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二戰英國女分析員用兵棋遊戲開發反潛戰術,協助消滅納粹潛艇。

本文授權轉載自遊研社原文連結

上世紀40年代的一天,英國皇家海軍上將馬克思‧霍頓正在和司令部的戰術研究小組WATU(下文簡稱戰術組)用兵棋遊戲模擬對戰。

看著幾名女官擺弄地上的棋子,曾經是傳奇潛艇指揮官的霍頓上將心情十分複雜:他所扮演的在大西洋上橫行霸道的德國潛艇,已經連續三次被對手擊沉了。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說霍頓上將是傳奇指揮官,一點也不為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初出茅廬就擊沉了德國輕巡洋艦赫拉號,並在圍追堵截中安然脫離。他返港時升起的海盜旗,到一百多年後的今天仍然是英國潛艇部隊的傳統。1942年11月,功勳卓著的霍頓上將已經是皇家海軍西部海域(Western Approaches)的總司令,負責領導北大西洋的反潛和護航工作。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但是出乎霍頓上將預料的是,前三場遊戲,他深沉的智慧、敏銳的直覺與老到的經驗完全派不上用場。在他以為自己安全地沉在深水中時,敵對的商船護衛已經摸到他頭頂上投下了炸彈。

霍頓上將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他決定用自己的權力作個小弊,要求裁判員告訴他對手對他航行路線的掌握情況。在開大絕作弊之後,霍頓上將又玩了兩局。然而結局沒有任何不同,他的對手依然出其不意地擊沉了他的潛艇。

當對局結束,霍頓上將見到他的對手時,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對方只是一個年僅17歲的女孩。這位名叫珍妮特‧奧奇爾的少女,是戰術組最優秀的兵棋高手。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雖然被一個小姑娘徹底擊敗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但是傳奇英雄的智慧和眼光還是戰勝了他的恥辱感。霍頓上將肯定了珍妮特的能力,同時也敦促在護航艦隊中推廣這種新式的「貝塔搜尋法」。這是一種依靠友方商船的噪音作為掩護,讓護航的戰艦可以摸到潛入深水的潛艇上方,到最後一刻才開啟聲納投放炸彈的反潛戰術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納粹潛艇的「狼群」戰術中通常有一艘提前埋伏在盟軍航線上,觀察艦隊動向、協調「狼群」攻擊的「指揮艦」。「貝塔搜尋」可以非常有效地殲滅或者驅逐擔任指揮艦的潛艇,進而阻礙「狼群」的行動,取得戰機。

這已經不是戰術組第一次運用兵棋推演來開發新的反潛戰術了。兵棋是一種用棋子替代作戰單位,使用規則模擬真實戰鬥條件來推演戰術的遊戲。雖然叫做遊戲,如果運用得當,可以當作非常有效的戰場模擬工具。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那麼17歲的少女珍妮特,又是怎麼成為兵棋高手,當上戰術研究員的呢?

1942年初,盟軍在大西洋的戰況急轉直下。美國雖然依然在用大量滿載物資的商船支援英國,卻因為與日本激戰正酣,無力派遣艦隊保護,納粹德國的潛艇再次在北大西洋肆虐,打破了之前擊沉商船的噸位紀錄。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丘吉爾希望能找出應對的方法,於是當時的皇家海軍西部海域司令部徵召了吉爾伯特‧羅伯茲上校,組建了一支反潛戰術研究小組。

羅伯茲在軍校時就非常喜歡兵棋遊戲。他覺得兵棋可以非常方便地模擬各種實際情況。更重要的是,用兵棋扮演敵方指揮官,可以從對方的視角出發,分析敵人的戰術和行為模式。

不過他的想法並沒有得到重視,海軍內部對反潛戰術組也沒有什麼熱情。戰術組創立之初,除了羅伯茲和一名副官,剩下8名成員全是從WRN(皇家海軍女兵)抽調的女性。

這8人中就有時年17歲的珍妮特。當她第一次到戰術組報到時,正好遇上停電,四面一片漆黑。小女生又驚又怕,等到她被路過的陸戰隊士兵帶到羅伯茲中校面前時,已經哭得淚眼婆娑。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但是這群女孩對於用兵棋做戰術分析展現出了極高的熱情和天分。她們並不在乎這種形式是不是像在「玩遊戲」。女孩們和羅伯茲中校一起,簡陋的設備開發了一套可以很好模擬反潛海戰的兵棋規則。

