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玩家花了32年,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遊戲博物館 32年前,一位12歲的男孩對他媽媽說:「我想要把電子遊戲全部收集起來」。32年後,男孩實現了自己的諾言。超過18000款電子遊戲,以及規模龐大的遊戲主機、掌機和街機收藏,使他榮膺 「全世界最多電子遊戲收藏」的金氏世界紀錄。 這位擁有傳奇經歷的男人,就是澳洲玩家喬爾‧霍普金斯(Joel Hopkins)。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澳洲玩家花了32年,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遊戲博物館

 

建立自己的「電子遊戲王國」

「沒人能想到一個澳洲人會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遊戲收藏,這會讓你覺得難以置信的。這裡的遊戲賣的太貴了。在美國,很多跳蚤商店以1-2美元的價格出售遊戲,這在我們這裡是不存在的。」喬爾這樣描述澳大利亞的遊戲收藏環境。

喬爾的家位於澳洲墨爾本市的郊區,現年44歲的他,已經將自己的大半輩子都投入進了他的遊戲收藏事業中。雖然他沒有債務,但也沒有一點存款——除了房子和車之外,他將所有收入都投進了自己的遊戲收藏中。

澳洲玩家花了32年,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遊戲博物館

他甚至為此將自己的家建造成了一座「電子遊戲博物館」——喬爾自己設計了整個房子的結構,並且參與了建築材料選取和房屋施工的全過程。每一個房間的設置,乃至於每一個架子的擺放,都由他參與完成。

喬爾將自己的收藏根據類別和廠商進行劃分,分別存放在不同的區域中。

老式的遊戲電腦放在一起,各種玩家們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主機和遊戲則根據索尼、微軟、任天堂、世嘉等不同平台商存放在不同區域中。此外,他還有一間寬敞的街機室,裡面存放了各種他熱愛的街機,閒暇時候他和他的家人們就在這裡盡情玩耍。

澳洲玩家花了32年,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遊戲博物館

喬爾和他的「Last Gamer」

不久之前,喬爾剛剛拍攝了一段長約20分鐘的影片,他在影片中展示了自己的一部分遊戲收藏。

在接受外媒採訪時,喬爾曾經談到過他在網路上展示收藏的原因,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為了和其他收藏者們「競爭」,但並非源於虛榮,而是一種責任感。

「我從沒見過別人能像我一樣的。」喬爾這樣說。「我不想炫耀什麼,畢竟我也是個普通人。但我在Youtube上看到別人的收藏品的時候,我有時會覺得『這也沒多少啊』。另外,我發現大家很喜歡回顧電子遊戲,但是有人在杜撰一些東西,他們談到的一些事兒是錯的,這讓我有點生氣。」

這種對於信口杜撰的憤慨,使得喬爾決定開始建立自己的Youtube頻道「Last Gamer」,並且利用自己豐富的遊戲知識和遊戲收藏來正本清源。那一年,喬爾已經41歲了。

澳洲玩家花了32年,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遊戲博物館

目前為止,他的Youtube頻道訂閱數有56000左右。這個數字在遊戲領域不能算是很多。儘管如此,喬爾依然覺得十分滿意。

「這還只是剛剛開始。我會繼續做下去的。」

純真時代的美好回憶

1970年代,喬爾第一次接觸到了雅達利VCS遊戲機,從此開始了他的電子遊戲之路。到十幾歲的時候,他開始從網路上下載遊戲玩——當然是盜版的。喬爾很懷念那段過去的時光,「我現在對盜版遊戲深惡痛絕,但當時真的是一個純真的時代,那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1990年代早期,他開設了自己的電子遊戲賣場,從海外進口電子遊戲。「我進的第一批貨是300捲《快打旋風2》,用了兩週時間就賣光了。不為了賺錢。只是為了看到這個國家的人們從各個地方來到我的小店裡買遊戲。那真是美好的歲月。」

時至今日,喬爾依然儲存了許多30年前自己玩過的遊戲。其中最讓他奉為至寶的,是他最早收集到的《薩爾達傳說 眾神的三角神力與四人之劍》,以及他媽媽送給他的《最後的忍者》(The Last Ninja)。

「這些遊戲是無價的。」他說。

喬爾毫不掩飾他對於那個逝去的年代的熱愛。他用《星際大戰》和《星艦迷航》的海報,各種日本和美國的遊戲周邊和流行文化紀念品一起,將自己的房間裝飾成了一間上1990年代的紀念堂。

澳洲玩家花了32年,打造世界最大私人電子遊戲博物館

「那時候沒人清楚能用電腦做些什麼。你和其他人交流的時候,沒人能想像得到未來會如何。上世紀的80年代,就是有著如此繁多的可能性。總有大事件發生。現在已經不再有那麼多的突發事件了。世界變得越來越好,但我覺得它沒那麼讓人驚喜了。」

儘管如此,喬爾依然沉浸於電子遊戲所帶給他的美好回憶之中。他曾經邀請朋友們來自己家中,一起玩《戰爭機器》,那樣的快樂感受讓他忍不住掉下淚來。

「那時候,我們從晚餐之後開始玩,幾乎一直玩到第二天早晨。而現在,當我走進這裡,我常常會打開遊戲,只為了聽聽其中的音樂。」「沒什麼比擁有一整個 「遊戲博物館」更讓人歡欣鼓舞的了。現在我已經離不開它們了,並且越陷越深。」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