面,但看過之後總讓人感覺到一種莫名的詭異感,但又說不出到底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集中在電視的鏡頭拉遠之後,那個昏暗破敗的房間、像是受到非自然力量突然關上的房門,以及最後遊戲名稱LOGO出現時若隱若現的小姑娘,都讓整個預告片籠上了一層恐怖的陰影。

然而,我們從這部預告片中所能得到訊息又非常有限,除了時代背景和舊公寓的故事舞台,似乎難以再挖掘出更多有用的訊息了。

那麼看到這裡,是不是想知道後事如何,只能等待開發商的後續消息了?

並不。

其實早在去年8月份開始,開發商赤燭就開始陸陸續續透露出《還願》的相關消息,只不過每一次都是以單張單張的圖片的形式放出,而這些圖片的訊息量也看起來非常有限,它們似乎只是一些襯托故事背景的遊戲製作相關設定。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事實上,其中的每張圖片都比表面上深刻許多,他們或者需要用特殊的方式進行處理,或者需要與其他圖片互相聯繫,才能看到這些圖片真正想要表達的含義。也就是說,《還願》還沒發售,解密遊戲就已經開始了。

只要將它們串在一起,故事大概輪廓就漸漸清晰起來。

在這些圖中,訊息量最大的可能就是那張公寓門口的雜亂告示圖,當然,普通觀眾第一眼看上去可能會認為,這張圖應該只是被用來做一個概念設定。但如果將這些告示細細讀來,其中的眾多反常訊息卻讓人心神不寧。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最顯眼的是一張「6梯5樓」的房屋出租告示,但租價從8000不斷劃掉重寫,一路降到1000直至「面議」,房東為何如此急於租出這棟房子,又是什麼原因讓大家對這棟房子敬而遠之呢。

後面一張「互助隊公告」可能是其中的一個原因,上面寫道:

「五樓長期散發不明惡臭,請不要在樓頂堆放垃圾,謝謝。」

只是這些訊息,我們並不能得出什麼結論,但關於這份惡臭,令一張宣傳圖中也提到了,這是一張小學生的日記: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我今天跟美美一起回家,她眼睛大大的頭髮長長的很像明星,可是她都不笑,她說她爸爸都忘記接她,也忘記倒垃圾家裡很臭陳伯伯提了兩個很大的水桶要回家餵魚所以我跟美美明天要一起去陳伯伯家%#@玩。」

在這裡,「臭味」的源頭也是指向陳伯伯家的「垃圾」,但又牽出了新的問題:這個陳伯伯餵魚為什麼要提兩個大水桶?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魚?

關於這個問題,門上的另一個告示有解答,就是那個水族水箱的售賣公告: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紅龍體態良好個性溫順,但它每天晚上跟我說很多討厭的話,我把它嘴堵住。過幾天魚死了我把水放乾給它點上香,但……」

這則告示的反常性就非常明顯了,比如「說話的紅龍」,「為死魚上香」,就連「售」字都像是「住口」二字改動得來

將兩件事一聯繫,不難猜到日記中提到的「陳伯伯」就是這個賣魚缸的人,也是美美的爸爸;而需要用兩個水桶餵的魚,則是「紅龍」。

這張告示的旁邊還有一則同樣不尋常的尋人啟事,上面寫著:

「有沒有人看到我女兒?她在哪裡?我女兒呢?她有長頭髮大眼睛…… 」

這個長頭髮大眼睛的描述,不出意外應該就是上面小學生日記中提到的「美美」了,

小學生日記中,還可以得出一個訊息:美美說她爸爸(陳伯伯)會忘記接她。結合這個不知道「長頭髮大眼睛」女兒去了哪兒的告示,可以進一步反映這個家庭詭異的生活狀態,而「陳伯伯」的精神狀態似乎也不太正常。

那麼,籠罩在這個家庭上的詭異面紗是什麼呢?

下面這張圖,可以給出進一步的解答: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從這次的新預告片中的場景可以看出,這個房間正是之前宣傳圖片中的房間,但家居佈局卻又不太相同,因為這是一個房間對立的兩個面(照片拍攝的一面/電視機反光映出的一面)。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種種跡象證明,這個家庭的「命運」跟這個叫「七彩星舞台」的選秀節目息息相關,而這份命運又是什麼呢?

看這張圖: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這是以前小時候常見的換衣紙娃娃,但如果把這個簡單的換裝遊戲玩一玩,便可看出端倪: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由於衣服與身體不貼合,最終呈現了四隻手的女孩形象,這雖然可以理解為是一個低級失誤,但如果仔細觀察女孩的手勢和「四隻手」展開聯想,可以猜到這本身就是一個「觀音」的形象。 

有沒有覺得「觀音」的形像似乎有點熟悉?其實它在本次預告的片尾,也就是《還原》的遊戲海報中已經出現了!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再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看出海報中「觀音」有惡魔身上常見的兩根長角,顯然這觀音必不是善類。他可能是什麼呢?大概跟前面告示中提到的「紅龍」有關吧。

另外海報中長頭髮的小姑娘,應該就是前面一直提到的——像「明星」的美美。那她頭上蒙著的類似眼罩的東西呢?

它來自閩南文化中特有的宗教儀式「觀落陰」。信徒認為,透過這種儀式可以讓活人的靈魂前往陰間旅遊。直到如今,台灣民間依然有宗教團體在組織「觀落陰旅行團」。也許,玩家在遊戲中扮演的角色就需要透過這種方式來觀察類似「陰間」的另一個世界,獲得揭開真相的線索。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所以,結合這些圖片和最新宣傳片中得到的訊息,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對於遊戲劇情的大致猜想:

一戶家庭中的某人為了「當明星」而許願,但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很像明星」的美美就是這個願望的中心,她實現了當明星的願望,但由於所祈願的「神明」並非善類,使得整個家庭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玩家在遊戲中很可能會扮演長大後的「美美」或寫日記的那個孩子,像《返校》中的魏仲廷一樣,在事發多年後重返現場,為過去「還願」。

最後,我也不得不說出那句早就應該說出的話: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遊戲,屆時只有讓玩到遊戲的你來親自感受了。

對了,還沒說導致這個5樓6棟惡臭的「垃圾」,到底是什麼。還有一張圖忘了放,下面的這則連環畫,從右往左看

惡臭的來源,會不會是最後那一張呢?

《返校》開發商赤燭新作《還願》,幾張預告圖就讓人脊背發涼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