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韓國玩遊戲幫人練功可能要被罰60萬,同時進監獄了 在韓國從事代練工作的人們,可能會惴惴不安地度過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他們的職業命運,將會在今年的最後幾天被拍板定案——「代練者應當被判刑」的提案將在12月30號,於韓國國民議會進行最後的審議。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這個提案的全稱是《遊戲產業振興法修訂案》。雖然玩家們會覺得「韓國的遊戲業已經很成熟了」,但似乎韓國人自己認為他們的遊戲行業還有很多不足。帶頭發起這個提案的李東燮議員,在今年6月就發表了一份聲討書,指責政府對於韓國遊戲產業大量問題不作為。

在韓國玩遊戲幫人練功可能要被罰60萬,同時進監獄了

在聲討書中,李東燮議員指出,韓國遊戲管理委員會的委員長的任期本該在3月就結束,卻因為政府遲遲找不到繼任者,被迫一直連任;而韓國電競協會會長一職從去年5月開始,就一直空缺,直接導致電競協會完全無法發揮應有的職能。

他呼籲政府積極介入遊戲和電競產業,《遊戲產業振興法修訂案》就是這種理念下的產物。在這個提案裡,代練行為被定義為「以營利為目的替他人升段、練級、上分」,這些行為會因為「破壞遊戲正常運營」被處以最高兩年的有期徒刑或2000萬韓元(約台幣60萬)的罰款。

去年6月,李東燮等10名國會議員就提出了該提案。當時預計9月就會進行投票審核,但直到今年上半年,提案才被提交到國民議會。由於提案涉及諸多法律問題,又花費了半年時間進行司法審核。就在不久前,提案通過了司法審核,在12月末就要正式在國民議會上進行投票了。

一旦《遊戲產業振興法修訂案》獲得國民議會的認可,韓國的遊戲代練行業,就完全被判定為「違法行業」了,幫人代練的工作者們也將面臨「要嘛失業,要嘛被違法」的窘境。

「這項法案如果通過,將有助於建立一個健康的遊戲生態」李東燮在解釋該提案時說,「那時,入口網站如果提供代練服務的廣告,也是違法的了。」他在提案裡將代練比作韓國聯考(SAT)的代考行為,「因為二者都會摧毀整個市場(行業)」。

事實上,韓國代練問題相當嚴重。僅以《鬥陣特攻》為例,據媒體統計,韓服的500強裡有接近200名代練帳號,很多職業選手也加入了代練行業。一家代練網站曾公然打出廣告,稱他們「成功聚集了世界頂尖的職業選手,這些人甚至遠赴海外參加聯賽(指OWL,鬥陣特攻聯業聯賽)」。

在韓國玩遊戲幫人練功可能要被罰60萬,同時進監獄了

韓國電競界對代練行為一向持「零容忍」的態度。去年11月,OWL戰隊之一的費城融合隊,將曾深陷代練醜聞的選手SADO徵召入隊,引起了軒然大波。多名《鬥陣特攻》選手出面表示,SADO曾因為代練被拉入「韓國電競的黑名單」,他能加入OWL是對於韓國電競界的侮辱。儘管SADO很快手寫了道歉信,表示自己當時因為經濟原因犯了錯,希望獲得原諒,他還是被費城融合隊除名了。

在韓國玩遊戲幫人練功可能要被罰60萬,同時進監獄了

在外媒以及一些論壇中,「代練違法」的提案受到了不少玩家的支持,也收穫了一些質疑。一些玩家提出「個人之間的交易要被判為違法」,是不是有些越界——同樣的觀點也被一些韓國議員提出,間接導致了提案長達一年的拖延。

在韓國玩遊戲幫人練功可能要被罰60萬,同時進監獄了

不過據一些行業人士的說法,提案中的「兩年有期徒刑」更多的是一種恐嚇策略。在司法實踐中,這種「有期徒刑或罰款」一般是以緩刑的形式體現,也就是說,違法者大部分時候會被判處緩刑,不用真地進監獄。

韓國對於遊戲外掛開發者的處理方式,也許可供參考。去年,暴雪與韓國政府合作,抓捕了13名製作《鬥陣特攻》外掛的開發者,最終3人被判刑——外掛開發的負責人被罰款1萬8千美元,2年有期徒刑,而另外2人一個只被罰款,一個被判2年有期徒刑的緩刑。

當然,即使是緩刑,也會給個人的人生留下重大污點。如果《遊戲產業振興法修訂案》通過,韓國的代練公司與「代練工作者」們,恐怕得掂量掂量,違法和轉行,哪個比較划算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