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矽谷為人父母的科技從業者,更傾向讓自家孩子少用一點數位產品

在矽谷為人父母的科技從業者,更傾向讓自家孩子少用一點數位產品

從業者們都對自己所在行業保持著謹慎的態度,因為比起消費者,他們更了解自己行業的內幕。科技行業也不例外,賈伯斯限制自家孩子使用電子設備的故事就總被拿出來作為佐證,實際上也不只是科技大佬們對此有所警惕,在矽谷為人父母的科技從業者們,較之外人,在自家孩子使用科技產品和服務的方面則更為保守。

當下,讓新一代青少年們像阿米甚人一樣拒絕現代科技產品是不現實的,也很少會有父母採取一刀切的做法,他們更傾向於關注孩子的「螢幕使用時間」。

在矽谷為人父母的科技從業者,更傾向讓自家孩子少用一點數位產品

Facebook 工程師Rushabh Doshi 和社會學者Kristin Stecher 有兩個三歲和五歲的女兒,他們夫妻二人在對螢幕時間使用時長做了研究後得出,就目前兩個孩子的年紀,不應該有任何螢幕時間。他們的結論來源之一,就是「對螢幕完全禁止比只禁止一點點還更容易。因為有了一點點,就會想要更多」,換句話說,他們看到了當下螢幕上搭載內容背後的「吸引你上鉤,上鉤後上癮」的設計邏輯。前Facebook 行政助理,如今在祖克伯的慈善機構任職的Athena Chavarria 則對智能手機的批評和抵制更為「極端」,Athena 稱「手機中有會對孩子造成傷害的惡魔」,他的女兒直到高中才有第一部手機,至今他的家規仍禁止在車內使用手機,在家裡也嚴格受限。

《連線》雜誌的前主編、《長尾理論》作者Chris Anderson 曾表示,我們身邊的螢幕在「糖果和可卡因之間,更傾向於可卡因」,他認為無論是這些產品的設計者還是觀察者們,都低估了這些產品的「誘惑程度」。iPod 之父、Nest 創始人Tony Fadell 也曾在採訪中表示「程式設計師在20 多歲沒孩子時創建的程式,現在有孩子了才會去反思他們當時的設計選擇。」這些矽谷父母們如今面對自己曾參與打造的產品或服務對自己孩子的「引誘」時,只能靠外部手段來緩解這種「報應」。

Chris Anderson 就在家中為5 個孩子訂了12 條科技相關的家規,包括高中時才能有手機;13 歲才能使用社群媒體;禁止iPad;嚴格的螢幕使用時間……懲罰也是相應的斷網或沒收設備。還有的矽谷父母試圖透過讓孩子理解這些產品設計背後的「操縱性」,來從根本上培育孩子對科技產品的警惕心理。

在矽谷為人父母的科技從業者,更傾向讓自家孩子少用一點數位產品

著名風投John Lilly 因此礻自己13 歲的兒子解釋了這些「光鮮」效果背後不過是一堆程式碼,它試圖喚醒你的某些情緒,操縱你的行為……但他的兒子還是想花20 美元買一套《要塞英雄》的主題。

這股反噬風潮大概從去年開始興起。它的興起和不斷站出來發言的業界大佬以及社會對矽谷和科技的印象反彈關聯緊密,由此,不再是那些高管們,每一對為人父母的科技從業者都突然開始警惕科技對自己子女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矽谷幾乎成了艾美許人聚集地外,最抵制電子產品的地區,就連保姆都要簽署工作期間禁用手機的合約。

科技產品危害真的那麼大嗎?這是矽谷的「習慣性跟風」,還是這些創造者們深諳他們創造物不為人知的另一面。科技業也有許多從業者,認為這種過於嚴苛的抵制沒有必要,但在面對這股風氣時,他們雖然沒有自我懷疑,但也沒有過多發聲。似乎每一代人都對自己子女接觸的新事物保持警惕,就像小時候父母禁止我們過多的看電視、玩電腦、打遊戲,而長大後卻發現電腦、網路、電影電視以及遊戲行業都是一種不錯的職業選擇。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