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在日本,有個叫「奇蹟體驗」的節目組,節目內容也正如其名,介紹來自世界各地難以置信的故事,或充滿希望,或讓人毛骨悚然,都永遠圍繞著「奇蹟」二字。在2018年,這個節目組就播出了這麼一集節目:圍繞遊戲和少年特別的三天,改變人生的奇蹟般的相遇。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故事的主角是遊戲開發商CyberConnect2的現任社長松山洋,這家廠商的代表作是《火影忍者:終極風暴》系列和.hack系列。而故事的開端就來源於《.hack//G.U.》——一款發售於2007年的PS2遊戲。

作為社長,松山洋在10年前滿足了一個即將失明的少年所提出的願望——

想玩《.hack//G.U.》。

節目本身拍得很順利,但是播出的時候遇到了麻煩,原本的的預計播出時間是2018年2月至3月,但是在這期間的贊助商是任天堂。

前面提到過,這是一款PS2遊戲,是索尼平台獨占。要在任天堂贊助的節目裡,介紹這個最大的競爭對手的獨占遊戲,按常識來講是不會被允許的。

當時的節目組也認為十有八九是播不了了,準備將節目延後。不過,還是不抱希望地找了任天堂商量。

沒想到的是,任天堂居然同意了。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當然,一些小條件是不可避免的,任天堂要求:「節目裡不要總是提PlayStation這個詞」。

於是,在實際播出的節目中我們看到了一番奇景:在這個以PS2遊戲為故事中心的節目的贊助商裡,你甚至能看到任天堂的名字。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這種「節目組為贊助商的對手做節目,最後還獲得允許播出」的事聽起來天方夜譚,但是如果放在個節目中的故事裡,卻有幾分順理成章的味道。

任天堂給出的允許,並不是退讓,而是以另一種方式參與到這個遊戲製作人和失明少年的故事裡。這是一個非常日系的,由無數奇蹟和善意一起編織而成的真實故事,並且至今仍在繼續。

1

CyberConnect2,以《火影忍者:終極風暴》系列和《.hack》系列聞名。

其現任社長松山洋,在少年時代就熱衷於《少年JUMP》上的漫畫,也總是苦惱為什麼漫改遊戲的品質大多頗低。但那時的他從未想過踏足遊戲界,畢業後就從事於混凝土製造,大阪的巨蛋也有他的一份助力。

直到1996年,他於機緣巧合之下與大學時代友人一同成立Cyber Connect,並於5年之後升職為社長。與此同時,松山洋為了寓意在自己的帶領下公司將進入「第二階段」,還把公司改名為CyberConnect2,也呼應了當時屬於PS2的天下。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白手起家,還給公司標誌「第二階段」,這讓松山容聽起來分外像日系漫畫裡的熱血少年。但在之後身上他身上確實也同時背負了兩個熱血少年的命運。

2006年12月23日,松山洋接到了一個來自萬代的開發部主任的電話。

在電話裡,對方表示希望松山去探望一個特殊的孩子,名叫藤原洋。隨後向他講述了這個特殊孩子的情況和願望。

2

藤原洋於1985年在北海道出生。在他1歲之前,都過著一個普通孩子本該擁有的,幸福而平淡的普通生活。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直到藤原的母親發現藤原與眾不同的眼睛——瞳孔不知為何異常發亮,好像被一層膜覆蓋了一樣,不久後還出現了斜視。

雖然諮詢的幾位眼科醫生都表示「應該沒什麼問題」或「給孩子測眼底很困難,請等他長大點再來」,難解擔憂的藤原母親仍然堅持四處求醫。

最終,在東京一所有條件能給幼兒進行眼底檢測的醫院,藤原洋被確診患有一種名為「視網膜母細胞瘤」的疾病。

視網膜母細胞瘤是一種常見於兒童的眼癌,雖然治癒率較高,但藤原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間。他們最後拿到的診斷結果上擺放著只有無比殘酷的事實:右眼已失去視力,另因腫瘤仍在擴散,必須盡快將右眼球取出,左眼是否可以留下取決於治療的結果。

取出右眼,腫瘤轉移,治療左眼。藤原洋過於年幼無法理解這幾個字背後的現實。幾天後,近乎右半個身子都被埋在紗布里的他被推出了手術室,自此失去了一半的光明,他的母親也無法從淚水裡看清他的樣子。

