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覺得被Google 收購的 Fitbit 「玩完了」,因為先前Google收購的公司最後都被當成垃圾丟棄了

外媒覺得被Google 收購的 Fitbit 「玩完了」,因為先前Google收購的公司最後都被當成垃圾丟棄了

ZDNET發文評論了關於Google收購Fitbit一事,標題則是相當直接了當地說「Fitbit is doomed: Here's why everything Google buys turns to garbage」:Fitbit完了,Google收購的所有東西幾乎都成了垃圾。

或許應該說,很多被Google收購的公司,都因為無法成功地將收購的業務融入其文化最後變得一文不值。

Google誕生的頭10年,核心服務產品(如YouTube、AdSense/AdWords、Maps/Earth)的合併為其打下了良好的生態基礎。然而,谷歌在過去10年的收購記錄非常糟糕——尤其是以規模達5億美元及以上的收購案。他們同時回顧了過去十年Google最重要的收購案例來證明他們的觀點

2011年8月:摩托羅拉

谷歌以12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摩托羅拉,但由於無法成功地將摩托羅拉及其產品融入Google的企業文化,於2014年1月以90億美元的價格轉手將其出售給聯想。

2013年6月:Waze

Google以9.66億美元收購了以色列地圖導航公司Waze。從摩托羅拉的失敗來看,這是谷歌繼以6.76億美元收購ITA軟體(即現在的Google Flights谷歌航班)之後最大的一筆收購。直到今天,一些Waze的功能,如即時交通和事件報告,也是最近才遷移到Google地圖。 

2014年1月:Nest

Google以32億美元的現金收購了Nest當年是一件大事,但在接下來的幾年裡,Nest經歷了人才流失,其中包括公司的創始人托尼‧法德爾(Tony Fadell)和馬特‧羅傑斯(Matt Rogers)。2018年谷歌最終將其併入了家庭設備業務。在2019年,谷歌淘汰了Nest雲端服務,轉而支援自己的雲端服務,這實際上導致與Nest生態系統合作的裝置都被淘汰了。 

2017年9月:HTC

以11億美元收購了HTC的研發和設計部門,以為Pixel手機的硬體設計來提供支援。

根據StatCounter的數據,到2019年,谷歌Pixel手機業務佔北美總市場的2.23%。然而,根據Google的實際設備業務收入(該公司從未披露,因為其財務數據被算在包括雲端業務在內的「其他收入」類別中),Pixel手機的市佔率估計要比實際數據低得多,保守估計可能不足1%。

Google首席財務長表示,2019年第一季度Pixel 3的銷量不盡人意。最新推出的Pixel 4系列其話題也不及競爭對手蘋果的iPhone 11。

2019年11月:Fitbit

Google宣佈以21億美元收購Fitbit。

Google已經推出了Wear OS穿戴式裝置的系統,但WearOS的合作夥伴生態系統已經分崩離析。開發人員對WearOS的態度也是不大信賴,許多用戶抱怨WearOS Bug多、性能表現糟糕。

Google在安卓生態系統中最大的OEM合作夥伴三星(Samsung)已經放棄了其Galaxy Watch上的WearOS系統,轉而主打Tizen系統——Tizen是一款基於Linux的系統,資源效率更高、更靈活、開源。

可以說,雖然Fitbit的財務前景嚴峻且銷售疲軟,導致其被谷歌收購;但其產品所搭載的自研系統深受用戶喜愛。但現在的問題是,Google是否會真正的接受Fitbit?Wear OS是否會轉向支援Fitbit OS?

另外,Fitbit OS是否會開源或授權給OEM?如果Fitbit OS最終被Google敲定,未來穿戴式裝置如果都搭載這個系統,那麼購買Wear OS的消費者不就吃虧了嗎?

Fitbit的現有用戶也表示了擔憂,因為Google對隱私的態度鬆散。對基於雲端的健康數據以及公司在收購後如何使用這些數據,谷歌並沒有明確的態度。ZDNET表示,「如果我是Fitbit用戶,我關心隱私的話,那麼現在是我關注Apple或Samsung的產品的時候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