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能打敗機器,那麼就成為機器」,讓大腦與電腦連結這件事,進度比你想像的更快

很多人都擔心工作會被機器人取代,跑得比真狗還快的波士頓大狗也開始銷售了,自動駕駛也漸漸上路,那麼,人類是不是漸漸的要被淘汰?「如果你不能打敗機器,那麼就成為機器」,科學家正在研究,怎麼樣讓大腦能夠與電腦直接連接,而且已有不錯進展。「超級人類」誕生的時間將比你想像的更快。

1924 年列寧逝世,蘇聯人民為了紀念這位革命領袖,將聖彼得堡改名為列寧格勒。同一年,在蘇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敵對國--德國,一位叫漢克斯·伯格的醫生,第一次在人類的大腦上發現了一種體徵訊號--腦電訊號。

透過腦電訊號,可以將大腦裡的活動轉換成電子訊號進行讀取,至此,人們找到了從神秘的大腦裡獲取訊息的渠道。

那時,漢克斯·伯格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基於他的發現,幾十年後,世界各地的頂級實驗室會探索一種叫「腦機連接埠」的東西。

《駭客任務》構成了人們對腦機連接埠的最初想像,電影中主角們透過腦後的連接埠與電腦相連,進入虛擬世界

生活在今天的人們會說,如果人工智能的核心是讓電腦擁有像人一樣,看得懂和聽得懂的能力,那麼「腦機連接埠」可能會讓人類本身變得更強。

這種「更強」可能是讓殘障人士恢復正常,可能是超級人類,甚至可能是永生。

「潘朵拉魔盒」已開

回到1969 年,一隻猴子成為了腦機連接埠的第一個實驗對象,它象徵著腦機連接埠技術正式成型了。不久後,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迅速組建了腦機連接埠技術的研究團隊,國家機器對其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然而,接下來的40 年,腦機連接埠作為一項極其前衛的技術,並沒有走出實驗室。這項技術放到今天來看,依舊十分超前,當時的科學家們艱難地探索著如何將人腦和電腦進行連接。在一次次的微小進步的積累後,2009 年,美國南加州大學的Theodore Berger 教授做了一項實驗,他在一個老鼠的大腦裡面放上了一個能夠進行神經記錄和刺激的晶片。

然後,他把這個老鼠放在籠子裡面,如果它去吃左邊的東西,就電它一下,後來這隻老鼠就不再去吃左邊的東西了,而選擇右邊。慢慢地,這隻老鼠開始自動地到右邊吃東西,證明它產生了記憶。

後來,馬斯克的公司也用老鼠做了類似的腦機連接埠實驗。圖片來源: Neuralink隨後,Theodore Berger 把這個晶片從這隻老鼠放到另外一隻從來沒有去過這個實驗場景的老鼠的大腦裡。結果,這個老鼠自動就跑到了右邊的地方去吃東西,永遠不去左邊。

這意味著,記憶是有可能被移植的,從一個老鼠移植到另一個老鼠身上。那麼,如果實驗對像是人呢?

一位叫Bryan Johnson 的美國商人對此非常感興趣,他想,如果記憶可以被移植的話,意識是否同樣可以被移植呢?

美國科學哲學家希拉里. 普特南曾提出過一個名為「缸中之腦」的假想:如果將大腦浸泡在一個充滿營養液的缸裡,將腦的神經末梢連接在電腦上,這台電腦不斷向大腦發送訊息,包括「感覺」這樣的訊息,那麼大腦就會認為自己活在真實的世界裡。

《理性,真理與歷史》一書中希拉里. 普特南提出了他的「缸中之腦」的假想。圖片來源: wikimedia

Bryan Johnson 想到,如果可以把人的意識移植到水缸裡,像「缸中之腦」一樣的話,那人類是否也就是獲得了某種意義上的永生了呢?