手術完畢後馬上開始的是漫長且痛苦的治療過程,無論對藤原還是對他的母親來講,都是非常不公平,且無法忍受的。

就在這樣的情形下,藤原洋的父親最終選擇遁地失蹤,母子二人眼前只剩下名為生活的無形海洋。

最終在二人的堅持下,藤原左眼的治療取得了成功,復發機率也隨著藤原一年年的長大變小。

雖然眼前覆蓋著無法拂去的陰影,但藤原洋仍然慢慢的長大了。他開始學習打棒球,踢足球,空手道,還有學書法,玩的第一款遊戲是《超級瑪利歐兄弟》,還經常和弟弟一起打《任天堂明星大亂鬥》,喜歡看《龍珠Z》、《幽游白書》。他的一切就和其他孩子一樣,只是因為只有一隻眼睛要付出更多努力,期間又多了不知多少艱辛,但他仍然磕磕絆絆的度過了十幾年的時光。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直到2004年11月,藤原剛過完19歲生日不久。

在那天,他像往常一樣結束了工作,因為太累在浴缸裡睡著。而當他醒來後突然發現在左眼的視線裡,出現奇怪的蟲子一樣的東西,並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嚴重。

懷著心裡的不安,再去醫院做檢測的藤原得到了「復發」這兩個字作為答覆。醫生勸告他:「如果你珍惜生命,就應該立刻摘除眼球。」

藤原無法接受失去僅存的一隻眼睛,再次開始了抗癌治療。第一次治療首戰告捷,病情得到了控制,但隨之而來的是病情的再次反噬和無奈之下的再次治療,彷彿無休無止……

在治療中的一天,藤原玩了CyberConnect2開發的遊戲《.hack//G.U.》。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在《.hack // G.U.》系列裡,未來的網路遊戲玩家們可以登入一個叫作「The World」的虛擬世界。

藤原想,如果現實裡真的存在這樣的遊戲,那即使變成盲人也可以玩遊戲嗎?這一點點小小的念頭作為夢想,從此在他心中發芽。

伴隨著長期的治療,藤原的病情反而逐步加重,並發症也隨之而來。最終到了不得不做出決定的時候,如果再不摘除左眼,那癌症甚至有可能擴散到腦部。在死亡的陰影下,藤原做出了決定。

2006年12月5日,藤原的失明倒計時開始了,手術日期定在2007年1月9日。

假如還有三十多天的光明,那你想做什麼,生活開始向藤原發問。

藤原在第二天開始,就開始盡可能地和親友多加見面,想多看到家人和朋友的面孔。

當有一天他和のぞみ財団的「癌症兒童關愛協會」中的一位成員待在一起的時候,說起《.hack//G.U.》即將於1月18號發行的第三部時,藤原小聲而失望的嘟囔:「那個遊戲在手術後才發售,玩不了好遺憾啊。」

藤原在1月9號就要做手術取出左眼,而9天後想玩的遊戲才會發佈,即使只有幾天的差距,對他而言也是永遠的錯過。

藤原說完這句話後,也許當時沒想到這個成員會放在心上,也沒想到他們會真的找到萬代和CyberConnect2。

3

當松山洋聽到 「有個三週後就要失明的孩子想在此之前玩你們的遊戲」的時候,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

松山洋當即決定和幾個同事一起去將遊戲送給藤原,但是仍然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

遊戲當時雖然已經做完了,遊戲光碟的內容也沒問題,但由於還沒有開始真正的生產,僅僅只有一張測試用的光碟。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為了不讓藤原失望,松山洋特意製作了一份印刷品包裝,又覺得只有光碟太簡陋,又自己製作了一份說明書,最後還特意請了主人翁聲優櫻井孝宏和夏本溫子簽了名。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松山想讓它盡可能接近正式的商品光碟,能夠對藤原說這是世界上目前唯一一個正式遊戲碟,好讓這個孩子開心。

在12月25日聖誕節,藤原即將失明的十幾天前,松山洋和同事們成功將包裝好的遊戲碟送給藤原。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面對感激興奮又開心的藤原,松山洋和同事們又與他聊了很久,但並沒有聊藤原的病情或是接下來的生活,只是興高采烈地說了很多關於遊戲的話題,還分享給藤原一些關於遊戲開發的背後故事。

在告別藤原回去的地下鐵上,同事對松山說了這樣一番話:

「松山先生,這真的是非常非常特殊的一件事情。世界上明明有更多美麗的事物、驚人的景色,很多很多對吧?美景,白雲,大海,山,川,夕陽,朝日,星空……有更多本可以看到的景色,想看的景色才對!但與之相比,他竟然選擇了我們做的遊戲,不是瑪利歐,也不是塞爾達,不是FF、DQ,是《.hack // G.U.》!這難道不比獲得日本遊戲大賞更厲害嗎?」

