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手機輻射恐懼症又來了!20年前科學論文中的一張圖表讓人們爭論至今

5G是否有害人體健康?針對這個問題,似乎存在各種不同的看法。近日,《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題為The 5G Health Hazard That Isn't的文章,作者William J. Broad在文章中透過20年前一位科學家科研報告中的一個圖表,介紹了5G「輻射恐懼症」的源頭。同時,作者在文中也強調,針對5G是否有害人體健康這一課題,目前並沒有證明其有害健康的確鑿證據。

5G 手機輻射恐懼症又來了!20年前科學論文中的一張圖表讓人們爭論至今

2000年,美國佛羅里達州布勞沃德郡(Broward County)的公立學校都收到了一份警示報告。和當時大多數教育經費充足的地區一樣,布勞沃德也在考慮為轄區內在校學生共計約25萬人的所有公立學校配備無線網路及課堂多媒體設備。但這一行動的背後,是否需要考慮潛在的健康風險呢?

於是,轄區邀請著名的物理學家、顧問比爾·柯瑞(Bill P. Curry)來研究這個問題。柯瑞在他的研究報告中稱,這項技術「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健康危害。」

透過一張標題為「大腦組織微波吸收(灰質)」的圖表,柯瑞總結出了他發現的令人不安的證據。

註:灰質,是一種神經組織,是中樞神經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

根據這張圖表顯示,隨著無線訊號頻率的增強,大腦接受的輻射劑量也從左至右呈上漲趨勢。最開始的時候,這個變化曲線走勢較緩,但當這個曲線走到與電腦網路相關的無線頻率時,這個變化曲線驟然上升,表明暴露在危險水準。

「這張圖表反映出了我擔心的原因。」柯瑞在報告中寫道。這篇報告的正文,詳細描述了無線電波如何傳播腦癌的。腦癌是一種可怕的癌症,如果患上腦癌的話,生還率則非常低。

隨後這些年來,隨著智慧型手機、手機基地台以及無線網路的普及,柯瑞的警告被越來越多的人傳播和認知,並且引起了教育者、消費者以及大眾的共鳴。在很大程度上,人們對5G技術日益增加的擔憂和焦慮,都可以追溯到柯瑞這一位科學家和他製作的這張表格上。

物理學家比爾·柯瑞(Bill P. Curry)2000年研究報告中題為「大腦組織微波吸收(灰質)」的圖表。

只不過,柯瑞和他畫的這個圖表都錯了。

據研究電磁輻射生物學效應的有關專家稱,在更高頻率段,無線電波並不會更危險,反而會更安全(但像X射線等極高頻率能量,其表現則不同,而且會對健康造成威脅)。

在柯瑞的研究中,他研究了無線電報是如何在實驗室環境中影響大腦組織的,並且其錯誤地認為,這些結果都是無線電波應用在身體深處細胞所產生的。

他的這些分析,沒有認識到人體皮膚的保護作用。在較高無線電頻率下,皮膚可以充當保護傘的作用,進而保護包括大腦在內的體內器官免受輻射。此外,人體皮膚還可以阻擋更高頻率的太陽光。

「它無法穿透人體皮膚。」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研究高頻率電磁波對人體影響的放射學教授克里斯多福·柯林斯(Christopher M. Collins)稱。他還補充說,柯瑞報告中的那個圖表,並沒有考慮到人體皮膚的「屏蔽效應」。

此外,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醫學院的醫學物理學榮譽教授馬爾文·辛斯金(Marvin C. Ziskin)博士也同意這種說法。數十年以來,辛斯金博士一直致力於研究高頻率輻射是否會導致疾病。據他所述,他曾經做過的許多實驗都可以證明,高頻率輻射是安全的。

雖然醫學界並不認同高頻率輻射的不良影響,但許多網站卻都危言聳聽地誇大了柯瑞的那份帶有缺陷的報告,並且在大量文章中都將腦癌與手機連結起來,同時還在法律訴訟中當作證據,來敦促取消在教室中使用無線技術的計劃。

