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快結束了 VAR 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其實每一屆世界杯,都是「史上最科技的一屆」。但俄羅斯世界杯的科技主角,毫無疑問是VAR。更多的12碼、決定勝負的判罰、球迷們開始習慣「VAR時間」,這些變化毫無疑問讓VAR技術變成了體育科技絕對的年度焦點。下個賽季,五大聯賽中法甲和西甲也會開始使用VAR,這樣除了英超之外,歐洲主流聯賽基本都會進入「VAR」時代。

世界杯快結束了 VAR 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但縈繞左右的,卻不僅僅是掌聲和歡呼,還有爭議,甚至謾罵。不久前,摩洛哥球員阿姆拉巴特在西班牙扳平摩洛哥後,對著轉播攝影機喊出了「VAR就是一坨屎」。這種極端現象背後,是大量知名球星、足球評論員,甚至裁判公開批評VAR,而歐冠和英超這兩個流量焦點,直到今天還是不願意對VAR敞開懷抱。

眼看世界杯只剩下幾場比賽,VAR的爭議卻似乎剛剛開始。 

2016年3月的國際足球理事會年度成員會議上,通過了用兩年時間實驗VAR技術,並決定是否在全球推廣。換句話說,俄羅斯世界杯本來就是對這些新科技的「期末考」。 

在世界杯已經進入最後階段的時候,VAR交出了多少分數呢?

VAR+定位球=無限大的裁判權力 OR 莊家神器?

一句話解釋VAR,就是在設置一個專門盯著監視器的遠端裁判組,透過球場上大量攝影機、慢速攝影機與越位攝影機,用「上帝之眼」判斷球場上發生的事情,提醒主裁判犯規與判罰標準。

毫無疑問,在強大的球場攝影機和高解析度影片技術支援下,VAR對於比賽公平性的提升是巨大的。承認VAR總體利大於弊不是難事。

比起褒獎,更讓人關注的是VAR引發的問題。相比於以前VAR的負面評價,在世界杯這種單場比賽價值極大的場景裡,VAR的新問題爆發了出來:是不是有了VAR,裁判想讓誰贏都可以?

這種看似誇張的假設,集中出現在定位球防守上。球迷都知道,定位球防守中拉拽和各種小動作是家常便飯。但在VAR的監視下,無球狀態下的任何拉拽都可能被放大,突然之間形成12碼罰球。這種情況下出現的12碼罰球在今年世界杯中已經屢見不鮮。

世界杯快結束了 VAR 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而如果防守球員極力去避免犯規,就會變得小心翼翼,從而讓進攻方有利。最終結果是,這屆世界杯中12碼罰球和定位球進球史無前例的膨脹,從而也讓高舉高打的戰術又一次成為主流。

理論上來說,防守端需要更小心對每一個球隊也是公平的,所以VAR這件事基本上是獲利了就誇,沒占到便宜就罵。但問題在於,VAR的工作機制是視訊裁判只能提醒,無權做出判罰,那麼什麼時候看VAR,什麼樣的小動作可以被判犯規,歸根結底還是由主裁判一人決定。

在和西班牙比賽後,痛罵「VAR是屎」的摩洛哥球員阿姆拉巴特就認為,如果裁判不是每次都使用VAR來判罰,那麼它就沒有用處。主裁可以有選擇性的使用VAR,選擇什麼時候看什麼時候不看,那麼其公正性當然會被打上「主觀」的問號。

有球迷評價這屆VAR的表現時說,今天的VAR屬於「只要想找你的毛病就一定找得到毛病,問題只是想不想找而已」。

主裁判可以無視VAR,這也是爭議極大的一點。在與瑞士隊比賽之後,巴西足協就致信國際足聯,要求取消瑞士隊比賽時對方的第一個進球。信上說,場上巴西隊員已經提醒過裁判要去看VAR,但是當時主裁判未予理睬。

長此以往,VAR會不會變成新的操縱比賽方式?甚至淪為只有想給12碼罰球時候才拿出來的「藉口」。聯想到永恆圍繞在世界杯周圍的「莊家操盤」烏雲,技術被用來作惡的可能性確實難以被忽視。

VAR到底是更公平了,還是讓主裁的權力史無前例的膨脹?今天來看這還是個亟待解決和平衡的問題。

另一個問題:老生常談的「中斷比賽」

假如說主裁權力是個新問題,那麼「中斷比賽」就有點老生常談。但在世界杯上,我們確實見證了VAR中斷比賽的「效果出眾」。一旦頻繁使用VAR,基本就意味著比賽節奏將被打斷,隨之而來就是超長的傷停補時和容易混亂的畫面轉播。