在戰術組的兵棋遊戲中,所有的棋子行動都必須遵循現實中艦艇行動的限制與邏輯,玩家每一回合代表戰鬥時的兩分鐘。對戰進行時除了紀錄棋子的速度、方位、雷達投影和聲納信號等訊息之外,還會拉起一塊帆布,讓指揮官透過布上的縫隙來觀測棋盤,以模擬真實的海上觀測條件。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很快,戰術組就有了成果。透過兵棋的模擬,他們發現潛艇攻擊結束後逃跑的最佳方案不是直接往離開艦隊逃往遠處,而是在商船底下穿梭,用自己的獵物當作掩護,等到護航艦分頭搜索時再從艦隊後方的聲吶網縫隙中逃離。

羅伯茲決定打電話諮詢一下朋友,恰逢他的朋友不在,接電話的是當時還沒有調任西部海域司令的霍頓上將。霍頓上將確認了戰術組的發現,表示自己也會用這種辦法逃跑。

羅伯茲的副官、珍妮特和另一位擅長整理總結資料的女軍官珍‧雷德洛又繼續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演練,綜合一些有反潛戰術心得的海軍指揮官的經驗,發明了「樹莓戰術」。這是一種在攻擊發生後,所有護航軍艦撤後,並集體「之」字型向前用聲納掃蕩的反潛戰術。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珍‧雷德洛原本想開玩笑地把這種戰術起名叫「向希特勒噗嚕噗嚕吐口水」,但是由於摩爾斯密碼沒有辦法表示「噗嚕噗嚕」這樣的擬聲詞,就改以這個動作的俚語「噴樹莓」為名,將其稱為「樹莓戰術」。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高層指揮官在看了戰術組的演示之後對羅伯茲的兵棋大為改觀。羅伯茲就地晉陞,而「樹莓戰術」也被下令在護航艦隊中推廣。這種戰術大大強過了憑藉護航指揮官經驗和感覺放聲吶搜索的傳統做法,首戰就取得了擊沉潛艇的戰果。

除了做研究,戰術組的女孩們還要負責向幾千名盟軍船長和指揮官進行培訓。隨著設備技術、空軍協同和納粹德國潛艇戰術的變化,盟軍的反潛戰術也不斷更新迭代,由戰術組的女孩們彙總、優化,再傳授給盟軍指揮官們。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雖然這些戰術看起來都不算很難執行,但是在波濤洶湧的北大西洋,附近落難的戰友正在海中沉浮,面對自艦一旦不慎被擊中就會死傷大半的風險,大部分人都難免會一時衝動,憑感情和直覺行事。

通過兵棋推演模擬戰術,讓大部分經過培訓的船長和指揮官在面臨突發情況時都能多少做到心中有數,學會動腦思考解決問題。在戰爭期間總共有5000多名軍官在戰術組接受了培訓,連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丈夫菲利普親王也是其中之一。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到了戰爭後期,戰術組已經發展成有8名男軍人和36名女軍人的團隊。隨著納粹潛艇部隊損失慘重,有經驗的納粹艇長越來越少,活動日趨保守。盟軍的反潛戰術實驗則越來越豐富多樣,從航母護航的海空協同到各式各樣的先進裝備全都嘗試了一次,反潛效率也越來越高。

納粹苦心研製的聲導魚雷剛剛參與了幾場戰鬥,就被戰術組收集資料,用模擬對戰猜出了主要參數指標,開發了反制的方法,迅速淪為了雞肋。在1943-1944年間,德國潛艇部隊組織的幾次大規模行動都沒有取得什麼戰果,自己卻損失了461艘潛艇,基本失去了戰鬥力。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盟軍在大西洋戰爭上取得的勝利,直接奠定了日後諾曼第登陸開闢西線戰場的基礎。羅伯茲和他麾下的珍妮特、珍‧雷德洛等下兵棋的女孩們,則幫助盟軍戰士把北大西洋變成了讓德國潛艇部隊無處躲藏,傷亡率高達75%的絞肉機,讓美國的補給可以源源不斷抵達英國,讓盟軍能夠堅守住反攻的堡壘。

納粹德國海軍對戰術組恨之入骨,海軍司令鄧尼茲的作戰指揮室裡,就掛著一張羅伯茲受雜誌採訪的照片,上面寫著:「這就是你們的敵人,羅伯茲上校,反潛戰術指揮官」。

二戰時戰術組一群女孩用兵棋遊戲,讓納粹潛艇傷亡高達75%

當然,羅伯茲並沒有把所有的功勞都攬在自己身上。當他在被授爵大英帝國司令(CBE)時,羅伯茲邀請了兩位女下屬一同前往白金漢宮分享這份榮耀。二戰以後,戰術組的任務還沒有結束,而是在冷戰中轉型研究對抗蘇聯的潛艇部隊,也因此這個部門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面依然是一個不為人熟知的機密組織。不過對於已經退休的羅伯茲和那些靠「玩兵棋」拯救了英國的姑娘們來說,他們的使命已經結束,一切都是另一個故事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