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幾家推出摺疊螢幕手機的廠商都承認產品還不成熟,為什麼大家還搶著在今年推出?

採取摺起來是手機,展開是平板的這種形式也是希望透過延伸產品的使用範疇來開闢新的增長點。各Android手機廠家為了實現差異化競爭,在獲得面板廠商支持後爭先恐後的發布摺疊螢幕手機也是「被逼無奈」。

四個月時間裡,柔宇、三星、華為三家廠商相繼發布可摺疊手機,而小米也展示了可折疊手機的原型機,在人們記憶中長存在的科幻想像就此向前邁進一步。售價卻是一家高於一家,FlexPai 售價為8999 元人民幣起(約台幣42,,000元),三星1980 美元(約台幣61,500元),華為Mate X 的定價則達到了2299 歐元(約台幣81,500元)。

配置上,三星和華為延續了以往的高標準。華為Mate X 搭載麒麟980 處理器、配備8 英寸環繞式OLED 顯示螢幕、配對7nm 5G 多模終端晶片;Galaxy Fold 內建了兩塊一共4380 mAh 的電池,並且搭載了一顆7nm 處理器,以及高達12GB的RAM;柔宇也在快充、晶片、系統上交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答卷。

不過,其實這段期間,包括幾年前也展示過摺疊手機的聯想、小米等廠商,也曾經說過至今為止,可折疊手機要進入量產階段在技術條件其實還不夠成熟。這也是目前已經開賣的摺疊手機售價居高不下的原因。

那麼,柔性螢幕技術目前是否已足夠成熟來支撐摺疊螢幕創新?為什麼看來還被業界視為早產的技術,卻形成了MWC的話題?真正的體驗升級有賴於哪些條件的提升?

既然幾家推出摺疊螢幕手機的廠商都承認產品還不成熟,為什麼大家還搶著在今年推出?

良率:繞不開的爬坡

「良率(良品率)太低了,自然就會貴。」一位柔性螢幕行業從業者李斯(化名)給出了解釋:「目前市面上除了柔宇以外,摺疊螢幕相對於現有的曲面螢幕來講,技術是一樣的,都是採用LTPS 方案的柔性AMOLED,但是,這個技術用於做摺疊螢幕有些風險。」

從螢幕供應來看,柔宇所採取的是其自主研發的蟬翼柔性螢幕,是基於氧化物TFT 的技術路線。三星雖採取的是其自行研發的Infinity Flex Display,華為採取第三方供應商京東方所提供的柔性螢幕,但技術卻相同。

具體而言,李斯給出了LTPS 方案對良品率影響的兩大因素。首先,TFT 器件中的矽材料以及透明導電材料ITO 等在反覆摺疊過程中有脆裂的風險,一旦脆裂就會出現壞點或斷線等不可修復的缺陷。其次,摺疊螢幕對於偏光片和保護蓋板的要求都比曲面螢幕要高,保護蓋板與摺疊螢幕貼合後在摺疊過程中的應力也會產生影響。

但不論是何種技術,良率都是製約價格的最大原因。「柔宇的手機當時可能是為了對標iPhone XS 才有了這麼一個定價,實際從成本來講應該還是賠錢的。」李斯認為這也是為什麼真正拿到FlexPai 的人不多。

既然幾家推出摺疊螢幕手機的廠商都承認產品還不成熟,為什麼大家還搶著在今年推出?

他把良率爬坡上升到了一個「關鍵」的位置:「摺疊螢幕手機要想大規模的普及,顯示面板良率提升,價格下降是一個關鍵因素。有些廠商透過挖人想少走一些彎路,但良率爬坡這個過程,誰都繞不開的。」 

早產:問題一籮筐

貴卻不是唯一問題。

「我並不關心拍照、快充、搭載的晶片等等,抗劃傷能力、使用壽命才是柔性螢幕手機最需要關注的參數。由於柔性螢幕本身的技術特殊性,這些是比較難解決的技術點,你應該關心能達到幾個H 的莫氏硬度。」李斯強調。

在抗劃傷能力上,目前摺疊螢幕的保護蓋板是採用的類似於透明聚酰亞胺(PI)一類的塑膠薄膜,然後在上面塗敷保護層,這就要求保護層的聚合物材料既柔韌又堅硬。

李斯介紹,現在研究的方向是將現在採用的PI 膜更換成抗劃傷能力更強的新材料,或者在PI 上塗覆更耐磨的奈米塗層來提高抗劃傷能力,但這樣的解決辦法是否能夠比肩目前常規手機採用的「康寧大猩猩玻璃」仍然是個疑問。

