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領白牆」:用遊戲將倫敦國家美術館進行一場史上最大「洗劫」

「占領白牆」:用遊戲將倫敦國家美術館進行一場史上最大「洗劫」

許多美術館或博物館每次最多只能展出5%或10%的藏品,大多數美術館藏品被掩埋在了檔案館或地下室中,幾乎從未被參觀者見過。於是亞羅謝夫斯基決定要把藝術品數位化,開發了「占領白牆」(OWW)的遊戲。基本上你可以把OWW視為虛擬美術館版的動物森友會。

什麼??

擁有世界上數一數二安保級別的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遭遇了史上最大「洗劫」!?盜竊者偷走了梵谷的《向日葵》、達文西最著名的祭壇畫之一,還有波提且利的15幅畫。根據現場調查,盜竊者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甚至沒有用小刀撬開保險櫃。這個盜賊難道是怪盜基德或者魯邦三世的關門弟子?

倫敦國家美術館遭史上最大「洗劫」?「贓畫」被盡數展出,場地比羅浮宮還大400倍

而且,這次的盜竊行動沒用到一刀一鑽,小偷用Javascript、一個名為「Dezoomify」的開源工具和一些手動數據排序,再無其他。

現在,這些「贓畫」還被拿來光明正大地展示,這個展示的博物館總面積還達到了羅浮宮的400倍!

「盜竊」?這個遊戲是為了增加藝術品的展覽機會

歡迎來到「占領白牆」(Occupy White Walls:OWW)的遊戲世界!

開頭提到的「盜竊」非彼盜竊,是一次全數位化的嘗試。只要你有PC或Steam帳戶,就能進入OWW,把這些高雅的、平時沒機會欣賞的藝術品統統「盜」入自己的私人收藏中。

倫敦國家美術館遭史上最大「洗劫」?「贓畫」被盡數展出,場地比羅浮宮還大400倍

這款沙盒大型多人在線遊戲最多可容納50,000多名玩家同時在線,你可以建造和管理自己的博物館,然後向虛擬遊客開放。當然了,博物館內部的藏品全都是從華盛頓國家美術館或者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等地「竊取」而來。

基本上來說,你可以把OWW視為虛擬美術館版的動物森友會。

 

OWW官方網站

 「我更傾向於把OWW視為一種釋放。」創造遊戲的Stikipixels首席執行官亞登·亞羅謝夫斯基(Yarden Yaroshevski)解釋說。

「但這是我們第一次『竊取』整個藝術收藏品」,亞羅謝夫斯基表示,整個團隊向使用者提供了國家美術館的「建築元素」,添加倫敦博物館的目錄後,他們還將新增10,000多種藝術品。

倫敦國家美術館遭史上最大「洗劫」?「贓畫」被盡數展出,場地比羅浮宮還大400倍

但是,亞羅謝夫斯基不打算「竊取」這些美術館的所有藝術藏品,在團隊與美術館和博物館代表會面後,他們發現,遊戲的互動性和平等原則似乎與博物館界的官僚主義相矛盾。

他們想透過這個遊戲做到對藝術品的接近可能性,但是亞羅謝夫斯基也無奈地說道:「沒有人的職務描述是『讓我們拋棄這個行業的傳統形式』。」

藝術品照片可被任意使用,博物館:你當我塑膠?

不過,似乎我們也不難理解博物館拒絕將藝術品普遍線上化的訴求。

閉上眼睛,想像一下,當你緩步走入位於英國特拉法加廣場的倫敦國家美術館,漸次映入眼簾的是俄羅斯、法國、日本和澳大利亞的眾多藝術畫作,比如,你可以看到小漢斯‧霍爾拜因的《出訪英國宮廷的法國大使》在白色護欄後,房間裡彩虹聚光燈柔和地閃爍著,梵谷的《向日葵》在被青銅柱包圍的藍色錦緞牆壁上的金框中,或者在豪華陽台下的瓷磚入口大廳內。