在一段時間後,甚至有俄羅斯的新聞網站都開始傳播這份報告的內容,對5G技術「添油加醋」,讓更多的人閱讀這些錯誤訊息。

明明最開始只是一個簡單的圖標,到後來卻變成了一個典例,讓我們看到偽科學是如何生根發芽並傳播開來的。

「但我仍然認為其會對健康產生影響,」柯瑞在接受採訪時評論道,「聯邦政府應該更加嚴肅仔細地對待這個問題。」

一個權威錯誤

要說到聲稱無線技術可能會帶來不可預見風險的,柯瑞並不是「第一人」。

1978年,記者保羅·布羅德(Paul Brodeur)出版了一本書,《美國的毀滅》(The Zapping of America),書中引用了具有暗示性含義但又模棱兩可的有關證據,並稱高頻率的普及使用可能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威脅。

當然,相比之下,柯瑞則更具有權威性。

上個世紀90年代時,聯邦政府削減預算後,柯瑞的研究生涯就走到了盡頭。隨後,他成為了一名私人顧問。他曾於1959年和1965年獲得過物理學學位,並且在1990年時獲得過電氣工程學位

他的資歷,以及在聯邦政府和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等行業實驗室數十年的經歷,讓他成為了布勞沃德那項研究的最有力候選人。

「他是一個聰明的人。」當地技術小組的專家、協助柯瑞完成研究的加里·布朗(Gary Brown)描述稱。但柯瑞缺乏生物學方面的知識。雖然他可以輕鬆地解決原子和電磁難題,但在復雜的生物學研究領域,他卻幾乎沒有接受過正式的培訓。

2000年,柯瑞從他位於芝加哥郊區的家中寄出了兩份布勞沃德地區的研究報告。其中一份是當年2月份寄出的,另一份則是9月份寄出的。

9月份寄出的那份報告,還寄給了項目主要負責人、學校董事會以及該地區管理安全及風險問題的負責人。

相比於第一份報告中的圖表,第二份報告中的頻率圖表要詳細很多。圖表的變化曲線不僅標註了無線網路輻射劑量的精準位置,而且在其底下,還標註了無線電、電視以及手機訊號的位置。

5G在無線電波頻譜中的位置。最新一代手機5G的工作頻率將接近無線電波頻譜的最高頻率,在頻譜中較低的是家庭和學校使用的無線網路。圖片整理:《紐約時報》。內容來源:美國太空總署、美國國家科學院、美國國家環境健康科學研究所、美國國會研究服務中心、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學會總體而言,柯瑞的兩份報告都總結稱,這個逐漸受人關注的新興話題都對人類健康問題至關重要。他警告稱,兒童尤其容易受到無線技術其潛在癌症風險的影響。「兒童的大腦都還處在發育階段。」他在第一份報告中如此強調。

柯瑞也是一個全國性的抗議無線技術群體中的一員。他的這兩份報告在發出後,短時間內就廣泛地傳播開來。其中一份報告還引起了大衛·卡朋特博士(Dr. David O. Carpenter)的關注。數十年以來,針對現有科學界就無線電波的健康風險問題達成的共識,卡朋特博士也一直在堅持提出異議。

卡朋特博士的個人資歷也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1959年,他以優異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隨後又以優異成績於1964年畢業於哈佛大學醫學院。1985年至1997年間,他曾擔任紐約州立大學阿伯尼分校(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in Albany)公共衛生學院的院長,並於2001年成為該校衛生與環境研究所所長,並工作至今。

在他的個人履歷中,列有數百餘項期刊發表、工作經歷、津貼、獎項、諮詢委員會、出版著作以及法律聲明等。

上個世紀80年代,卡朋特博士聲稱,高壓電線可能會導致附近的兒童罹患白血病。該言論曾在國際上引發了激烈的爭論。此外,卡朋特還作為權威人物,出現在布羅德1989年出版的《死亡電流》(Currents of Death)一書中。但聯邦研究人員卻未能找到確鑿證據來支撐這些警告。

大衛·卡朋特博士(Dr. David O. Carpenter)。圖片來源:Lauren Lancast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11年底,在一場法律訴訟中,卡朋特引入了柯瑞的圖表,並試圖迫使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公立學校取消其無線多媒體網路計劃。而這場訴訟,則是由一位惶惶不安的家長提起的。

作為專家證人,卡朋特2011年12月20日發表了一則法律聲明稱,根據柯瑞的圖表,隨著無線頻率的升高,大腦對無線電波能量的吸收「呈指數級增長」,並稱這是學生們面臨著巨大隱患的證據。他還說,「該圖表也說明了推動無線產業向更高頻率發展的問題。」

