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為了讓這個遊戲能被大眾玩到,我不得不做一個異性戀版本。」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前幾天,模擬人生圈子裡的知名創作者Simsie發佈了自己最新的《模擬人生4》檔案(類似於其他遊戲的Mod)。她在這個「mod」裡對遊戲做了大量修改,從商舖到街道再到路邊的電燈和垃圾桶,工作量非常龐大,足以讓她在介紹影片中滔滔不絕地談論了20分鐘。

本來這些修改不管再多,也只會在《模擬人生》的玩家圈內傳播。偏偏是Simsie的一句「對了,我把遊戲裡的浴室改成性別中立的了」,讓她的工作得到了很多媒體的報導。

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然後就是前幾天早上引起軒然大波的「《鬥陣特攻》封面人物士兵76突然變同性戀」事件。暴雪編劇在推特確認了士兵76和另一位男性有多年戀愛關係,一下引起了大量鬥陣特攻玩家的大規模論戰。在論壇、微博等社群媒體裡,幾乎每個與《鬥陣特攻》有關的地方,都有持不同觀點的玩家在戰個不休。

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在更早一點的去年12月末,一個關於遊戲的博物館展覽在柏林舉辦——也是關於LGBT的。

這個展會的內容揭示出一個事實:遊戲裡的LGBT內容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什麼新鮮事物,早在20世紀80年代,電子遊戲中就出現了設計師有意識宣傳性別平等的內容。

展覽展出了1988年發售的《超級瑪利歐兄弟USA》的任天堂官方說明書。在說明書中,粉紅色小恐龍Birdo被描述為「一個認為自己是女孩的男孩」。她被認為是最受歡迎的早期跨性別遊戲角色——儘管在那個年代,很多人並不知道遊戲具體情節,更不用說每個登場角色的人物設定了。

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除了有LGBT角色登場的遊戲,展覽者們還找到了 「世界上第一款LGBT遊戲」:《Caper in theCastro》(卡斯特羅的卡佩爾)。這款遊戲發佈於1989年,是一款慈善遊戲,遊戲本身不收取費用,但是開場時會建議玩家捐款給指定的愛滋病防治機構。

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在《卡斯特羅的卡佩爾》中,玩家要扮演一個女同性戀偵探,去尋找被綁架的女王。遊戲中有不少涉及同性戀和跨性別的內容——也因此,當時它只能在地下LGBT論壇傳播。遊戲的開發者拉爾夫稱當時的社會氛圍對LGBT人群還非常不友好,他們只能在幾個私人BBS(論壇的早期形式)上傳遞這個遊戲,然後偷偷地玩。

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為了讓這個遊戲能被大眾玩到,我不得不做一個異性戀版本。」拉爾夫感慨,「今天的LGBT者們不用遭受這種待遇真是謝天謝地」。

彩虹色是世界LGBT運動的象徵顏色,代表著多元和包容。這個遊戲展的名字就是「Rainbow Arcade」(彩虹街機),展覽的內容也按照彩虹的顏色分為黃藍紫等多個板塊。

從展覽中能看出,獨立遊戲一度是關於LGBT內容最有力的載體。商業公司為了顧及聲譽和影響,往往不願意冒犯公眾主流價值觀。

然而公眾主流的價值觀也隨著時間不斷變化,到了21世紀,很多商業遊戲也不再忌諱LGBT內容——GTA中有諸多同性和跨性別人群,今年最為知名的要屬《最後的生還者2》E3預告片裡的接吻鏡頭。

從躲藏到公開,LGBT遊戲角色其實已經發展了30年

當然了,對於在遊戲內體現LGBT,一直有著反對的聲音。展覽也將這些反對和抗議展示了出來——從2006年《魔獸世界》不允許成立LGBT公會到著名的「玩家門」事件(2014年前後關於女性遊戲開發者的一次大論戰)。

還有一些更早的、存在於早期論壇的截圖存檔。有趣的是,今天在關於《鬥陣特攻》76事件相關討論中能看到的很多言論——「我只是想好好玩遊戲,不想看到開發者的私貨」、「我不反對LGBT,可是他們會毀了遊戲的」,早在1990年的早期網路社群中就出現了。

不管反對者們多麼憤憤不平,關於LGBT的遊戲內容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只能在地下論壇裡傳播」的時代了,3A遊戲裡出現幾個跨性別者或同性戀已經變成稀鬆平常的事,媒體對LGBT遊戲內容的報導也大都是正面的——即使這或多或少是為了與所謂「政治正確」妥協。

某種角度上說,這妥協正證明了LGBT內容出現在遊戲中已經變成正常現象,就像我們生活的世界中正常地存在著LGBT人群一樣。

並不是「似乎所有的事都趕到一起來了」,而是這個世界畢竟已經變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