20 萬次摺疊試驗、10 萬次摺疊試驗,這些數字赫然出現在廠商的發布會,手機廠商們無疑在強調:使用壽命、摺疊次數這些問題我們也很關注。

對於採取氧化物方案的柔宇而言,PPI(Pixels Per Inch 也叫像素密度)也是需要關注的問題。柔宇所公佈308 的PPI 已是該種材料在目前市面上的極限,但現在普遍的手機螢幕PPI 已接近500。

不僅是這些與柔性螢幕本身相關的技術還存在種種問題。與手機本身相關的一些性能也在受到質疑,一位手機行業從業者說:「手機作為一部高頻率的使用工具,需要考慮的體驗因素非常多,容易出現短處與長處對消的情況。而作為一個平板來講,新款iPad Pro 的重量在400g 左右,一般重量都與續航能力呈正相關,如果重量減低是否意味著續航能力會打折扣?」

既然幾家推出摺疊螢幕手機的廠商都承認產品還不成熟,為什麼大家還搶著在今年推出?

恐懼型創新:用摺疊螢幕開闢新話題

那為什麼大家還是蜂擁而至了?

李斯感慨,採取摺起來是手機,展開是平板的這種形式也是希望透過延伸產品的使用範疇來開闢新的增長點。各Android手機廠家為了實現差異化競爭,在獲得面板廠商支持後爭先恐後的發布摺疊螢幕手機也是「被逼無奈」。

據相關資料顯示,2018 年除了積極拓展海外市場的小米、華為在手機出貨量上有所增長外,蘋果與三星均出現負增長。而2018 年全年的銷量,比2017 年下降了4.1%。

各大廠商對實現量產的支持也有據可循。2018 年9 月,維信諾宣布柔性AMOLED「全螢幕」產品成功下線,正式啟動向下游智慧型手機產業鏈供貨;11 月,京東方位於成都的第6 代柔性AMOLED 生產線正式量產;柔宇要開始量產的苗頭則是在2018 年6 月6 日。相關資料顯示,彼時柔宇已在深圳總投資約110 億元來搭建全球首條類六代全柔性顯示螢幕大規模量產線,滿產規模超過每年5000 萬片柔性顯示螢幕。

一位網路行業觀察者將此稱之為「手機行業的恐懼型創新」:越來越難的硬體創新和出量壓力使得各大手機廠商不得不造出些新聲勢,造出摺疊螢幕手機。而在行業進入成熟期,利潤率持續走低的情況下,對高溢價的追求成為必需。

既然幾家推出摺疊螢幕手機的廠商都承認產品還不成熟,為什麼大家還搶著在今年推出?

體驗提升:硬體問題還是軟體問題?

摺疊螢幕的發燒友也不少。

在柔宇發布會現場,CEO 劉自鴻的每次參數發布都能引起場下觀眾一聲叫好。科技信徒們持有這樣的觀點:「從這些發布會看來,我們不能確定產品彎折的意義到底有多大。但我認為這個方向是對的,創新有一定的意義。」

華為Mate X 發布的當天也有人在社群網上說公開發售後一定會買,因為螢幕夠大又便攜,以後看文字和電影都方便。事實上,這也是所有手機廠商相信摺疊螢幕具備市場顛覆可能性的動力,這兩大優勢可以讓手機快速蠶食平板電腦的市場。

既然幾家推出摺疊螢幕手機的廠商都承認產品還不成熟,為什麼大家還搶著在今年推出?

但擠壓平板電腦的市場空間並不容易。真正的體驗提升不僅依賴硬體技術的升級迭代,對軟體也提出了要求。「要替代平板需要手機系統及應用程式的相容性匹配。在這一點上,Android手機陣營在中國有一個天然的弱勢。因為Google服務、Chrome OS 無法在中國正常使用。中國Android平板只是Android手機的放大版。」不過,李斯猜測隨著摺疊螢幕手機的正式發布,Google可能會加快Android和Chrome OS 死亡的腳步,新的Fuchsia 系統將可以在PC,平板和手機上運行、自由切換。

Android的弱勢恰恰是蘋果的優勢。iPhone 和iPad 都是使用iOS 系統,如果iPhone 發布摺疊螢幕手機能實現摺疊起來就是iPhone,打開是iPad,這樣摺疊螢幕版的iPhone 變身輕量級的生產力工具將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也許這也是為什麼蘋果更新柔性螢幕技術專利的原因。

柔性螢幕技術的成熟,摺疊螢幕手機的普及究竟需要多長時間或許不可預測。但在各大手機廠商的重金加持下,摺疊螢幕手機的風一定還會吹上一陣。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