針對此類觀點,相關行業則指出,其遵守了政府的安全條例規定。波特蘭案件的主審法官則表示,該法院對聯邦監管事務沒有管轄權,因此駁回了訴訟請求

儘管遭遇了挫折,卡朋特2011年發表的那份法律聲明(其中還包括柯瑞的圖表),持續地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人的關注。

2012年,他在密歇根州的某個委員會評估無線危害時,還將之前的這份聲明作為其證詞的一部分。沒過多久,這一觀點就開始在網路上傳播開來,並且博得了大量無線反對者的支持。

他當時還發現了新的危險。

2010年至2012年間,當時最新一代4G手機的頻率超過了當時無線網路的頻率。卡朋特有了更大也更為緊要的目標,特別是因為手機經常被放置在頭部附近。

「現在有更多的證據表面潛在的健康風險問題,影響著數十億人。」他在一份長達1400頁的報告中描述道,「目前的現狀是不可接受的。」

2012年底,他還發布了一份報告,並且引起了全球範圍內的廣泛關注。然而,主流科學界卻不認可他的結論。牛津大學的兩位研究人員稱其「在科學上不可信」。

「真相」的出現

面對周圍的質疑,卡朋特非常不服氣。於是,他奮力地想要去改變現有科學界的認知。

2012年,他擔任了知名季刊《環境健康評論》(Reviews on Environmental Health)的主編。隨後,他在該刊物上刊登了另外幾位作者的文章,這些作者和他自己一樣,都發表了其對無線技術的批評態度。

「手機使用的快速增長,會導致癌症、男性不育以及神經行為異常等風險的增加。」 卡朋特在2013年寫道

隨後幾年裡,隨著無線設備頻率的不斷升高,一種相關的腦癌風險不加批判地重複出現,而且多數情況下都不是來自於柯瑞或卡朋特。相反,有關活動人士認為,這是現代科學中的既定事實。

「頻率越高,危險就越大。」一家名為「輻射健康風險(Radiation Health Risks)」的網站在評論5G手機基地台訊號時稱。

此外,另外一個名叫「揭露5G(5G Exposed)」網站也有類似的評論。在這個網站的科學評論版塊中,其稱,「頻率越高,對人體造成的健康問題就越大。」總的來說,這個網站盡是充斥著各種對腦癌的警告。

最近,卡朋特告訴俄羅斯電視台《今日俄羅斯》欄目稱,最新款的手機對健康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威脅。「5G的推出非常令人可怕,」他稱,「沒有人能逃脫輻射的影響。」

圖片來源:Golden Cosmos最近幾個月,該電視台播放了一系列批判5G技術的電視片段。「頻率越高,其對有機生物的危害就越大。」該電視台的記者在三月的節目中向觀眾報導稱。此外,節目中還提到,兒童更容易受到5G技術的影響。

新一代的手機,使用了更廣範圍的無線頻率段,比柯瑞20年前認定的危及學生健康的頻率高出數十倍。不過,主流科學界卻仍然沒有發現手機無線電波對人體有害的任何證據。

「如果使用手機會致癌的話,那我們會看到患癌群體人數的驟增,」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的癌症研究員大衛·羅伯特·格里姆斯(David Robert Grimes)最近發表在《衛報》(The Guardian)的文章中寫道,「但我們並沒有看到。」

在最近一次採訪中,卡朋特仍然在為自己的觀點辯護。

「有大量的證據證明,手機輻射可以穿透大腦。」他說。但在一番討論過後,他不情願地承認,越來越高的頻率實際上可能很難進入人體體內,並說「這個說法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此外,他還指出,在城市中,由於牆壁、建築、雨水、樹葉等物體可以阻擋高頻訊號,因此5G服務需要安置大量的基地台。

「所以,你會發現他們安置的基地台密度如此高,」他說,「這些電波無法穿透。」如果人體皮膚也能阻擋5G訊號的話,卡朋特承認說,「也許這個問題就不值得再深究了。」

現年82歲的柯瑞,則沒有表現得如此坦率。在一次採訪中,他稱他已經不再關注無線技術領域了。同時,他也否認自己曾犯過任何科學錯誤。

「他們想說什麼就可以說什麼,」柯瑞在談及其批評者時說道,「我把這個問題交給如今行業中的年輕人,讓他們去解決這個問題。」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