這些問題都不是在世界杯上才出現。中國球迷印象最深的,應該是幾個月之前,中超剛剛引進VAR的時候。河北華夏在客場對陣貴州恆豐。比賽中一共出現5個進球,卻有4次中斷比賽,其中3個進球需要用VAR視訊裁判作為判斷。搞到最後,進球之後球員都不慶祝了,而是全部動作整齊的等著主裁判去看VAR……

世界杯快結束了 VAR 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這種極端情況,當然與主裁判的能力不足有直接的關係。但一旦使用VAR就需要大量時間,確實是一個無法忽視的問題。

有足球評述員就認為,現階段VAR不適合引入英超。因為以場面激烈,節奏飛快著稱的英超一旦經常被視訊裁判中斷比賽,那麼丟失的很可能是英超賴以成名的對抗性與觀賞性。

不談場面,對於比賽結果來說,VAR的中斷也是有影響的。尤其在比賽臨近終場階段,VAR還是有很大可能耽誤掉比分落後方的反擊時間,造成比賽拖延。而且足球場上氣勢這個東西非常玄妙,往往一鼓作氣對戰局有至關重要的影響。但如果這時候被VAR所打斷,攻守雙方的氣勢就會有很大程度的轉變——畢竟VAR是除了球員受傷之外,最耽誤有效比賽時間的因素。

VAR讓足球支離破碎,失去趣味,是它最被詬病的原因。當然每個人對此也有不同的看法。英格蘭前鋒,大名鼎鼎的「快樂足球代言人」史特林對VAR就有獨特的理解:裁判在場上做出要看VAR的手勢的時候,本身也是一種懸念。

場上場下幾萬人一起屏息凝神,等候VAR的結果,這不也是一種快樂嗎?果然是「快樂足球」……

如何改善VAR的問題?

「效果顯著、問題很大」這是今天VAR的真實狀況。但是問題總是要解決的,有哪些方法來降低VAR的負面效果呢?無數球迷和從業者,給出了若干種非常清奇的想法。

方案一:搞VAR的折衷主義。

有一種想法認為,現在VAR的爭議多是因為它的出場頻率太高了。我們完全可以折衷一下,讓VAR只在關鍵時刻出現,其他時候一律靜默。

有人就提出,VAR可以只在12碼罰球時讓主裁判回看一遍。其他時候,必須由球員主動申訴,主裁判才去看VAR,而且如果一旦申訴失敗,申訴球員就將得到黃牌作為懲罰。

這種想法,是把VAR變為懸在球賽上空的利劍,震懾價值大於實際價值。但問題是這可能把球賽變得更加複雜,而且視訊助理裁判整場都沒事幹好像也不太人道。

方案二:加大視訊助理裁判的權力。

VAR之所以會拖沓,且有可能變成一言堂,是因為最終一切解釋權歸主裁判。是否調用VAR由主裁說了算;如何判決都要在主裁判觀看重播畫面之後決定。那麼何不干脆讓視訊助理裁判直接在耳機中告知對判罰結果的意見呢,然後把耳機中的判罰意見進行錄音,寫進裁判報告裡。

這樣做的目的,主要還是為了減少VAR拖延時間的情況。但是很容易造成場上權威不統一,裁判之間出現爭執。奉行了上百年的主裁判權威制,事實上是為了保證球賽在一個人的控制與監管下進行,如果出現令出多頭,混亂很可能成為常態。

方案三:行動裝置看重播了解一下?

VAR拖延時間的問題之一,是主裁判必須跑到場邊螢幕去看重播。那要不干脆給主裁判發個VR眼鏡之類的設備,在球場上直接看算了?嗯,說不定有一天會實現的。

方案四:建立VAR評判標準與細則

了解足球裁判行業的朋友會知道,其實球賽判罰是一套非常細節化,有若干規則與解釋條款支撐的秩序規則。而且這套秩序規則一直都在不斷變動。也有人認為,既然VAR放大了主裁判的權力,那麼就應該根據已經出現的現象,進一步細化VAR判罰規範,嚴格地規定每種情況應該採取何種判罰。尤其是防守端的小動作與肢體接觸,這個一直處在比較灰色地帶的領域。

毫無疑問,VAR的規則還將不斷得到修正,目前我們看到的只是剛剛登上舞台的1.0版本。但是只是在模式上調和,未免太不科技了。既然VAR產生於技術基礎,也有人認為,技術的就該交給技術去解決。

技術流覺得,VAR還可以這麼改……

在科技群眾看來,VAR的尷尬無非兩個方面:1用起來沒標準;2用起來太慢。而這個兩個問題都來自同一個原因:人類要做的工作太多了……

假如我們用智慧型硬體搭配AI演算法分析的方式來分解VAR中人類的主觀因素,提高VAR干預判罰的效率,會不會好一點?