《出訪英國宮廷的法國大使》

甚至是博物館內分貝較低的嘈雜聲,高跟鞋和地面摩擦的聲音,都在此時此刻融入到了藝術品的欣賞中。

不過,即使博物館對參與計畫始終保持著謹慎態度,他們也無法採取任何行動阻止其他人使用其藏品中的照片,特別是國家美術館,館內的藏品主要是版權過期已久的畫作,其中只有兩幅沒有過期,也就是說,這是屬於公共領域的「財產」。

律師事務所Swan Turton LLP的顧問湯尼·莫里斯(Tony Morris)解釋說,只要所使用的圖像沒有在原件上「貼上自己的印章」,藝術品的照片就可以被任意使用。

「很難想像英國法院會裁定版權過期的的藝術品的照片,哪怕是高解析度照片是攝影師蓋上的印章。」換句話說,這些藝術品的圖像可供任何人免費使用。

倫敦國家美術館遭史上最大「洗劫」?「贓畫」被盡數展出,場地比羅浮宮還大400倍

亞羅謝夫斯基說:「我相信公共收藏就像受託人一樣,他們代表社會來照顧藝術品,其主要任務是試圖向公眾展示藝術品並增加展覽機會。」

實際上,這就是他開發遊戲的部分原因。

用AI計算使用者參與度,發現梵谷過時了?

不過,如果以此來拒絕藝術品的數位化,似乎也不能說是正當的理由。

亞羅謝夫斯基介紹道,就算是國家美術館,他們每次展出的藏品也無法涵蓋所有,更不要說其他地方美術館或博物館,它們每次最多只能懸掛5%或10%的藏品。

這個數據引起了亞羅謝夫斯基的擔憂,也堅定了他要把藝術品數位化的決心,「公共領域的藝術品應該向所有人開放」。但是,長期以來,由於缺乏公共收藏品的展覽空間,大多數美術館藏品被掩埋在了檔案館或地下室中,幾乎從未被參觀者見過。

於是,OWW就出現了。

亞羅謝夫斯基表示,這款遊戲旨在使沉悶的、高尚的藝術更貼近人們的生活,不管你是巴西的青少年,還是泰國的護士,都應該可以輕鬆走進藝術的世界,無論藏品作者是誰,遊戲中所有藝術品的價格都是相同的。

在這款遊戲中,亞羅謝夫斯基團隊所使用的AI推薦系統演算法只針對使用者參與度進行運算,在不考慮藝術界的讚譽或真實的價格評估前提下,產生了一些令人驚訝的結果。

例如,他們發現,目前在遊戲中,比起梵谷的繪畫,年輕的荷蘭藝術家卡爾·亞歷山大(Carl Alexander)製作的數位拼貼畫更受使用者歡迎。

倫敦國家美術館遭史上最大「洗劫」?「贓畫」被盡數展出,場地比羅浮宮還大400倍

亞羅謝夫斯基說:「對我們來說,試圖將所有藝術品都平等地呈現是非常重要的。」

在官網的介紹上,OWW也強調了這一點。由於機率的本質仍然是支撐AI的黑魔法,因此對於先加入這個平台的藝術品和藝術家來說,他們可能會有小小的「優勢」,但是在後續設計AI用以處理數以百萬計的藝術品時,這個「優勢」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在遊戲內,也就是亞羅謝夫斯基一直掛在嘴邊的「元宇宙」裡,玩家不僅可以觀看藝術品,還可以與它們一起互動,以現實博物館環境中無法想像的方式與大師和當代圖像進行互動,這與博物館和美術館自身目前提供的數位體驗形成了強烈反差。

當機構們在最近的封鎖中關門時,許多「數位展覽」最終不過是網站上的jpeg或谷歌街景風格的小圖片,而這些都只是對實際進入美術館的體驗的粗淺模仿。亞羅謝夫斯基 說:」他們仍然像建築物一樣思考。」

隨著國家美術館的作品流淌到OWW的創意博物館中,這些博物館的總建築面積現在已經達到了羅浮宮的400倍,遊戲的玩家們開始著手展出他們新獲得的寶藏。遊戲的美感使這些螢幕截圖具有像現實生活一樣的建築物的外觀,與現實生活不同,無論身在何處,任何人都可以參觀這些藏品。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