4

松山洋在拜訪藤原後,動用了只有在緊急時刻才會使用的聯絡網發佈開會的訊息,要求公司所有員工在1月5日早上必須到公司,有非常重要的話要說,嚴禁遲到。

在所有員工的面前,松山洋說:

「……我們所做的事情,在世界上真的是有用的嗎?真的有意義嗎?這些事情正讓你們擔心著。我要在這裡告訴你們答案。是有意義的,我們在做的名為『娛樂』的工作,果然是有意義的。我們每天都在煩惱著痛苦著工作,而對我們完成的作品抱有期待的玩家絕對有……像藤原洋這樣的孩子絕對不止一個,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而我們正在成為他們的勇氣和希望。」

在當時,松山洋工作內容只有遊戲,而在遊戲往往被否定,被認為對社會產生不良影響,對教育不利的時候,他時常會懷疑自己的這份工作。但通過藤原希望在失明前玩到自己所做遊戲的這件事,松山洋開始相信,自己的工作是真的有意義的。然後這份從藤原身上獲得的勇氣與信念,他又通過這番話傳達給了自己的員工。

5

年底的時候,藤原洋在家裡玩《.hack // G.U.》,他因為聽了那麼多人關於這個遊戲的意見和想法,感覺玩起來要好玩很多倍,他在過年前把遊戲破關了。

這個新年,藤原像往常一樣和家人一起放鬆,沒有任何改變。隨後於1月8日,他平靜的住進了醫院為手術做準備,準備坦然步入永恆的黑暗,在那天晚上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望向東京頭頂的星空。

2007年1月9日,關於這個日子藤原在自己的手記裡只記錄了這句話:

この日、光を失った。
在這一天,我失去了光明。

6

2017年,距離藤原和松山洋的第一次見面已經過去了十年。

松山洋在做一項《.hack // G.U.》的後續作品,儘管工作比較忙碌,但松山洋還是想把這件事情告訴藤原。

但是10年前藤原的電話號碼已經失效了,郵件地址也改了,松山洋找不到再次聯繫到他的方式。

無奈之下,他只能試圖透過網路來尋找藤原的蛛絲馬跡,當他用「藤原洋」和「視網膜母細胞瘤」這兩個關鍵詞搜索的時候,發現了一則帶有藤原照片的新聞。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而照片裡,除了藤原,還有他現在的妻子和女兒。

新聞裡寫道,2007年北海道的一個視力障礙中心裡,藤原遇到了因為車禍同樣失去了雙眼視力的幸恵,兩人開始相愛,並於2013年結婚。

在2014年,他們又共同迎來了一個新的小生命,兩人的女兒,結愛。

在一則新聞裡寫道,儘管兩個人的眼睛都無法看到,但是還是能巧妙的感知到女兒現在的表情,藤原說:「我能用聲音和空氣來理解它,而不是想像力,我覺得它在我的心中看著我。你看,現在她就在笑」

另外,因為藤原所患的視網膜母細胞瘤是遺傳性疾病,夫婦二人很注重預防結愛的眼疾。

在四次反覆的定期檢查後,他們女兒結愛的眼睛沒有絲毫異常。

看起來兩個人的黑暗裡,最終照進了一束光明。

7

看過報導後的松山洋,透過和記者聯繫,再次取得了藤原的聯繫方式。

他認為自己在藤原的事情裡找到了製作遊戲的意義。但是,它不能僅限於遊戲製作。每個工作都是有意義的,為了表達這一點,松山洋決定寫一本書。

在2017年的11月,《名為娛樂的藥-由遊戲製作人送給一個失去光明的男孩》出版了,在這本書裡,松山樣記錄了這個充滿奇蹟的真實故事,引起了巨大迴響。

因為一個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在自己贊助的節目裡播出了對手SONY的遊戲機

而在今年,就有了文章開頭的節目。

8

松山洋把遊戲稱作「名為娛樂的藥」,把它送給了即將失明的藤原。雖然這份藥無法治癒任何病痛,但是它能在人的心理埋下小小的,希望的種子。

松山洋問過藤原,為什麼在擁有光明的最後這段時間裡,選擇的是《.hack//G.U.》?

藤原說:「明明在床上玩著遊戲,但是不久後眼睛就會看不見了,這樣的感覺很恐怖…但是我不得不接受,這個是現實…所以我最後做了個夢,在這個遊戲裡。」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