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前段時間,遊戲快速通關圈子裡爆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醜聞:著名硬派技巧遊戲《掘地求升》(正式名稱《和班尼特福迪一起攻克難關》)的快速通關世界紀錄是偽造的。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這個世界紀錄由中國玩家Ccfst創造,但從一開始就受到了很多質疑。Ccfst一開始先是平了1分19秒的世界紀錄,然後又把世界紀錄提高到1分13秒。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像《掘地求升》這種流程比較短、技巧開發比較完善的遊戲裡面,把快速通關記錄提高1-2秒已經算是十分驚人了。經典快速通關遊戲《黃金眼》的水壩關,玩家花了整整10年時間才研究出把記錄從53秒提高到52秒的技巧。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在沒有使用任何新的技巧的情況下,靠著近乎腳本一樣的完美操作,完成加快6秒的突破,確實有點匪夷所思。負責認證記錄的圈內大佬,雖然心裡覺得奇怪,但也實在看不出Ccfst的破紀錄影片有任何毛病。

▲Ccfst已經刪除了他的造假影片,但是網路上還有人保留

在外界的壓力和良心的譴責下,Ccfst最終承認他的這個記錄確實是作弊得來的。他先用變速齒輪把遊戲的速度調慢,這樣遊戲就有了許多容錯的空間。等到他完成遊戲以後,再把錄影的影片調回正常速度。這樣操作下來,只看最終的影片很難發現任何作弊的痕跡。

從嗶哩嗶哩彈幕網快速通關愛好者們的交流中,發現Ccfst可能在破紀錄之前就一直在使用這個手法提高自己的成績,甚至在他私下都沒有特別去掩飾自己快速通關作弊這件事情。而且Ccfst並不是唯一一個開掛的中國快速通關主播,只是其他人的水準太低,開了掛也破不了記錄,引不來這麼多關注。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在承認錯誤以後,Ccfst已經刪掉了自己所有的影片,並且被國際《掘地求升》快速通關社群封禁了六個月。Ccfst雖然表示自己以後將努力不靠外掛打出真正的世界紀錄,但是他因為作弊行為所失去的網友的信任,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回來的。

Ccfst固然要為他的錯誤行為付出代價,但是這次作弊風波卻透露出了現在越來越火熱的快速通關社群一個十分尷尬的現狀:現有的快速通關紀錄認證方式,已經沒有辦法適應不斷更新的外掛和作弊手段。

1

目前快速通關紀錄的認證過程非常簡單。對於絕大部分遊戲來說,玩家只要在任何網站上上傳一個通關影片,並且這個影片大體上看不出作弊的痕跡,就可以被認證成新的紀錄。

一種最直接的作弊手法就是在這個認證影片上做手腳。很多遊戲系統內部沒有計時器,快速通關記錄靠給螢幕計時。狡滑的作弊者就會把影片偷偷抽掉幾格,或者整體調個速,讓認證影片的時間變短。

知名玩家ExoSDA有一個經典的《超級肉肉哥》快速通關紀錄就是好幾個關卡的影片拼起來的,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其他玩家都沒有發現影片有任何問題。

但是ExoSDA還是在一個最難被注意到的地方漏了餡。《超級肉食男孩》的存檔圖標動畫每個循環固定都是40格,並且採用了一個獨立的計數器,每次存檔圖標出現的時候都會從上次圖標消失時的動畫位置繼續。由於ExoSDA拼接了幾個影片的緣故,他的存檔動畫影格數和正常的循環對不上,進而暴露了他作弊的事實。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在直播上出現的快速通關記錄,正常來說沒有修改影片的問題。但是由於玩家可以在射擊遊戲裡面使用自動瞄準外掛,或者用Mod悄悄修改特定遊戲物品的掉出率,這些記錄也不一定就完全乾淨。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另外一個作弊蠢蛋出現在去年,一個叫做「Anti_」的GTA快速通關玩家通過悄悄修改車輛的速度,讓他的車跑起來比正常要快一點,進而實現更快的通關速度。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實際上,現在看著快速通關世界紀錄的榜單,已經很難說哪些來自真正的高手,哪些來自還沒被發現的作弊者。

2

遊戲快速通關的這種現狀,一直都被快速通關玩家所詬病。有網友總結得很精闢:遊戲快速通關從過程到結果都可以在一個沒有監督的小黑屋裡完成,沒人作弊才是一個奇蹟。

歸根究柢,遊戲快速通關在這幾年裡面發展的確實太過迅速。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面,快速通關都屬於硬派玩家中的硬派玩家的小圈子自娛自樂。快速通關是一個特別需要交流的遊戲挑戰項目,一個玩家如果想要提高自己的水準,就必須虛心學習其他玩家的遊戲技巧。所以最頂尖的快速通關玩家,一般彼此都很熟悉。

在快速通關還很冷門的時候,快速通關玩家不可能靠這個有什麼金錢上的收益。一個玩家作弊一旦被抓包,他在圈子裡的名聲基本上就完蛋了。對於真正熱愛快速通關的玩家來說,作弊帶來的那點虛榮,並不值得他們去冒險。

但假如一個玩家不單純只是因為熱愛才去進行快速通關挑戰,這種基於自律的社群文化就變得不堪一擊。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曾經號稱是最厲害的雅達利玩家的托德·羅傑斯。他在80年代創造了一些無人能夠打破的快速通關記錄,但是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人覺得他的很多紀錄都經不起推敲。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直到去年,一些玩家經過研究以後,發現雅達利上的競速遊戲《Dragster》在使用軟體腳本輔助的情況下,最快也只能5.57秒達到終點。托德聲稱的5.51秒紀錄是絕對沒有可能做到的。這個證據讓托德的名聲大受打擊,他的很多記錄也因此被撤銷了。

托德當年有一段時間被動視(Activision Publishing, Inc.)請來來宣傳雅達利遊戲,相當於是雅達利版的高橋名人。他當年造假的動機也不難推測。對於他和動視來說,這些「世界第一」的頭銜不只是個虛名,而是有實實在在的商業價值。

而現在,快速通關已經不再單單只是愛好者的遊戲。網路娛樂模式的發展讓快速通關開始變得有利可圖。SGDQ和AGDQ快速通關大會每年都可以籌集到幾百萬美元的善款,而優秀的快速通關玩家也可以靠直播和影片獲得不菲的收入。

「缸男」最速通關世界記錄創造者承認作弊,爆出速通的尷尬現狀

可以想見,在這樣的誘惑下,嘗試用作弊得到的快速通關紀錄去換取關注的人只會越來越多。對於現在大部分快速通關作弊者來說,遊戲快速通關不是他們樂趣的來源,只是他們用來實現其他目的的手段。對於一個因為無私的熱愛才能夠發展壯大的快速通關社群來說,不能說不是件令人遺憾的事。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