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5G網路發展策略大不同:日本求快、韓國求穩

5G將是未來10年的最大機遇:5G不僅是4G的擴充,而是讓幾乎任何類型的數十億設備以及資料的連接和互動成為可能,進而引領消費者、行業和政府,走向生產力和創新的新領域。而在亞洲,日本、韓國都是科技發達的國家,但兩個國家的發展策略卻大不相同。

日韓的時代變化

作為世界上最早提供3G業務的國家之一,日本於2000年就開始向電信商頒發了3G牌照並於同年頒發3G許可證。

截止到2009年8月份,日本3G用戶數已達1.036億,而作為參考,當年日本總人口僅1.27億。3G人口覆蓋率在日本達到了驚人的81.5%,而3G滲透率則是高達94.8%。日本實現了3G時代的奇蹟。

在快速普及3G之後,作為 IT 技術強國,日本於2006年就由政府牽線組織和企業研究4G行動通訊技術,並於2010年開始推廣。到2015年,日本已經建立了覆蓋全國的4G行動通訊網路。

據日本總務省統計資料顯示,截至2014年末,日本的行動電話契約數為1.47億,其中接入4G行動網路(LTE)的客戶數為6187萬,佔比達到了41.98%。

而作為濱水之鄰的韓國則是不甘人後。在日本2000年就開始發放牌照後,韓國電信商在三年間就佈局完善了3G網路。隨後在完整建立3G網路之後,韓國立刻開始著手建立4G。

5G演義之日韓先行:一個三星,就幾乎搞定了整個韓國

如今韓國是4G普及率位列全球第一的國家,主要原因即是韓國民眾在很早體會到了3G流量時代的便利性,而3G的速度缺陷使得民眾更為期盼4G的到來。韓國因此最早實現4G覆蓋也就順理成章。

日韓在3G/4G時代最為明顯的特徵即是,以國家力量為推手,快速佈局,助力電信商實現全程發展。日韓之所以如今能夠快速佈局5G,得益於當初建立3G/4G網路時留下的經驗和強大的設備基礎建設。並且日韓的行動網路業務時全球堪稱最為成熟的,無論是從覆蓋、網速還是資費都是如此。

日韓在推廣業務上也是經驗滿滿。重視用戶業務體驗,弱化技術本身的神秘性和專業性,由技術本身的優勢讓用戶心甘情願接受和買單。在這種推廣模式下,日韓因此可以快速地實現3G/4G用戶數的飛速增長。而其他國家,用戶面對電信商推廣時,主要看的則是多便宜可以使用。

由此可見,日韓在4G時代累積的經驗,如法炮製在了今天的5G普及上。

 

日韓優劣

日韓在5G時代來臨之時,自身也有著諸多優劣之處。

日韓所擁有的最大優勢,也是有別於美國的最大優勢,即是4G時代鋪設的基礎建設相當優秀。日韓發展3G/4G已逾接近20年,甚至連4G發展建設也已經近10年之久。在這4G發展建設的10年間,日韓運營商針對4G的設備進行了多次升級和疊代以滿足政府的覆蓋率和速率建設要求,日韓的行動網路網速因此一直名列全球前茅。

這也是日韓如今大膽急先鋒上馬5G的原因所在。相對於歐美在通信設施上的基建不完善和落後狀況,日韓可以直接進行技術升級並且儘可能地降低成本,諸如日本甚至直接升級4G+以期達到5G訊號強度。這是其他國家所不具備的優勢。

日韓發展5G的優勢之二即在於政府對於通信行業發展的大力支援。相反於歐洲國家如今仍在妄圖借助5G牌照發一筆橫財之時,日韓早已以極低價格甚至免費向電信商提供牌照,幫助電信商更早佈局5G設備。

由於日韓政府對於自身網路建設十分看重,日本對於每一世代通信技術革新都會專門發佈白皮書計畫,提前規劃發展目標和戰略佈局。甚至技術開發都是由政府主動牽線,並且提供資金支援。政府在日韓5G佈局中的主導地位和向好態勢顯然易見。

