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民紀念8/31事件獻花,遭香港警方以防疫限制4人群聚的「禁聚令」驅散

香港人民紀念8/31事件獻花,遭香港警方以防疫限制4人群聚的「禁聚令」驅散

香港8-31太子地鐵站防暴警察涉嫌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7個月,有香港民眾星期二在事發地點舉行「流水式獻花」紀念,這是港府星期日正式實施「禁聚令」防疫新措施之後,首次公眾示威活動。香港警方引用一條限制超過4人聚集的「禁聚令」,對參與獻花活動的市民發出告票(類似台灣的傳票),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批評警方濫用新例打壓集會及公民自由,令政治動盪延續,甚至引起憲法爭議。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持續接近10個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在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下,仍然有香港民眾星期二(3月31日)在太子地鐵站出口發起「流水式獻花」,紀念8-31太子地鐵站防暴警察涉嫌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7個月。

流水式獻花紀念8-31事件7個月

這次「流水式獻花」是港府星期日(3月29日)正式實施為期14日,俗稱「禁聚令」的《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組聚集)規例》,禁止4個人以上公開聚集之後,首次公眾示威活動。

由於警方事前揚言會清理所有擺放在太子地鐵站出口的鮮花,多名民主派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星期二傍晚到太子地鐵站B1出口外放置紙箱,收集市民獻上的白色鮮花,協助市民進行流水式獻花紀念活動,約有數百名市民參與。

中學生指無懼防疫新規例

參與獻花的18歲中五學生梁同學接受採訪表示,無懼警方以新規例作出驅散甚至拘捕行動,她認為只要不是相約超過4名朋友同行,警方沒有足夠理據作出拘捕。與她一起參與獻花的曹同學表示,最重要是仍然」有心」想出來紀念,告訴外界知道香港人仍然未忘記反送中運動追求的理念。

曹同學說:「最重要是'有心'、想出來,即是這個(反送中)社會運動發生了這麼久,大家的心、即是我們出來的目的是不想人們忘記,所以就算有些什麼限制其實都可以有方法出來的。」

警方多次在現場以擴音器引用「禁聚令」警告,表示參與獻花活動的市民違反超過4人聚集的新規例,警方可能會作出拘散甚至拘捕,並多次舉起藍旗,警告在場人士參與非法集結,警方可能使用武力驅散。

參與者質疑警方濫用「禁聚令」

參與獻花活動的民主黨社區主任陳堡明表示,他在一間冰室外被警方截停,要求他同另外4名互不相識的市民一起搜身,又要求他們5人一排靠牆站立,並拿出錄影機拍攝他們的「大頭」(頭部照片),指控他們多過4人聚集,違反「禁聚令」,對他們發出票控。

陳堡明表示,警方無理將他同另外4個並不相識的市民聚在一起作出票控,質疑是政治檢控,濫用防疫新規例。

陳堡明說:「其實這個『禁聚令』本身不是用來作出限制集會自由的東西,但是現在都這樣被人濫用的時候,我覺得這是很大的問題。」 

許智峰質疑警方打壓集會及公民自由

在場協助市民進行流水式獻花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峰表示,受到警方票控的市民可以選擇交罰款或者上法庭抗辯,他認為警方引用防疫新規例控告市民是濫捕,打壓集會及公民自由,令政治動盪延續,甚至引起憲法爭議。

許智峰說:「我會警告警方要克制,因為當政府推出這條4人以上的'禁聚',大家知道是一個短時間,亦都因為疫情市民整體來講是體諒,但是如果今日的集會,警方運用這條'禁聚令'來打壓集會、打壓公民自由,令到政治動盪會繼續,引起很多憲法的爭議,我會警告警方一定要克制。」

民權觀察表示,警方濫用公共衛生條例,打壓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只會增加公眾對政府的憤怒和不信任。民權監察強調,市民有權於公眾地方就太子站8-31事件進行和平的悼念或紀念活動,即使警方對事件有不同的認知和判斷,都無權剝奪市民行使和平集會自由及表達自由的權利。

公民黨質疑 「抗疫為名,打壓為實」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政府「講一套,做一套」,質疑執法機構是否有能力理解規例下的執法權限,認為當局「抗疫為名,打壓為實」。

公民黨立法會郭家麒表示,政府在抗疫工作上是後知後覺、無心無力、借抗疫之名完成政治行動。他批評警方針星期二晚在太子站外的市民,把5名互相不認識的市民安排企在一起搜身,然後以違反人群眾集規定而警告作出票控,絕對是濫權。

警方指拘捕54人未引禁聚令發告票

香港警方星期三晚表示,星期二晚在太子地鐵站現場多次警告無效,於是採取拘捕行動,共拘捕54人包括43男11女,年齡介乎12歲至70歲,涉嫌非法集結、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盜竊等。

香港警方又表示,有提醒在場人士配合不要多於4人聚集的新規例,並登記各人的資料,暫時未對作出拘捕或發出告票傳票,但不排除保留追究權利。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