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是成年人戒菸的幫手,美國市佔率最高的電子菸 Juul 被點名批評為讓更多美國高中生吸菸的幫兇

自稱是成年人戒菸的幫手,美國市佔率最高的電子菸 Juul 被點名批評為讓更多美國高中生吸菸的幫兇

很多抽菸者的第一口菸就是為了耍酷,當這些比傳統捲菸更潮、更酷的電子菸出現時,也有更多人抵擋不住尼古丁的誘惑,成為新一代的吸菸人口。

電子菸可能讓老菸槍戒掉普通香菸,同時也在讓更多人患上菸癮。

美國食品與藥物監督管理局(FDA)負責人 Scott Gottlieb 近日在接受採訪時,點名批評了矽谷電子菸公司 Juul Labs,認為美國青少年尼古丁上癮的危機,電子菸難逃其咎。

美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在 2018 年 12 月中旬公佈的報告顯示,在過去的 30 天內,美國高中生電子菸使用率已經從 11% 上升到 20.9%,幾乎增加了一倍。

同期美國疾控中心也發現,2018 年美國中學生抽電子菸的人數為 360 萬,相比 2017 年增加了 71%,也就是 210 萬人。其中有接近 30% 的高中生電子菸吸菸人口在接受調查時表示,過去的一個月中他們至少有 20 天在抽電子菸。

自稱是成年人戒菸的幫手,美國市佔率最高的電子菸 Juul 被點名批評為讓更多美國高中生吸菸的幫兇

而 Juul Labs 目前拿下了美國電子菸四分之三的市場。

即將卸任 FDA 負責人一職的 Gottlieb 曾經是醫生和投資人,在任期間的其中一個舉措就是降低卷嚴重的尼古丁含量。

2017 年, FDA 將電子菸產品管控的期限延長到 2022 年。然而電子菸不僅沒有讓吸菸人口減少,反而是讓更多青少年開始吸菸,因此 FDA 在去年開始也對那些向青少年銷售的調味電子菸廠家施壓。

Gottlieb 還說,如果青少年消費電子菸的情況依然快速增長,FDA 將考慮採取更加嚴厲的管控措施,比如讓電子菸完全退出市場。

近日,FDA 正在調查 35 起吸電子菸後癲癇發作的病例,但結果尚未公佈,PDA 也表示尚不清楚電子菸是否導致了這些病例。

自稱是成年人戒菸的幫手,美國市佔率最高的電子菸 Juul 被點名批評為讓更多美國高中生吸菸的幫兇

Juul Labs 的創始人鮑恩和蒙希斯在史丹佛大學攻讀碩士學位時,就創立了電子菸公司 Ploom,並在 8 年後將該品牌出售。

2015 年,他們創立了品牌 Juul,並在短短幾年內成為美國電子菸市場中佔有率最高的公司。

這些 USB隨身碟形狀的電子菸,使用了相當具有科技感的外觀設計,外觀簡潔,用手指輕觸兩下電子菸機身,就會顯示出電量。在包裝上也並沒有普通香菸那些用來警告吸菸人口的恐怖照片。

Juul 電子菸主要有兩個部分組成,一個部分是裝有電池和溫度調節系統的機身,另一部分則是裝有尼古丁的菸彈,菸彈的味道包括薄荷、菸草,甚至奶昔和芒果。

2018 年底,萬寶路香菸生產商 Altria 集團向 Juul Labs 注資 128 億美元,獲得後者 35% 的股份。

雖然 Juul Labs 現在口口聲聲都說自己是為了幫成年人戒菸,並宣稱電子菸的有害物質比普通香菸要少很多。

自稱是成年人戒菸的幫手,美國市佔率最高的電子菸 Juul 被點名批評為讓更多美國高中生吸菸的幫兇

然而有人挖出 Juul 早年的行銷廣告,他們曾推出了以年輕人為導向的電子菸廣告,並吸引了不少青少年消費電子菸。

自稱是成年人戒菸的幫手,美國市佔率最高的電子菸 Juul 被點名批評為讓更多美國高中生吸菸的幫兇

比如會在平面廣告中使用具有青春魅力的年輕人來做模特兒,在產品的外包裝上,Juul 也讓自己看起來更像萬寶路香菸。

2015 年,Juul 曾在年輕人喜歡的電影、音樂活動上向使用者免費派發 Juul 電子菸;在 Instagram 和 Facebook 這些社群網路上發佈輕鬆快樂的帖子。

當 Juul 的影響力隨著市場佔有率在增長時,Juul 的行銷也開始變得保守,關閉社群網路帳號,並且開始刪除早年間針對年輕人的廣告,官網上的廣告用戶形象也變成了年紀較大的形象。

自稱是成年人戒菸的幫手,美國市佔率最高的電子菸 Juul 被點名批評為讓更多美國高中生吸菸的幫兇

然而 Juul 早期行銷所塑造的標籤形象依然在年輕人甚至青少年中存在。很多抽菸者的第一口菸就是為了耍酷,當這些比傳統捲菸更潮、更酷的電子菸出現時,也有更多人抵擋不住尼古丁的誘惑,成為新一代的吸菸人口。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