這也是日韓地域所導致的政府不得已為之手段。國家地域和面積決定日韓必須依靠技術革新保持國家發展和 GDP 增速,因此對於技術革新的每一大爆點都是儘可能希望抓住並且走在前列。而5G作為堪稱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技術革新,日韓政府自然從國家層面就將其作為未來支柱。

日韓電信商所獲得的政府幫助是其他國家所無法比擬的。同樣的,地域面積所帶來的還有優勢:電信商不必苦惱於如何實現廣範圍覆蓋,尤其是相對於中美大型國家而言。電信商建設網路的壓力驟然減少,這也是日韓佈局5G升級設備時所擁有的天然優勢。

再者之三,日韓通信市場完備性和成熟度堪稱世界之最,用戶對於新興技術接受度較快。縱然日本政府戰略層面對於5G的熱衷程度相較之下並不高,但其藍圖是加碼於未來的6G時代,這一切仍需5G作為基礎。因此日韓市場對於任何一家供應商來說都是香氣四溢。華為縱使在日韓遭受阻力較大,但是仍然將日韓市場作為重要攻克目標的原因就在於此。

 

 

韓國求快,日本求穩

縱然有著諸多優劣,日韓在5G到來時仍然是堪稱佈局速度最快的兩個國家。

今年4月3日晚11點,韓國 SK 電信和 KT 電信在全世界共同宣佈率先開始5G的商業運營。如此爭分奪秒只為搶在美國之前。兩個小時後,美國 Version 才宣佈開啟5G服務。

與之相對的日本則已經制定了詳盡的5G發展戰略。借助2020年東京奧運會東風,日本將在2020年推出5G服務,為東京奧運會提供5G技術支援。全面覆蓋將在2022年實現,這一時間點相較落後於目前佈局5G的國家,但這是由日本的5G發展戰略是需求決定。

5G演義之日韓先行:一個三星,就幾乎搞定了整個韓國

日韓雖然都是目前5G發展的前列,但兩國發展策略截然相反。韓國突出「快」,而日本則強調「穩」。

韓國得益於3G和4G時代的領先,嘗到了優先運用行動網路技術的甜頭。電信商如此心急如焚的推出5G服務,甚至不惜背上「噱頭」二字也要搶在美國 Version 電信前推出5G服務,就是為了即將全面推出的5G服務造勢。三星也同樣在這一天開始銷售首款5G手機 Galaxy S10 5G。而早在去年平昌冬奧會上,SK電信就已聯合三星和英特爾共同推出了5G服務。韓國在5G上的野心由此可見。

這一造勢不僅是為了引導普通民眾更快進入5G時代,更是與韓國未來發展息息相關。根據韓國  KT 經濟經營研究所預測資料顯示,如果 5G 在韓國全面鋪開,最多會帶來價值47.8 萬億韓元的經濟推動力,並提高韓國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的發展速度。

5G不僅是技術前景,更是未來「錢景」。

據市場研究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報導預測,韓國的5G滲透率在近兩年內將達到世界最高的11%。這一數字發展速度超出了同期其他任何一個意圖發展5G的國家。

韓國官方資料顯示,SK、KT 和 LGU 電信公司承諾在2019年內在韓國 85 個城市建設 23 萬個 5G 基地台,覆蓋韓國 5100 萬總人口的 93%。2019年5月1日,韓國5G用戶數量突破26萬。這是截止目前創下了全球5G用戶增長最快的記錄。以韓國電信商 KT 為例,其5G用戶在短短22天內就突破10萬大關。這些數字彰顯的韓國速度令世人震驚。

不僅是電信商,更為關注韓國5G佈局的是三星這家本土企業。三星在5G技術上的研發實力和設備,並擁有最大的本土優勢。

三星與在華為的SK電信的競爭中擊敗華為獨中採購大單,在 LG U+電信的二期採購中也佔得一席,成為韓國目前5G設備中最為成功的供應商。其推出的首款5G手機 Galaxy S10 5G 全球出貨量已達百萬。截止2019年2月,三星的5G 基地台出貨量超過36000,雖然90%都集中在韓國國內,但僅需如此。三星也是為數不多的數據機晶片(Exynos Modem 5100)、設備和全套解決方案的供應商。

