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冷掉的深圳 Maker Faire 再談中國版「Maker」的老問題:創客與創業是對立的嗎?

從冷掉的深圳 Maker Faire 再談中國版「Maker」的老問題:創客與創業是對立的嗎?

前兩天我們報導了這屆深圳Maker Faire風光不再的消息,曾經一度被中國政府大力支持的Maker文化,現在似乎沒有了話題。其實從 Maker Faire 進入中國起,媒體就開始將中國的 Maker Faire 和國外做對比,對前者過於關注創業的批評也一直不斷。

「創客」和「創業」並不是對立的兩面

即使在今天,這也是中國和很多國家的創客間存在的一個明顯不同。Roni Gorodetsky 是個以色列人,3 年前,只有 19 歲的他因為當年幫一間中國公司做雲端安全相關的工作來到了深圳,一待就是 3 年,「不想回去了,這裡太方便,過去在以色列,我在淘寶買一個元件要等一個月。」

Roni 是 Maker Faire 上難得一見的個人參展創客。他帶來了自己的眾籌項目《我的世界》神奇方塊,教孩子以遊戲的方式學習 Python,同時還有兩個非常生活化的項目:智慧狗屎袋分發盒和智慧貓玩具。

從冷掉的深圳 Maker Faire 再談中國版「Maker」的老問題:創客與創業是對立的嗎?

Roni 表示,以色列有一個類似 Maker Faire 的名為 Geekcon 的活動,在他看來,和中國 Maker Faire 不同的是,以色列的活動很少有企業參加,它更像是創客的集會,所有人平等地在規定時間內用現有的材料創造產品。

但是,創業和創客是對立的兩面嗎?

同為創客的Roni 並不這樣認為。在他看來,中國的 Maker Faire 過去的繁榮背後有政府、資本等各種外部力量的推動。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反而那些非常多生活化、藝術化、有創新精神的創客沒能參與進來,「一個簡陋的貓玩具和一個硬體創業項目,誰更有可能被注意到呢?」

對外部力量過份依賴的危險是,當外部力量遇冷時,短暫的繁榮就無法持續,這是中國的 Maker Faire 遇到的問題。不過好在,它的精神正在中國創客群體內傳播。

過去,中國 Maker Faire 的參展商一般由中國國內的硬體公司和有趣的國外創客計畫組成,後者往往需要主辦方花費不少資金邀請。而現在,一些有想法、敢玩會玩的國內創客也開始嘗試類似的事情。

今年 Maker Faire 上一個最受關注的創客計畫叫 Creatures Band(受造物樂隊),藝術家收集了上百個樂器,上千個零件,這些看似「廢棄」的東西被重新組合,並與開發板結合,成為了一支能自動演奏樂曲,個性十足的「樂隊」。

從冷掉的深圳 Maker Faire 再談中國版「Maker」的老問題:創客與創業是對立的嗎?

受造物樂隊的背後是一個廈門團隊,他們正打算將 Creatures Band 打造成能在全世界巡演的創客 IP。

如果一個創客計畫能和行業結合,解決行業積存已久的問題,成為一個創業項目,甚至成長為一家成長型的公司,是更有意義的事情。當然,它的前提是解決真實的需求,而不是完全依賴外部力量的催化。

當創客成為軟體工程師、藝術家、學生、農民的生活方式時,就有可能在不遠的未來孕育出創新、創業甚至改變世界的 idea。那句俗套的「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就是創客精神的最好詮釋。

 

「創客」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但今年的 Maker Faire 上有一些過去難以見到的亮點。

Arduino 是在創客中最流行的開源硬體平台,它有各種價格低廉、功能強大的開發板,還有配套的軟體開發平台 Arduino IDE,加上開源的特點,讓不懂電路的軟體工程師們也能來玩硬體了。

從冷掉的深圳 Maker Faire 再談中國版「Maker」的老問題:創客與創業是對立的嗎?

▲ Arduino 的開發板. 圖片來自:Tullius

這是創客文化得以發展的基礎。Arduino 成了今年 Maker Faire 上廠商的主角。Arduino 創始人馬西莫‧班茲(Massimo Banzi)也來到了深圳,他希望跟深圳的創新資源一起,推動全球 Arduino 用戶的創意落地。

為了瞭解中國 Arduino 用戶的聲音,馬西莫‧班茲和一些代表進行了一場面對面的小型交流會。

交流會的氛圍出乎意料地熱烈。參加交流的人員中,幾乎沒有一位來自大公司或被公眾熟知的明星硬體創業公司,他們中有來自 STEM 教育公司的年輕工程師,有大學、高中的老師,甚至有這些老師一手帶出來的,剛剛走上工作崗位並決定繼續傳播創客精神的學生。

從冷掉的深圳 Maker Faire 再談中國版「Maker」的老問題:創客與創業是對立的嗎?

▲ Arduino 創始人馬西莫‧班茲. 圖片來自: YouTube

周茂華是深圳第二高級中學的老師,2013 年,教授資訊技術的他組織起了校園內的創客空間社團,提出了「做中創,創中做,創意人生最快樂」的口號。周老師播下的火種已經有了燎原之勢。一起參加交流會的有兩位年輕人,鄧家其和池藝涵,他們都是周茂華的學生,也曾是深圳二高創客空間的成員。畢業後進入大學,鄧家其在北京理工大學珠海學院創辦了貝利珠創客空間,池藝涵在四川師範大學創辦了創客機器人協會。

這樣的經歷也影響了他們的職業選擇,軟體工程專業的鄧家其最終加入了做 3D 列印的深圳 Snapmaker,後者的產品在 Kickstarter 上籌款超 200 萬美金;主修基礎教育的池藝涵成了深圳二高的實習老師,她也將繼續傳播創客文化。

從冷掉的深圳 Maker Faire 再談中國版「Maker」的老問題:創客與創業是對立的嗎?

▲ Snapmaker 的 3D 印表機

參加討論的很多人把柴火創客空間的創始人潘昊戲稱為自己「入坑」的領路人,興趣、教育、硬體公司的敏捷開發,創客的做法和精神都讓他們獲益匪淺。

潘昊說自己很受觸動,而另一位年輕的工程師介紹起自己的經歷更是有些動容,從「一所非常普通的學校」到廣州一家教育機器人公司的開發總監,「Arduino 和創客改變了我的人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