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基因進行「情侶配對」!基因不匹配的人就不約會?

哈佛大學遺傳學家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正致力於一項令人矚目的專案:一款基於DNA的配對應用程式,能把使用者的DNA與潛在伴侶的DNA進行比較,篩選並排除那些可能導致孩子患上遺傳病的匹配基因。

 

哈佛大學遺傳學家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正致力於一項令人矚目的專案:一款基於DNA的配對應用程式。丘奇以其雄心勃勃、常常頗具挑釁性的生物技術研究專案而聞名,比如試圖讓長毛象復活、逆轉衰老,以及讓人類細胞對所有病毒產生抵抗力。

在本週接受《60分鐘》的採訪時,丘奇表示,該應用程式能把使用者的DNA與潛在伴侶的DNA進行比較,篩選並排除那些可能導致孩子患上遺傳病的匹配基因。「你不會發現你和誰不合適,你只會發現你和誰合得來,」他在接受史考特·佩利(Scott Pelley)採訪時說。這已經不是丘奇第一次提到「基因配對」的概念了。丘奇曾與性侵兒童的罪犯、金融家傑佛瑞·艾普斯汀(Jeffrey Epstein)會面,並接受了他的資助。

丘奇的應用程式目前還不存在,但批評人士表示,它聽起來像是一種當代形式的優生學,即19世紀提出的通過選擇性育種來「改善」人類物種的觀念。他們擔心應用程式究竟會篩選出哪些基因,擔心殘疾人和患有遺傳疾病的人最終會被進一步邊緣化,他們也擔心這在倫理上究竟是否是正確的。但是,一款能讓下一代避免遺傳疾病的應用程式實際上可能對一些想要成為父母的人有幫助。事實上,類似於丘奇所提議的服務已經存在,儘管規模較小。

以成立於1983年的非營利性組織Dor Yeshorim為例,該組織為猶太社區的成員提供基因篩查。他們發現德系猶太人和西班牙系猶太人後裔患某些遺傳性疾病的風險更高,比如嬰兒型薩氏綜合症(Tay-Sachs),這是一種兒童疾病,通常會致命,會破壞大腦和脊髓的神經細胞。父母雙方都需要攜帶這種癡呆症的基因,這樣他們的孩子才會遺傳這種疾病。Dor Yeshorim的創始人喬瑟夫·艾克斯坦(Josef Ekstein)是一名猶太教的神職人員,因為這種疾病,他已經失去四個孩子了。

該組織在高中和大學開展了大規模的篩查活動,採集年輕人的血液樣本,分析他們的DNA,尋找與嬰兒型薩氏綜合症和其他嚴重遺傳疾病相關的基因。每個接受篩選的人都會收到一個與他們的基因樣本相對應的九位數代碼。檢測結果被存入基因銀行,這樣以後夫妻雙方准備要生孩子的時候,就可以撥打熱線電話,輸入雙方的身份證號碼,在幾個小時內就可以知道他們的孩子是否會有可能遺傳某些疾病。根據該組織的網站,Dor Yeshorim每年對11個國家的2.5萬名年輕人進行篩查。這個組織還有一些其他的服務,比如為猶太人提供基因測試。

冰島約有33萬人口,他們擁有相似的基因,所以有人建立了一個名為「冰島基因大全」(Islendingabok)的線上族譜數據庫,試圖防止人們意外地與表親約會。在一個人口不多的國家,姓氏並不代表家族的血統,因此遇到一個陌生人結果發現他是你的表親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

醫學已經可以使用基因測試讓父母或那些想成為父母的人評估他們的孩子患嚴重疾病的風險。一種方法是載體篩選,從血樣或臉頰試紙中提取DNA,以確定一個人是否攜帶某些疾病的基因變異,如囊性纖維化。作為一個攜帶者意味著你有一個與隱性疾病相關的基因突變,你沒有任何疾病的跡像或症狀,但你攜帶了這個疾病的基因並能把它傳遞下去。同一種疾病的兩個攜帶者有25%的機率生下患有這種疾病的孩子。目前的常規載體篩選包括大約120種不同的基因。

還有一套為孕婦提供的產前篩查測試,能檢測出遺傳疾病、出生缺陷和可能從母親傳給嬰兒的艾滋病毒等感染。人們選擇檢測哪些疾病取決於他們的種族、病史和個人價值觀。例如,一些父母可能想知道他們的孩子是否有患唐氏綜合症的風險,而另一些則不會。沒有一項產前檢查是強制性的,所以夫妻們可以自己選擇他們想要進行的檢查。

「問題不在於技術本身。而在於我們如何使用它。」

對於那些接受體外受精的人來說,一種叫做植入前基因檢測的方法從20世紀90年代就開始使用了,它可以篩選出帶有基因突變或染色體數目異常的胚胎,並確保只有健康的胚胎才能被植入準媽媽體內。

蒙特利爾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瓦迪特·拉維茲基(Vardit Ravitsky)說:「這個應用程式的本質其實是我們幾十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問題不在於技術本身。而是我們如何使用它。」

許多人並不認為這些技術是優生學,優生學通常指的是控制誰能生育孩子的強制性政策,但這些技術是鼓勵生育自主權的,它只是為你的生育計劃提供足夠的訊息。這意味著,在擁有檢測結果和其他一些遺傳訊息的情況下,夫婦有權決定他們的生育計劃,比如將患有遺傳疾病或先天缺陷的胎兒打掉。

​利用基因進行「情侶配對」!基因不匹配的人就不約會?