或許是抱著這樣的期待,Bryan Johnson 找到Theodore Berger 教授在2016 年共同成立了腦機連接埠創業公司Kernel。在同一年,Elon Musk 投資的腦機連接埠公司Neuralink 也低調成立了,Musk 表示,「如果你不能打敗機器,那麼就成為機器。」

與此同時,史丹佛大學的研究員們成功實現了讓一隻猴子通過腦機連接埠連接到電腦進行「意念打字」--每分鐘12 個。

也是在這一時期,除了前面提到的採用侵入式方案的公司,誕生於哈佛大學的腦機連接埠團隊BrainCo 更是嘗試將「非侵入式腦機連接埠」技術帶入到日常消費電子領域。顧名思義,「非侵入式腦機連接埠」就是不需要在腦袋上特地開一個裝晶片的洞,但敏感性會弱於侵入式腦機連接埠。

腦機連接埠的潘朵拉魔盒似乎被打開了。此後,世界各地的腦機連接埠創業公司陸續誕生,將這項前衛的技術正式帶入到了商業化的探索期。

最近的「未來」

在2019 年7 月份,Elon Musk 召開了Neuralink 成立3 年後的第一次發布會。那時,他們同樣效仿Theodore Berger 教授在老鼠身上完成了侵入式腦機連接埠的實驗。Elon Musk 在發布會上公佈了四項技術:

  1. 電極,用於與大腦的某些區域進行連接,需要做開顱手術;
  2. 類似「縫紉機」的機器,能夠快速地把很多電極扎到大腦裡;
  3. 超低功耗、高性能的晶片。Musk放言,該晶片可以解決任何大腦,還可以用於恢復視力、聽力和四肢運動;
  4. 演算法。

從Elon Musk 公佈的技術成果,我們也可以看到一套侵入式腦機連接埠方案的構成。同時,這些也是侵入式方案目前面臨的幾大難點。

Neuralink 公司提出的在人類頭部安裝侵入式腦機連接埠的方案。圖片來源: Neuralink

競爭對手Theodore Berger 教授表示,Kernel 公司在將這項技術推向健康人之前,會更多對癲癇患者進行測試,幫助其恢復,以及幫助老年失智症患者提高記憶力。這也意味著,具備超強記憶力的「超人」可能會首先在患者中出現。

不過,這依舊是一種相對遙遠的「憧憬」。最近的進展是,前不久,在巴特爾紀念研究所的幫助下,一位叫Ian Burkhart 的四肢癱瘓的人,透過腦機連接埠實現了運動功能和觸覺的同時恢復。

Ian Burkhart 頭上的即為已經植入到大腦皮層的腦機連接埠設備。圖片來源: Bloomberg

這是癱瘓治療領域里程碑式的壯舉。

過去,因為一場事故,Ian Burkhart 的脖子以下,都是去了知覺。在2014 年,Ian Burkhart 鼓起勇氣決定參與到巴特爾紀念研究所的腦機連接埠項目中來--在自己的大腦上開個洞,植入一顆晶片。而後透過頭上的晶片連接電腦或者智慧型輔助義肢。

通過腦機連接埠,Ian Burkhart 的大腦可以直接和電腦、智能義肢產生連接,並發號指令。圖片來源: Bloomberg在團隊不斷地改進演算法以及Ian Burkhart 的6 年的堅持之下,他終於能夠控制右臂的活動和觸覺。

除了這項最新的科研進展,NASA 更早之前就在透過腦機連接埠技術訓練他們的太空人,提升他們的注意力、專注度,進而提升他們的工作效率。打個比方,過去4 個小時能做完的,之後可能1 小時就可以了。

不過,腦機連接埠的想像空間絕對不止於此。

腦機連接埠一方面正在「打開」大腦裡的秘密,讓生物體內的數據更多地被捕捉到;另一方面,它可以連接到比人腦更強的超級電腦,也可以連接上比人體更強的機械。

正如馬斯克所言,腦機連接埠只是他希望Neuralink 能實現的一小步。從長遠來看,他希望開發一種可以實現人類與AI 之間「共生」的設備。

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電影《艾莉塔》、《攻殼機動隊》、《駭客任務》裡的主角們。

電影《艾莉塔:戰鬥天使》的主角即為半機械人的狀態,這或許也是人類的未來。

電影是科幻的,但也是我們遇見未來的一面鏡子。究竟,我們何時會走到那一步?超級人類的「研製」已經到了什麼進度?哪些人已經使用了腦機連接埠產品?腦機連接埠又將如何改變人類社會?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