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1994年6月24日,作為FC最後一款官方遊戲,《高橋名人的冒險島4》正式上市,2003年,任天堂正式宣佈停止主機的生產,就這樣,紅白機以30歲的「高齡」走完了其光輝的一生。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台曾經給很多人的童年帶來無數歡樂的「玩具」逐漸地被人們忘記。但在2016年,迷你紅白機的上市又讓這台已經消失很久的主機重新回到了我們的視野中。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實際上,在《高橋名人之冒險島4》上市之後的多年內,依舊有不少死忠開發者製作了不少款非任天堂官方授權的遊戲,其中比較有名的當屬2016年上市的《閃亮星之夜》和2017年的《NEO平安京異形》。但這兩款遊戲背後的豪華製作團隊讓它們在FC非官方遊戲群體中顯得太過耀眼,而其實有更多樸實無華的獨立開發者也在做FC遊戲,比如本文要介紹的開發者:關純治。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2007年,當時的關純治還在一家開發功能手機(Feature Phone)遊戲的公司擔任行銷。為了增加使用者的黏著度,他設計了一個作為儲值獎勵的遊戲APP「チョイスゴコンピュータ」。

玩家啟動APP後,需要將虛擬的卡帶插入畫面中的主機只有才能開始遊戲,這個虛擬主機有時候還會出現畫面撕裂的BUG,此時需要玩家將卡帶拔出來,之後對著手機的話筒吹幾下再插回去才能繼續遊戲。並且,隨著使用時間的增加,畫面中的虛擬主機外觀也會像真實的主機一樣逐漸變得發黃。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至於APP內建的那些遊戲,無論從畫面質感和操作性來看,幾乎都和FC遊戲毫無二致,至於原因,關純治在某次採訪中曾經透露說:

小時候我就非常喜歡FC,所以在開發APP的時候我就打算把裡面的遊戲也做得像FC那樣,另外如果使用像素圖片的話,畫面開發的工作量也能減少很多。

結果,無論是遊戲本身還是那些忠實還原了FC主機故障的「チョイスゴコンピュータ」獲得了玩家的好評,最終推出的遊戲數量達到了16款之多。而其中的某些遊戲的品質之高甚至讓關純治的同事誤以為以前曾經玩過這款遊戲。

一年後,一部名叫「TV遊戲世代 8bit之魂」紀錄片的DVD上市發售,片中收錄了一款FC新作《噴射先生》的開發歷程,雖然片子的內容很豐富,但真正吸引到關純治注意的則是DVD所附帶的初回生產限定特典——《噴射先生》的遊戲ROM和電路板。也就是說,玩家只要具備基本的銲接技能的話,就能把遊戲ROM電路板組合在一起變成一塊可以用FC玩的遊戲卡帶。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噴射先生》的故事對關純治產生了很大的刺激,他覺得:

如果是同樣的東西的話,我們也可以製作啊。

想法確定之後,關純治找到身為程式設計師的朋友,對他和盤托出了自己的計畫,在獲得了朋友的支持之後,他開始正式著手開發FC遊戲。

關純治首先想到的是把之前「チョイスゴコンピュータ」的遊戲進行移植,而打頭陣的是一款叫做《忍者凱》的動作遊戲。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除了《忍者凱》之外,還有以一隻小兔子為主角的PUZ遊戲《Heart Flavor》等等。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要製作實體版FC卡帶的話,儲存遊戲程式的ROM和對應的電路板必不可少,ROM一般在市面上很少流通,關純治最終在號稱「導彈零件」都能買到的秋葉原找到了貨源。電路板在最開始的時候還只能購買二手FC遊戲並進行拆解後獲得,後來考慮到價格等相關因素,還是改為委託工廠小量生產。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和文章開頭提到的《閃亮星之夜》等遊戲不同的是,關純治從來沒打算把自己開發的那些FC遊戲拿去賣,其唯一的公開方式也只是送給一些曾經介紹過「チョイスゴコンピュータ」APP的雜誌當贈品。

在這十幾款遊戲當中,最受玩家喜愛的是一款叫做《電子艦隊Nack》的射擊RPG遊戲,然而,這款借用了《頭腦戰機Galg》的異色遊戲在關純治眼裡卻是一款不折不扣的垃圾作品。

在遊戲開始之後沒多久,數量眾多的敵機就鋪天蓋地地從畫面的各個方向襲來,一般新手玩家撐不了30秒就會被幹掉。同時,玩家需要在多達100個的關卡內手機26個零件才能遇到真正的最終BOSS,然後這個設定在遊戲內完全找不到任何說明。關純治曾經說:

「沒有任何提示,而且玩家要做的事情既多又複雜,操作性還故意設計得很難控制,真是把遊戲開發裡不能幹的事情全幹了一遍。」

現在,「チョイスゴコンピュータ」中的那些遊戲對於關純治來說已經成為了過去,他目前正在開發一款FC原創新作遊戲。

FC發售至今已經過去了35個年頭,如今的遊戲主機效能已經有了質的飛越,而以VR為代表的各種在當時完全無法想象的遊戲體驗也已經走入了百姓尋常家。在這樣一個時代裡,FC的魅力是否還能吸引到我們呢?也許關純治的話能代表一種回答:

「在表現力收到限制的前提下,遊戲的創意才是勝負的關鍵,我希望用玩法以及系統設定這些原始的要素來表達我對遊戲趣味性的追求,好玩,才是最重要的。」

一位21世紀還在開發紅白機遊戲的男人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