這裡有幾種並不復雜的技術可以頂上去:

1、智慧型攝影機

VAR的爭議之一,在於有些問題裁判會選擇視而不見。那麼假如利用智慧型攝影機,在判定球員有疑似犯規時主動向主裁判提示,並將提示數據記錄在裁判報告中,那麼可能會對主裁判的「主動忽略」造成一定制約。

在慢速攝影機、門線技術已經成熟的今天,主動判別犯規的攝影機並不難製造出來。相對困難的是犯規有千萬種形式,這也就需要攝影機背後算法的大量機器學習過程,並在真實比賽中逐漸磨煉準確度。

世界杯快結束了 VAR 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2、足球場上的傳感器

籃球和網球賽場上的傳感器已經司空見慣,無論是球場、球還是球鞋裡,今天都可以植入傳感設備,以此來幫助裁判判罰。在足球和球鞋中加入傳感裝置,可以幫助主裁判判定人球關係,以及球員是否及時收腳等問題。這樣VAR在很多細節判罰時就有了根據,而不僅僅是根據主裁判看視頻來決定。

傳感器進足球場,最大的阻礙來自於傳感系統本身的重量和體積,可能會影響到運動裝備本身。足球已經是一個講究毫釐之間的運動,戴傳感器上場很難受到球員的歡迎。

3、AI提供的運動軌跡捕捉演算法

VAR判罰依然富有有爭議的區域,一般集中在人球關係認定,以及無球情況下肢體接觸這兩個方面。假如我們利用運動軌跡捕捉演算法,來主動判斷犯規的標準。比如故意手球還是球打手、禁區內拉人是否構成犯規等。

這屆世界杯上的VAR,給人的直觀感受之一就是不知道什麼標準的犯規會被判罰12碼罰球。如果能製定一個機器標準,用AI來執行,或許會降低圍繞判罰的爭吵。

不管怎麼說,足球被科技所改變都是大勢所趨。昨天的影片技術,一如今天的AI與傳感技術。抵觸科技是沒用的,真正應該做的,是盡快消除掉新技術手段帶給足球的陣痛。

當然了,問題的本質,常常不是科技可以解決的。

問題的關鍵:球場上的權力製衡

技術升級能否讓VAR不再有矛盾?對這個問題我持悲觀態度。因為VAR的問題核心從來不是技術,而是球場上到底需要什麼——這個現代足球歷史上不變的矛盾。

要公平?那麼對任何一個犯規都應該謹小慎微的判斷,主裁判的判罰應該被反復質疑推敲。而結果是比賽毫無效率,更談不上流暢和激情。裁判的任何判罰都將陷入雙方球員教練無休止的指責。

要秩序?主裁判的權威是現代足球的根基,但是隨著技術越來越發達,球場上毫釐畢現,主裁判的權力也在不斷加大。讓一個人統治比賽絕非善事,2002年世界杯的陰影至今沒有在足球上空褪去。

要觀賞性?那麼VAR當然毫無必要,但這種比賽策略太過功利。球隊的基本權益岌岌可危,更可能造成無規則的野蠻足球。

三者之間的複雜博弈,是足球無法繞開的主題。而VAR的到來,不過是給博弈關係打開了一個新的爆發點而已。目前來看,真正優秀的VAR應用,還是建立在主裁判洞察力與執法水平足夠高的基礎之上。一旦出現主裁判錯誤判罰,VAR只會擴大這種錯誤的尷尬程度;而一旦主裁依賴VAR,那麼就會出現媒體曾經評論中超裁判的那種情況,「VAR活活把裁判逼成了傻子」。

歸根結底,VAR會在規則和技術上不斷成熟,但這項技術想要獲得長期生命力,還是依賴裁判去適應它,不斷理解如何使用與平衡VAR帶來的缺點優點。

大部分技術,歸根結底,都還是人的技術。 

本文授權轉載自cnBeta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