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藝術家的作品大多有點高深,除非是寫實類作品,不然你不一定能「看懂」。而程式碼對大多數人來說也是艱難的。對非專業人士來說,程式碼可能比藝術品還要複雜。那麼,如果用程式碼來搞藝術創作,這一切會更簡單嗎?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不會畫畫的程式員不是好藝術家

索思沃爾德的夜晚》是一幅安靜的圖畫。即將西下的太陽光撒在湖面上,湖上波光粼粼,泛著金光,波浪的漣漪一點點的散開。岸上的建築物則安然有序,燈塔、圍牆、小房子,組成了這幅安靜的風景圖。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有人覺得這幅畫看上去冷清,過於安靜,是一幅悲傷的畫。

有人覺得這幅畫陽光照耀四方,小屋整齊的立在一旁,是一幅和諧又溫暖的風景畫。

當然,如果這些人知道這幅畫是用程式碼畫的,可能就只會說這是一幅很漂亮的畫了。畢竟程式碼聽上去就和藝術無關,和情感表達無緣。

此畫的作者本‧埃文斯是一個網頁設計師,是一個前端開發,也是一個插畫家。《索思沃爾德的夜晚》是他用層疊樣式表(CSS)畫的一幅作品。除了這幅畫,他還用 CSS 畫過大海,畫過撲克牌。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和他一樣使用 CSS 畫畫的人也不止一個,近些年還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自由網路開發者克里斯‧帕特爾畫的辛普森一家是前些年的作品,只是近來才開始被人注意。在 GitHub 上,你可以輕易找到創作者的程式碼,並在它的基礎上進行更改。

當你複製原作者的程式碼,再稍以修改後,你就可以畫出屬於自己的辛普森。你還可以給他變色,讓他從透明變成黃色、藍色、綠色。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在 CSS 作圖這個領域,數位藝術家戴安娜‧史密斯則是一個不可忽略的先驅人物,他以 CSS 的巴洛克風格作畫而聞名,創作過多幅 18 世紀復古風格的作品,也畫過現實向的靜物海報。

史密斯的作品從來不使用繪圖軟體,他只用手寫的 HTML / CSS 程式碼創建精美的圖片。作為一個每天 90% 的工作都圍繞著 JavaScript 工作的程式員,史密斯卻更喜歡 CSS 作畫,因為 CSS 有一些限制的規則。

這只是我喜歡 CSS 的眾多原因之一。

有限的規則正是它的樂趣所在,你不會期望 CSS 能滿足你所有的需求。這就是為什麼當你在 CSS 最終找到了一種(可以滿足你的)方法時,它就會變得更有價值。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在工作之餘,史密斯還會不斷回到 CSS 尋找藝術靈感,在限制之中創作新的藝術作品。

因為一些關於這些限制的東西一直在召喚著我。當我在說嚴格的限制是激發創造力的最佳催化劑時,我並不孤單。因為完全的藝術創作自由可能是一個令人麻痺的概念。

CSS 藝術,讓每個瀏覽器都有自己的風格

值得一提的是,有限制的 CSS 圖畫不是一個完全靜態的藝術作品。不管是簡單的辛普森一家頭像畫還是精緻的巴洛克肖像畫、風景畫,他們都是會變化的。每個人可以透過改變開源的程式碼來創作出自己的 CSS 圖畫。

在此之外,選擇不同的瀏覽器打開圖像也會呈現不同的作品。作為即時呈現的圖畫,每個瀏覽器在載入頁面時都會將圖畫的程式碼呈現為繪圖。

而大多數的數位藝術家都是在 Chrome 瀏覽器上處理程式碼的。所以除了 Chrome 瀏覽器能夠呈現圖片本身預想的畫作外,其它瀏覽器都會「畫」出不同的圖像。這也展示了不同瀏覽器轉換工作的差別。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創作者說不考慮圖畫的相容性問題,反而更有意思。

由於這個項目的藝術性原因,我並不關心跨瀏覽器的相容性,所以即時預覽可能在除 Chrome 之外的任何瀏覽器中看起來都很可笑。

適配單一瀏覽器也有驚喜。當我們將這些程式碼放進不同瀏覽器的時候,有的圖像有了出乎意料的變化。

Chrome 瀏覽器在羽毛和髮絲的轉換上非常細緻,展現了本身的細節,Safari 瀏覽器則在部分高光的處理上有點過火,裙子也多了一條豎線。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不過隨著時間往前移,我們用更多版本的瀏覽器配上 CSS 程式碼圖畫時,呈現效果就會更特別。

這幅畫本尊是這樣的: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在 Safari 瀏覽器中,蕾絲的花邊裝飾直接蓋在了女人的臉上,看不出原圖。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在 2014 版本的 Opera 瀏覽器中,畫作有了一種全然不同的風格。

脖子分成了三個部分,眉毛、頭髮、眼睫毛的位置都出現了偏移和錯位,更條碼式。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而 Edge 瀏覽器則自動消掉了畫作的棱角,使整幅圖畫更為平滑、陰沉。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最後在上古時期的網景瀏覽器中,這位女士的嘴巴、眼睛等五官都變成了不同大小的方塊,有點樂高的感覺,風格獨樹一幟。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作為該領域的先驅人物,史密斯給這些圖畫的表現賦予了更多的意義:

當你在不同的瀏覽器上查看這張圖片時,你就像是在查看 Internet 的歷史,以及當時使用者對瀏覽器的要求

CSS 畫出來的畫算藝術嗎?更像行為藝術

程式碼是冰冷的、理性的代表,它是沒有感情的。而畫作的藝術則能表達作者豐沛的情感和思想。但當理性的程式碼用來創作感性的畫作時,這一切會改變嗎?

在一部分人看來,數位藝術是不能算作真正的藝術的。

當大片空白可以在瞬息間充滿五彩的色塊,渲染過度也能在強大工具的幫助下變得快捷且自然時,人們認為這不再是藝術了。雖然數位化工具做的畫也可以很漂亮,很有創意,但人們會覺得它沒有「靈魂」。即使它能模仿油畫、水墨等不同風格,但創造出的作品也稱不上藝術。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這個問題甚至可以上升到「程式碼是不是藝術」的問題上,深入討論一下藝術的定義和內涵。

在主流觀念中來,那些使用新工具去創作藝術作品的人不算正統藝術家。即便要稱為藝術家,也得在前面加上「數位」兩個字。在大眾的、觀念中,數位藝術家和傳統的藝術家涇渭分明,完全不同。即便這兩種藝術家在顯示生活中已經有了很多工作的交織、身份的重合。

對當下的數位時代而言,隨著 Internet 在我們生活中的滲透程度越來越深。每個人可能都會成為數位藝術家,在創作的過程中,都需要數位工具的幫助。

這群藝術家用CSS作畫,每個手機、每個瀏覽器看可能都不一樣

而純粹用數位工具畫出的 CSS 作圖在可玩性、趣味性上都強於普通的藝術作品。即使我們不把它看作一個藝術傑作,它也是一個 Internet 的行為藝術作品

它讓我們意識到自己生活在一個現實扭曲的文化氾濫時代,人與人之間很難獲得一致的事實版本。

你看到的東西是由你的設備版本決定的,是和你選擇的數位工具有關的。當我們看到的東西不一樣的時候,我們創作的東西也是不一樣的。

CSS 作畫與其說是藝術,不如說它讓我們看到了 Internet 的一種能力,一次進程,一段歷史。

👉 歡迎加入T客邦telegram  ( https://t.me/TechbangNEWS )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