不僅如此,三星借助強大的一體化能力,能夠提供從記憶體、到行動端處理器等一系列5G網路解決方案,實際從方案整體性來看,三星是為數不多可以稱得上是華為的對手。其他競爭對象如諾基亞和愛立信只能夠針對5G給出設備和方案,而三星華為卻能夠解決全產業鏈。未來,三星將在5G和人工智慧方面投資220億美元,希望到2020年擁有20%的全球市場占有率。

5G演義之日韓先行:一個三星,就幾乎搞定了整個韓國

相對於韓國,日本強調的「穩字訣」體現在《5G發展白皮書》中。早在2015年,日本政府就已經著手開始了5G研究,從2017年開始進行5G usecase 的試驗。有別於4G時代的大規模快速覆蓋建網,日本政府對於5G的規劃是根據需求建網,以配合日本社會5.0計畫。

日本計畫在全島根據需求著重優先建網。但是這更多的可能是日本國內企業5G技術研發實力不足的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日本如此「不急於」發展5G,原因就在於相比於韓國仍有三星這一企業在5G研發實力上能比肩全球領先供應商,日本國內巨頭如 Sony、夏普、富士通等早已對於5G研發不抱有興趣,因此實際上日本在這次5G技術專利佔比甚小,導致在建設時更多需要依賴其他廠商提供全套解決方案。

因此日本在5G時代意圖是平穩度過,並不巨額投入。將主要精力提前投入6G研發中,希冀在6G時代佔得頭籌。因此日本電信商表現和5G佈局相較其他國家稍顯沉悶和緩和。

2019年4月,日本總務省公佈5G 頻譜分配結果,日本傳統三大運營商 NTT Docomo、KDDI、軟銀 Softbank 以及新入局無線通信的 Rakuten 均獲得頻率資源。

7月31日,日本總務省向 NTT Docomo 和 KDDI 發放了5G 基地台和陸地行動站的商用許可證,向軟銀發放了5G 基地台和陸地行動站的預備許可證。這也標誌著三家公司將在商用的前提下開始5G通信網路的全面建設。日本實際建設5G的速度已遠遠不及隔壁的韓國。

日本三大電信公司 NTT Docomo、軟銀、KDDI 改採取的訊號升級戰略是4G+,而不是新建5G設施系統。這也意味著,在未來一段時間裡,日本運營商將不會直接實現5G設備,而是在現有的4G通信設備基礎上適當提升,使得4G訊號具備5G訊號的強度。

由於日本國內企業的不爭氣,在5G基建方面,日本電信商將更加依賴於海外供應商,如諾基亞、華為、愛立信等。NTT Docomo 近日已與諾基亞簽訂了5G採購協議;軟銀則是選擇了愛立信作為設備供應商;樂天預計2020年6月推出5G服務,而且佈局的是全球首見的虛擬雲端行動網路,避免了大量實體硬體的投入,但效果如何仍有待考證。這也彰顯了日本佈局5G時的尷尬。

日本雖以遙遙落後鄰居韓國,但它的佈局將在後年迎來爆發。到時日本5G表現如何我們再行觀察。

5G演義之日韓先行:一個三星,就幾乎搞定了整個韓國

根據日韓佈局5G的優劣所在以及如今日韓的佈局動作,我們可以看出在推出5G方面,韓國的決心超出以往,甚至不惜名聲也要造勢;而日本明顯穩紮穩打,意圖削弱5G落後帶來的劣勢,提前佈局6G。

日韓發展5G的優劣讓他們在未來整個5G生命週期內,都會體會到作為第一梯隊的便利性。雖然韓國目前5G體驗不盡如人意,但是隨著時間累積,達到當初4G的流暢感只是時間問題,甚至在別國仍在糾結於牌照盈利之時,韓國就可以實現5G訊號大範圍覆蓋的目標。

 

  • 本文授權轉載自:36kr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