當然,上述這些基因檢測的應用和丘奇的應用程式之間的關鍵區別在於,這些檢測大多數發生在人們開始認真考慮要孩子或已經懷孕的時候,而不是在他們隨意約會的時候。生兒育女並不是每個人約會的主要目的,這點從美國出生率持續下降就可以看出,人們對生育下一代的興趣越來越低。但是丘奇的應用程式旨在從一開始就阻止那些基因不匹配的人約會,這讓一些人感到不安。

人們對這款應用的主要擔憂之一是,它是否會讓一些人更難約會,然後從一開始就阻止他們生孩子。瓦迪特·拉維茲基(Vardit Ravitsky)說:「我認為,如果這種隨處可見的配對應用程式將遺傳訊息整合到它們的演算法中,那麼肯定會有一些人是一直處在一種不利的地位上的。」

在周三的「基因配對」網站上的問答中,丘奇澄清說,該應用程式將只篩查所有遺傳疾病中大約5%的「非常嚴重的疾病」。「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說,每個人在基因上都與約95%的潛在匹配對象相容,」丘奇說。但是拉維茲基說,問題在於如何定義「嚴重疾病」的範疇。

據丘奇說,使用者將只能看到那些成功的匹配,不會知道他們為什麼沒有和某人匹配成功。《麻省理工技術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報導稱,丘奇與哈佛畢業生巴格維·戈文達拉揚(Barghavi Govindarajan)共同創建了一家名為Digid8的公司來開發這款應用程式。

丘奇在問答中說,他不是想給那些患有遺傳疾病的人打上恥辱的烙印,他只是支持「個人和家庭有權利為自身的利益採取行動」。

但技術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比如說最近,一家人工智慧的初創公司開發了一款名為「你有多GAY」(How Gay Are You)的應用程式。這個應用程式的目的是評估一個人對同性的吸引力。這款應用程式的演算法是基於8月份發表的一項科學研究。該研究發現,許多遺傳因素似乎在同性性行為中起著關鍵作用。但是這些遺傳因素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以至於無法開發出一種可靠的性基因測試。但這並沒有阻止應用程式開發者濫用研究結果。隨著研究人員對複雜性狀的基因基礎了解得越來越多,並將這些發現公佈於世,開​​發者完全有可能不恰當地將它們整合到應用程式中,即使這不是丘奇的本意。

此外還有隱私和安全問題。應用程式使用者如何相信公司會保護他們的數據安全?丘奇建議使用加密、區塊鏈和其他方法。但前提是人們首先要允許這種配對應用程式存取他們的基因密碼。

這就引出了另一個問題,誰會真正使用這樣的應用程式。也許是某些種族或宗教團體的人,或者是已經知道自己有遺傳疾病或家族遺傳的人。但是,在最近幾年中,絕大多數的單身人士不大可能加入到基因交友網站。因為測序一個人的基因仍然是一項昂貴的工作,大約需要700到800美元。(雖然丘奇創辦的一家全基因組測序公司Veritas Genetics以服務成本較低而聞名,但該公司在上週突然關閉了在美國的業務。)大多數人可能不會花那麼多錢來獲得配對服務,因為現在有很多免費的應用程式,而且生孩子不是他們當前的目標。

但是基因組測序的成本一直在下降,在不久的將來,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他們的DNA測序。這可能使某種形式的基因配對能成為現實。

「如果有一個很廣泛的龐大的基因序列庫,雖然我非常懷疑這種可能性,但是如果真的存在的話,那麼它有可能改變社會結構,換句話說,有可能改變人口的構成,「英國蘭開斯特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茱麗葉·卡瓦里瑞(Giulia Cavaliere)說,「如果這個技術被廣泛使用的話,最重要的是政府能夠為居民提供足夠的支援,充分保證他們的生育自主權和隱私權。」

即使基因配對應用程式在未來變得流行,它也做不到完全根除基因疾病,因為在胚胎或胎兒發育過程中,基因疾病仍然可能由自發突變引起。而且對許多人來說,愛是遠遠超過基因的。

丘奇在接受《60分鐘》採訪時表示:「我希望社會能看到多樣性的好處,不僅僅是基因的多樣性,還有我們的能力的多樣性。沒有完美的技術,但是我們不能停止探索。」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